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波兰与奥地利作家罕见“同框”

        瑞典文学院10日宣布,将2018年和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分别授予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因为是同时颁发两年的文学奖,这两名作家将分别获得900万瑞典克朗(约合91万美元)的奖金。2018年,瑞典文学院一名时任女院士的丈夫涉嫌性侵、性骚扰及泄露文学奖获奖者姓名,致使瑞典文学院陷入信任危机。瑞典文学院去年5月宣布,2018年不颁发诺贝尔文学奖。

        托卡尔丘克“充满激情的叙事想象力代表了一种跨越边界的生活形式”。

        ——瑞典文学院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是波兰家喻户晓的女作家,她出生于1962年,毕业于华沙大学心理学系,有在精神病医院工作的经历。1987年以诗集《镜子里的城市》登上文坛,而后接连出版长篇小说,迄今为止,她已发表长篇小说、短篇小说集、散文集总计17部。

        2017年12月,托卡尔丘克代表作《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首次在中国出版。她在面对记者采访时曾说,“直到今天,我仍然在读寓言和神话,它们使我感到满足和安慰,它们是一种必需品。”在她看来,寓言是讲述世界最古老和最深刻的形式之一,它是民间自发生长的智慧,关乎一些最根本的事物:死亡,躲避死亡的可能性,对正义的理解,以及社会运行机制等。而神话为孩子做好了生活的铺垫,让他们从中学到很多。她还坦言,心理医生的经历和大自然都为她带来写作灵感,“对我来说,与大自然的联系让我接触到了最深刻的生命本质。大自然不停地向我们讲话,用信息充盈我们,而我们只聆听到了其中的一点点。”

        易丽君是托卡尔丘克作品的中文译者,她概括道:“托卡尔丘克在自己的写作中,运用精练巧妙的波兰文字,在神话、现实和历史的印迹中悠悠摸索。”她认为,托卡尔丘克善于将童话的天真和寓言的犀利联系在一起,将民间传说、史诗、神话和现实生活联系在一起,其表现手法可以说是同时把现实与魔幻乃至怪诞糅合为一。在易丽君看来,托卡尔丘克的小说中,日常生活获得了少有的稠度,充满了内在的复杂性、激烈的矛盾和冲突,以及耐人寻味的转折。东欧文学研究者认为,托卡尔丘克对人类微妙关系的描写,对人和人、人和世界的关系描写特别精彩,在语言上也十分到位。“她是能刻画人类内心最幽微之处的作家,深入人内心深处的能力太强了。”而《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责编石儒婧谈道:“她是那种风格非常显著的作家,喜欢她的读者可能就会非常喜欢,读不进去的读者可能翻一会儿就放弃了。”本报记者 路艳霞

        汉德克用其“富有语言学才能的、有影响力的著作探索了人类经验的外围及特异性”。

        ——瑞典文学院

        彼得·汉德克生于1942年,1961年进入格拉茨大学学习法律,此后开始创作小说《大黄蜂》。1966年,24岁的汉德克写出了颠覆性的剧作《骂观众》,该剧在法兰克福首演即引起轰动,没有任何传统戏剧的情节、场次、人物、事件和对话等,只有四个无名无姓的说话者在没有布景和幕布的舞台上像疯子一样不断谩骂着观众。该剧开创了剧作的新方式,也让他备受争议。

        1967年,彼得·汉德克最著名的剧作《卡斯帕》发表,成为德语戏剧中被排演次数最多的作品之一,在现代戏剧史上的地位堪比贝克特的《等待戈多》,他也被誉为创造“说话剧”与反语言规训的大师。1971年底,汉德克的母亲自杀,他的《无欲的悲歌》讲述的正是他母亲的生与死,蕴含着一种无声质问社会暴力的叙述语调,在当年德语文坛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值得一提的还有,汉德克根据自己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左撇子女人》,曾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影片提名。

        近年来, 汉德克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2004年,奥地利女作家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就曾说过:“汉德克是活着的经典,他比我更有资格获奖。”中国戏剧导演孟京辉对彼得·汉德克推崇备至,他导演的剧作《我爱×××》就是来自汉德克的《骂观众》。“汉德克那种一股脑儿的浑不论的反叛精神,来得猛烈,对我特别有冲击。”

        2016年10月,彼得·汉德克首次来到中国,在上海与读者见面。当被问及诗人、作家、剧作家这些身份更看重哪个时,汉德克表示:“我是一个具有诗意的作家,但是带着一些戏剧性的倾向。”他来华时,恰逢鲍勃·迪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据媒体报道,在私下里汉德克对这一评选颇有微词:“鲍勃·迪伦确实很伟大,但他的歌词没有音乐什么都不是,诺奖评委的这个决定是在反对阅读,甚至是对文学的侮辱。”本报记者 成长  

        先睹为快

        两位文学奖得主作品哪里能买到

        记者梳理发现,彼得·汉德克的作品共9本在中国翻译出版,分别是《骂观众》《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无欲的悲歌》《左撇子女人》《形同陌路的时刻》《痛苦的中国人》《去往第九王国》《缓慢的归乡》《试论疲倦》,均由世纪文景出版。世纪文景表示,公司正在计划对彼得·汉德克的作品进行加印,每本起印5万册。

        后浪于2017年在国内出版了奥尔加·托卡尔丘克的《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据后浪负责人介绍,他们正在连夜加印。此外,浙江文艺出版社数月前购得奥尔加·托卡尔丘克两部作品《糜骨之壤》《怪诞故事集》的版权,目前正在进行翻译和出版工作,预计每本5万册起印。

        记者今早了解到,单向空间、库布里克书店、言几又书店等部分书店已在书店内设置两位诺贝尔文学奖新晋得主的作品专架,展示两位得主的书籍。但记者从多家本市书店了解到,由于这两位作者的作品太过于小众,此次获奖又比较“出乎意料”,书店此前多对他们的作品存货很少。王府井书店工作人员表示,书店一早就在跟两家出版社联系供货,“托卡尔丘克的书目前还有货,正在联系供应。但汉德克的书出版年限早,出版社现在也没有货。”北京图书大厦工作人员表示,两位作者作品此前在书店存量很有限,目前书店正在积极备货,以满足读者需要。

        记者今早登录当当网、京东网查询,发现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彼得·汉德克的在售作品均已断货,处于“可预订”“采购中”的状态。当当网页面显示,彼得·汉德克的作品最早11月15日开始才能陆续发货。本报记者 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