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土军继续推进叙利亚战事

        土耳其军队10日继续在叙利亚东北部打击库尔德武装,攻占多个“既定目标”,打死超过100名武装人员。多个国家呼吁土方保持克制,但土方显现继续打击的“决心”。

        战事

        埃尔多安称打击“有成果”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10日在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内部发表讲话,说土军消灭109名“恐怖分子”。

        土耳其国防部在社交媒体“推特”上通报,参与土方“和平之泉”行动的部队正继续向叙利亚北部幼发拉底河以东推进。土国防部晚些时候在另一篇“推文”中说,土军夺取多个“既定目标”。埃尔多安前一天在“推特”上宣布启动“和平之泉”军事行动。土方及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随后联手打击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武装。

        土耳其把叙利亚库尔德武装视作境内库尔德分裂势力的分支,认定它是“恐怖组织”;库尔德武装主导的“叙利亚民主军”是首要攻击目标。土耳其国防部9日说,土军开战后命中181处“恐怖组织”目标。

        路透社记者10日在土耳其边境城镇阿克恰卡莱看到大约30辆载有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人员的车辆;多辆轻型卡车沿小镇主要道路排开,车上架设高射炮。

        位于英国首都伦敦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说,土方进攻致至少23名“叙利亚民主军”武装人员和8名平民死亡,超过6万人逃离交战地区。

        只是,虽然与土耳其军队相比实力悬殊,库尔德武装依然试图给对方制造麻烦。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10日报道,包括阿克恰卡莱在内,4座土耳其边境城镇遭火箭弹和迫击炮弹袭击,12人受伤。炮弹据信出自叙利亚一处由库尔德武装控制的地带。路透社以当地医生和安全部门官员为消息源报道,火箭弹和迫击炮袭击致死3名土耳其人,包括一名儿童。

        反应

        多国表态“忧虑进展”

        就土方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开战,欧洲联盟、沙特阿拉伯和埃及声明反对;英国呼吁土方克制;法国召见土耳其驻法大使;伊朗敦促土军停止作战并撤退;以色列指认土方“侵略”叙利亚。

        埃尔多安10日表达“不屑”,说如果欧盟认定土方“占领”叙利亚,土方将允许叙利亚难民经由土耳其进入欧洲。土耳其意图在己方边界与库尔德武装控制区之间设立纵深30公里的“安全区”,用以安置暂住在土耳其的300多万叙利亚难民。

        俄罗斯总统助理尤里·乌沙科夫10日告诉媒体记者,俄方理解土方的安全关切,同时担忧叙利亚东北部局势。俄方当天早些时候说,打算推动叙利亚和土耳其政府对话。

        土方宣布启动战事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回应说,美方不支持土方行动,打仗“是个坏主意”。“我不想打这些无休止、无意义的仗,尤其是对美国没好处的仗。”他说,土方已向他许诺保护平民和少数族群,确保不发生人道主义危机。

        叙利亚库尔德人指认美方“背后捅刀”。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是美国打击“伊斯兰国”最得力的盟友,超过1.1万名库尔德人据信为反恐战争战死。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指责美国“玩危险游戏”。他说,美国一开始扶植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建立“半独立政权”,而后撒手不管,“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可能点燃整个地区(的火药桶)”。

        对比

        双方实力差距悬殊

        从人数看,土耳其坐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第二大规模军队,这次在叙利亚东北部投入的兵力不详。媒体几天前报道,多达一万名土耳其军人陈兵边境。另外,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叙利亚自由军”加入作战。

        库尔德武装主导的“叙利亚民主军”有大约4万名武装人员,另有数万名配备武器的“安全人员”。不过,土军在进攻前切断了伊拉克库尔德武装增援的通道。

        从武器装备看,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明显处于劣势。不愿公开姓名的库尔德人士告诉路透社记者,库尔德武装没有从美国得到反坦克和防空武器,“最具威力的武器只是一些迫击炮”。

        另一名消息人士说,尽管美方没有提供重武器,库尔德武装从“其他渠道”获得反坦克导弹和肩扛式防空导弹等武器。

        另外,由于叙利亚东北部地势平坦,库尔德武装暴露在有制空优势的土军战机下,所擅长的城镇巷战和山区游击战战术没有用武之地。

        库尔德武装人士说,武装人员将凭借防御工事和“必死决心”,尽力拖住土耳其军队,“打不过他们也要咬一口”。

        土耳其经济政策研究基金会分析师尼哈特·阿里·厄兹詹推断,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将用一切手段抵抗土军进攻,包括使用地雷、路边炸弹、反坦克导弹,“他们将像蚊子一样不停叮咬(土军)”。

        聚焦

        “伊斯兰国”俘虏去处引关注

        上万名由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看押的“伊斯兰国”成员再度引起外界关注。美联社以多名美国政府官员为消息源报道,美方现在仅把2名英国籍俘虏从叙利亚转移至伊拉克,如果有必要会转移更多俘虏。

        多国联军支援下,以“人民保护部队”为主体的库尔德武装今年3月拿下“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最后据点,继而看管数以千计被俘的“伊斯兰国”武装人员。按照美联社的估计,这些俘虏包括大约2500名外籍武装人员和上万名叙利亚、伊拉克本地武装人员。一些美国官员告诉美联社,一些库尔德人离开看守岗位,但离开的总人数不多;数以千计俘虏依然关押在俘虏营内,至少现在不必担忧库尔德人会完全“撂挑子”。

        观察

        不得不打 不能大打

        分析人士认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需谨慎平衡各方面政治诉求及利益冲突,对叙实施有限打击是最可能选项。

        土耳其卡迪尔·哈斯大学国际关系专家索利·厄泽尔告诉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土耳其政府需展示不惧美方威胁的勇气,同时避免因战事扩大承担过重的政治、经济及军事代价。

        一方面,土耳其不得不打。库尔德问题被土耳其视为核心利益,土方一直期待对叙利亚境内库尔德武装实施打击,消除其对土安全的严重威胁,美军撤离令土耳其少了一个不打的理由。特朗普政府先前以“摧毁土耳其经济”相威胁,警告土方不要“超越限度”,土耳其政府需以一定程度的军事行动展示不屈服姿态。

        另一方面,土耳其不能大打。军事专家说,土耳其虽拥有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第二大规模的军队,且参与过两次对叙利亚战事,但此次打击区域内的“叙利亚民主军”拥有反坦克及防空武器,对土耳其军方构成威胁。此外,打击区域的空域仍由美军掌控。若土军行动触及特朗普“红线”,制空权将受到美方约束,对地面攻势造成影响。

        《金融时报》记者劳拉·皮特尔认为,经济困境也对土耳其军事行动构成制约。若战事长期持续或者土美关系恶化,国际投资者将抛售各类土耳其资产,军事行动给土耳其政府带来的民意提振将难以抵消经济代价。

  • 拜登首次公开表态支持弹劾特朗普

        美国前副总统、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9日说,他支持弹劾现任总统特朗普。这是自众议院民主党人近期启动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以来,拜登首次就此表明立场。

        拜登当天在新罕布什尔州出席活动时说,特朗普违背就职誓言、背叛国家,应被弹劾。特朗普随后在社交媒体上说,拜登此番表态很可悲。特朗普还称,自己没做错什么。

        特朗普正面临弹劾调查。8月,美国一名情报界人士匿名检举特朗普7月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通话时要求对方调查拜登及其儿子亨特,白宫还采取某些措施“封锁”二人通话内容记录。另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还下令冻结一笔军事援助以施压乌克兰。

        这一事件震动美国朝野。民主党人指责特朗普滥用职权谋求个人政治利益并寻求外国势力干预美国总统选举。众议院议长佩洛西9月下旬启动众议院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白宫日前对弹劾调查的合法性、动机等提出质疑,同时明确表示不会予以配合。

        拜登于2009年至2017年任美国副总统,今年4月宣布竞选下届美国总统,被特朗普视为主要竞争对手之一。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电话门”事件引起的风波或让华盛顿的政治困局继续恶化,新增不确定性甚至加剧宪政危机。本版文图均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