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考试临近 考研复习直播火了

        为了逼自己考研成功,每天将复习的过程上网直播……距离全国研究生统一考试还有两个多月,“考研直播”在网上火了。正在备考的小安就是众多直播者中的一员。每天早上7点,她就坐在书桌前,开启某网站的直播功能,将学习过程晒在网友面前。

        一张简易的书桌上放着学习资料、电脑,这就是小安直播间的全部画面。直播时小安不露脸、不出声、不回复观众的提问,全程只做题或观看考研辅导视频,画面里只能听见她沙沙的写字声,日复一日,每天如此。她下定决心,这两个月内一定要实现自己的梦想。

        直播学习有助提高效率

        说起考研学习直播这种形式,大约是2016年前后从国外传到国内,现已在国内的学生圈内流行了3年多。

        这个另类的学习空间,打破了图书馆或自习室的种种局限——不但没有人员限制,还可以尽情的发言,分享学习心得、资料,还能相互鼓励。“我是今年年初开始直播的”,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博士一年级在读的葛涛说,“学习的人主要选择两种方式,一是在图书馆或者自习室自主学习;另外一种就是我这样的,需要有人监督才能提高效率。”葛涛回忆,他首次直播学习时,心里也非常好奇,总想着看看直播间里大家都会说什么,但只要他分神盯着屏幕,观看直播的人会马上提醒他,“主播,怎么不学了”;“主播继续加油啊”。渐渐地,葛涛感觉到,直播学习相当于被众人监督,效率高了许多。一次直播时,他突然想去上个厕所,可刚离开书桌,就被直播间里的网友问,“主播怎么要走?接着学习啊!”

        直播学习仅半个月,葛涛的微博就收到了不少“忠实观众”的私信。有汇报学习成果的,有询问考研问题的,更有人直言“跟他一起学习,想放弃时看看他,就会重新燃起斗志。”与素不相识但处境类似的人用这种方式互相鼓励,葛涛觉得很振奋。葛涛说,选择直播学习的考生多数都是全职在家复习考研的,“在家复习的缺点就是没有监督的人,有了学习直播,一大群网友看着你,这个麻烦就迎刃而解了。”

        直播学习早已是爆款

        记者了解到,仅2018年,网站“哔哩哔哩”的学习直播时长已达146万小时。该网站负责人曾公开表示,2018年网站直播时长最长的品类就是学习。

        对此,厦门大学嘉庚学院的黄冠教授表示,对于这些考研主播来说,视频直播起到了一种监督作用,把学习时的一举一动晒在网友面前可以很大程度上杜绝他们分散注意力去做与考研无关的事情,进而提高复习效率。同时,主播不想分心时可以关闭与观众交流的弹幕,营造一种“我知道我做的每个动作都会有人看见,我知道身边有同道的人,但是我们彼此都不影响对方”的氛围,类似于高三冲刺班的学习环境。

        观看考研直播的人当中很大一部分是也在准备考研的同学,这些人最需要的不是交流,而是“有人和自己一起在逆水行舟”的陪伴感,这些主播专心复习的状态恰恰就是他们激励自己时最希望看到的。所以这种直播有助于同时提高主播和观众的复习效率。

        本报记者 张群琛  

  • 三无水晶泥泛滥校园周边

        如今,水晶泥成了小孩子的新宠,各种三无产品彩泥也随之泛滥起来。经常断货的彩泥虽然受到了学生的热捧,却引起了老师和家长的担心:各种各样的添加剂不会伤着孩子吧?

        水晶泥热卖 家长担忧

        昨天,记者走访了大兴、朝阳等区的多个小学周边,发现一种学名叫史莱姆的水晶泥卖得颇为火爆。

        在科学园南里西街,一家小卖部店主指着三个空荡荡的货架说,我刚进了一批货,没两天就被学生们抢光了,要是想要就得等到明后天了。

        “在学校里,不光女生玩,男生也跟着玩,一下课大家就扎堆儿。孩子们还会互相通气,哪家店又来了新货,大家都跟着去抢。除了在小卖部买,女儿有时候也会求着我在网上抢购。我一看管不住了,只好替她去买,这样还能把把质量关。”杨女士说,已经传了两年多的这种新玩具已经发展到家长孩子一起玩了。

        水晶泥火了,也带来了老师和家长的担忧。

        在北蜂窝路的一家市场里,一位老爷子面对央求不已的孙女左右为难:“我不是舍不得给孙女买,是老师在微信群里建议不要给孩子们买这东西,说里面可能含有硼砂,误食会很危险,但孙女又喜欢,我有点招架不住啊。”

        杨女士也表示了自己的担忧:“学校老师三令五申禁止孩子们玩,但是根本管不住。让我们最忧虑的是水晶泥的成分不清楚,我女儿玩水晶泥的时候也不戴手套,直接用手接触不知道会不会对身体有影响。”

        记者留意到,在一些视频网站里,不少关于水晶泥diy的教程中,有一种原料必不可少,那就是硼砂。

        水晶泥多是三无产品

        记者在一家校园周边的小卖部里购买了三款不同颜色的水晶泥,这些水晶泥的外包装十分简单,大多没有标签或标签标注不明;有的即使标签上注明了厂家名称、地址及商品条形码,记者查询后发现该条形码查不到任何关于商品的信息。在水晶泥的外包装上也未注明水晶泥的成分。

        对于水晶泥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商贩们也是一头雾水:“里面就是水晶泥吧,我也不清楚这是用什么做的。”

        杨女士告诉记者,为了给孩子提供一个安全的水晶泥,她几乎查遍了经营水晶泥的所有商店,但让她吃惊的是,这些店都没有正规的进货渠道,换句话说,这些泥不知是从哪里进到市场上的。

        记者在一些电商平台上发现,有售卖水晶泥diy套餐的商家,在一些套餐里也有硼砂水。

        含硼砂玩具不安全

        据了解,自制“泥”类玩具属于化学及类似活动的实验玩具,在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于2011年发布的《玩具安全:化学及类似活动的实验玩具》(GB 26387-2011)中,对可使用的特定化学物质作出明确要求,很多自制“泥”类玩具中的硼砂和聚乙烯醇等配料均不属于该标准容许含有的化学物质。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副教授、食品科学博士范志红告诉记者,硼砂是有毒的,已经不让用在食品中了。它是一种慢性毒,人吃了会对身体产生慢性损害。”范教授告诉记者,考虑到安全性,孩子们在玩含有硼砂的水晶泥时,一定不要入口。本报记者 李环宇 文并摄  

  • 未成年人擅用家长手机充值

        本报讯(记者徐慧瑶)近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受理一起网络服务合同纠纷案:家长因为孩子给网游充值,将网游公司诉至法院要求退款。

        原告胡某诉称,其子小胡出生于2006年8月6日,小胡于2018年1月21日使用父亲的手机,登录胡某本人手机号注册的喜马拉雅APP账号,开启了网络游戏板块,并用手机微信支付功能充值6元钱购买游戏道具。

        之后,小胡多次登录该APP打网络游戏,使用微信支付功能进行充值,并在充值后删除微信绑定银行卡的消费提示短信。截至2019年7月5日,累计充值达10021元。2019年7月6日,原告胡某发现小胡私自玩游戏充值,迅速联系喜马拉雅客服人员,经沟通,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拒绝退还充值款项,主张喜马拉雅APP仅提供平台,不应承担责任。胡某经尝试登录后发现喜马拉雅APP网络游戏板块缺少身份实名认证环节,并且《喜马拉雅游戏中心用户协议》未特别提示重要条款,应属无效协议。

        故胡某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小胡与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之间的《喜马拉雅游戏中心用户协议》无效;请求判令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退还小胡冒用胡某名义充值网络游戏的支出共计人民币10021元;请求判令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给予胡某精神损害赔偿5000元。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 26名西藏先心病患儿到京

        本报讯(记者刘欢)昨天,在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工作人员的陪伴下,来自西藏的26名先心病患儿及他们的家长来到全聚德展览馆参观。过几天孩子们就要做手术了,为了缓解他们的紧张情绪,这一站先让他们来体验一把京味儿文化。揭秘挂炉烤鸭和焖炉烤鸭的区别,了解全聚德京八件点心的历史典故,参观烤鸭制作流程泥塑……活动现场,在工作人员诙谐生动的讲述中,孩子们了解了这家百年老字号餐厅的发展史。

        今年8月24日至28日,中国红基会联合北京安贞医院在西藏那曲地区开展贫困先心病患儿筛查救助行动,共计筛查300余名儿童,符合手术指征的患儿共有31名。这次来京的共有26名患儿,他们中年龄最大的19岁,最小的仅有9个月。今天下午,患儿和家长们将前往北京安贞医院接受专家会诊,并进行手术排期。

        6岁的小男孩央吉来自西藏色尼区香茂乡,顽皮可爱的他一直缠着妈妈多珍问东问西。“孩子一出生就查出了心脏问题,这些年,每次感冒,他心脏都跳得特别快。”多珍告诉记者,她有三个小孩,央吉排行老二,这次多亏了北京的大专家到当地看病。“当时听说能来北京做手术,我们心里激动得很!特别开心!”

        此次救助行动由爱心企业捐助了145.7万余元救助资金,同时,中国红基会还配套支持了54.3万余元,共计200万元。

        据悉,2007年3月,中国红基会设立合生元母婴救助基金,主要救助贫困家庭的重症妈妈及儿童。从2013年起,该基金携手中国红基会天使阳光基金彩票公益金项目,启动了一系列“天使之旅·合生元行动”,深入边远山区,对西藏自治区、内蒙古、云南等省(区)的适龄贫困先心病患儿进行筛查,累计投入项目资金450万元,共计救助256名先心病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