即时新闻

  • 确保千人乐团提琴拉得开 军鼓敲得响

        10月1日晚上的天安门广场成为一片欢乐的海洋,盛大的群众联欢活动在这里举行。在广场的演出台上,一支由1028人组成的“超级交响乐团”备受关注。他们奏响《我爱你中国》、《在希望的田野上》、《歌唱祖国》……将全场的氛围一次次推向高潮。这支千人交响乐团顺利完成演出的背后,有近百名来自北京化工大学、中央音乐学院的大学生志愿者在全力保障、默默付出。演出前,他们搬运了1000多把演出椅、数百套谱架,在短短两小时内完全按照交响乐演出要求,精准摆放到位,确保提琴拉得开、军鼓敲得响。

        每种乐器的要求都不一样

        时间倒回至9月19日上午,距离全要素演练还有两天,在北四环附近的奥体中心体育馆,工人师傅将一把把演出椅从货车上卸下。一群年轻人迅速围了上来,拎起椅子就往馆内的空地上跑,男生一人拎3把椅子,女生一人拎两把椅子,健步如飞。最先进馆的几人飞快地把椅子纵向放置到位,然后坐在椅子上高举右手——他们是后续同伴摆放演出椅的基准,“手得一直举很长一段时间。”一名男生对记者说。15分钟后,数百把椅子已经在空地呈扇形散开,演出阵容初见雏形。

        在不远处的看台上,杨斌一直紧盯着志愿者们摆放座椅。作为此次演出的现场舞台监督,杨斌明白座椅摆放精准有多重要,“设备多,每种乐器的要求都不一样。比如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尺寸较大,演出间距肯定比小提琴、单簧管要拉得更开一些。”杨斌说,这就要求志愿者们对每个座椅点位是什么乐器必须了然于心。

        排练时须运用“空间想象”

        在体育馆的排练还要克服的一大难题便是场地。杨斌说,正式演出时,千人交响乐团占据了7层演出台,每层演出台长110米、宽3.4米,但排练场地的最大边长也只有70米,因此排练时,志愿者对部分演出椅的摆放还必须动用“空间想象”,以求精准对接。

        根据安排,演出时间是从晚上8点开始,留给志愿者们的时间并不宽裕。他们下午抵达广场后就立即行动起来,摆放演出椅、谱架、谱架灯等,所有的一切要在两个小时内完成。完成这些后,志愿者们并没有现场观看演出的“福利”,他们持有的是“转场证”,需要转移至国家大剧院的备场区,直到演出结束再回来协助回收演出椅。忙完这些,已经是第二天凌晨。

        在排练的冲刺期,杨斌还在反复跟志愿者们强调一些细节。他说,在演出台上有一个接口,不能承重太大,大家不要把太多的谱架集中放在一起,容易出现危险,“越到最后,就越需要反复抠细节。”杨斌说。

        服务演出是难得的学习机会

        保障千人交响乐团演出的大学生志愿者中,有一部分来自中央音乐学院。对于他们而言,这似乎更像是一份“本职工作”,每个人的投入热情都非常高。在排练现场,记者见到了中央音乐学院的马北和尉港垣,两人一边摆放演出椅,一边交流多大的间距能让演奏者保持最佳的演出状态。

        马北读的是双簧管专业,尉港垣读的是作曲专业。交响乐演出,是他们的专业学习内容之一。“之前只见过百人规模的交响乐演出,千人规模的是头一次见。”尉港垣对记者说,这是一次极为难得的学习机会,通过志愿服务,他们可以观摩最顶尖的乐团是如何演出的。

        尉港垣所在的是木管组,涵盖的乐器包括长笛、单簧管、巴松等,大约有80至90位乐手。相比弦乐是两人共用一个谱架,管乐则是1人使用一个谱架。“谱架比我们平时用的要略沉,质量很好,在户外不容易倾倒。”他告诉记者。

        除了中央音乐学院,北京化工大学的志愿者也参与了保障。采访时,记者遇到的所有大学生志愿者都向记者表达了荣耀与自豪。北京化工大学的小孙告诉记者,他们今年暑假接到入选志愿者通知后就开始排练了,每个人都非常珍惜参与国庆联欢的机会,“家里人知道我有国庆的任务,他们都非常支持我!”本报记者 张航

  • 5400份物资如何精准发放

        国庆60周年时,王赛还是一名大学生,她和同学们走在游行方阵中,通过了天安门广场。如今,她是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一名法官助理,自2016年开始担任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志愿者服务队项目负责人起,她招募了1000多名志愿者从事诉讼服务和审判辅助等志愿工作。这一次,王赛参与到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祝活动的志愿服务中,她说:“没想到十年后,我又参与了,而且是以志愿者身份,感觉很自豪!”

        作为国庆70周年庆祝活动先锋志愿者中的一员,王赛参加了9月20日的上岗演练。她的岗位在王府井西街上,职责是为参加群众游行的来自北京交通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北京理工大学三个方阵的大学生保管和发放物资。王赛说,“这些学生20日下午4点就集合了,进场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按照安保要求,他们不能自己带吃的和水,所以对餐饮还是很需要的。”

        王赛在20日中午12点到岗,当时负责供应餐饮的首农集团工作人员正在装卸物资。王赛和志愿者同事们就一起协助码放、清点。“一个方阵大约1800份,放在那里是什么样呢?”王赛用手比了一米多高的样子,“码放成一个方块,一个方阵有五个这样的方块。码放是有要求的,一个是便于清点,另外就是按照防护暴雨的准备,饮用水要放在底下,餐食放在上面,这样能保证一旦下雨,餐食不会被淹。”

        三个方阵的物资分放在三个集结位置,在等待游行方阵到来的这几个小时里,志愿者们要不时地在三处物资堆放地间巡视。坐下来的时候,要求坐直,也不能聊天,“一定要展现良好的面貌,因为当天我们都穿着志愿者服装,群众一看你,就知道是参加国庆的志愿者,所以要坐有坐样,站有站样。”

        本次演练是全要素演练,与之前演练时餐饮物资领取方式不同,这次志愿者们要在集结地领取餐饮物资。三个方阵一共约5400份物资,为了保证精准发放,王赛和她所在岗位上的志愿者们只和带队老师进行交接。在带队老师召集学生来搬运前,王赛他们不能把物资交给任何人。“这个过程中,也有学生过来和我们要餐要水,说‘老师,我想搬这个’,我问‘你是哪个学校的’,他说我是哪儿的,我说‘不行,这不是你们学校的’,学生特可爱,说‘我们都是兄弟院校,您就给我吧’。我知道他们真的很需要,心里特别想给,但有纪律,我们必须首先保证对应方阵的人。”

        像王赛他们这样负责游行人员物资管理发放的点位,在演练当天共有68个。王赛说,“我很幸运,完成工作后,还可以回家坐在电视机前看庆祝大会的直播,但绝大多数志愿者都需要一直坚守在岗位上,庆祝大会的现场情况是看不到的。他们是更辛苦、更值得尊敬的人。”本报记者 李远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