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当代军旅剧如何成“黑马”

        在刚刚过去的荧屏国庆档,由贾乃亮、邢佳栋、李纯等主演的当代军旅剧《空降利刃》在一众献礼大剧中脱颖而出,位居卫视黄金档排名第一,这匹“收视黑马”多少让人有点意外。

        虽然军旅题材一直是荧屏现象级作品的常客,但与历史军旅剧不同,和平年代背景下的当代军旅剧缺少让人血脉喷张的战争场面和令人紧张、窒息的戏剧性情节,想要让观众沉浸其中并不容易。这类作品最为经典的是2006年播出的《士兵突击》,剧作那略显朴实的细腻、激情让观众感悟良多,之后的每一部现实军旅戏都逃不过与之比较的命运。导演康洪雷后来在回忆《士兵突击》时说,这部戏让很多年轻人产生共鸣,好多演员因为这个戏改变了对世界、对人生的看法,很多青年看了这个戏改变了他们生活中的压抑甚至绝望,“不抛弃、不放弃”这六个字给了大家生活的动力和勇气。

        无数普通人将士兵的突击精神践行于生活,正是《士兵突击》留给一个时代年轻人的精神财富。而当代军旅题材能够打动观众的根本所在,就在于热血、拼搏、昂扬向上的精神内核与军人所承载的责任与荣誉。与《士兵突击》传递的“不抛弃、不放弃”一脉相承,《空降利刃》中反复出现的“你在,我在”,秉持了一种精神上的呼应。剧中,身为歼击机飞行员的主人公张启被迫停飞调至空降兵特战旅。临别之际,张启与僚机苏子晋的一段对话非常感人。搭档多年的两人,眼含热泪,相顾无言。张启鼓励战友说:“你在,我在!长机在,僚机就在!”对战友来说,即使在和平年代,那种同甘共苦、生死与共的袍泽情谊,从来都不是口号,而是他们日复一日的身体力行。在剧中的天蝎行动、红蓝对抗演习、海外军事比赛、赴非洲维和救援等一系列情节中,“你在,我在”一再被提及,也成为这部军旅剧最好的注脚。

        每部成功的军旅作品都离不开典型人物的塑造,《士兵突击》中,不断进步的许三多、“吼狮王”连长高城、如父如兄的班长史今、永远较劲的伍六一、挫折教育专家袁朗、惜兵爱才没架子的团长,这群军人的形象真实可信,也让人神清气爽,精神大振。《空降利刃》中的军人群像则是来源于现实生活,每个人物都有原型。贾乃亮饰演的主人公张启,跳出了传统军旅作品中“刺儿头兵”的故事套路,他一出场就是军中“顶配”——一位战绩辉煌、闻名全军的王牌飞行员,后来调岗至空降兵特战部队,“由天落地”成为一名空降兵。和其他军旅戏中男主角一路上扬的成长历程不同,张启的命运从一开始就是下落的。故事也在此处为主人公埋下了“归零重启”的伏笔,“重启”二字贯穿了随后的剧情。敢破敢立的张启重新起航,在空降兵直属特战团,这位不识时务的“搅局者”,凭借自己的坚韧和拼搏精神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在人物故事上,《空降利刃》有独到之处。总制片人吴晓梅介绍,原著中的张启并非男一号,却是一个灵魂人物,他尊重一个问题学生,循循善诱,使这个学生重新找到了自信,最终开启了新的人生。在电视剧开机筹备的紧迫时间里,吴晓梅和编剧麦灵决定重写剧本,将张启单拎出来成为男一号。“是什么人,什么力量让齐小天这样的新兵到了部队之后,成长为内心强大的钢铁战士?电视剧需要通过讲述这样的成长过程,润物细无声地将人物带入观众的心底,深深打动人心,让他们与剧中人一起热血沸腾。”于是观众在《空降利刃》中,看到的不是简单的“低开高走”的人物成长,而是一个人用自己的灵魂去打动另一个灵魂的故事。

        作为主演,贾乃亮在《空降利刃》中的表现称得上神形兼备,成功地打破了观众此前对他的固有印象。张启是飞行员出身,思维缜密、理性,是军中精英,而后又在特战团的摔打中加入了军人的粗粝感。他为戏减重,练出八块腹肌,消瘦的面容和内敛的表演在带给角色精气神的同时,也多了一份历经命运磨砺后的忧郁感。表演状态“归零重启”的贾乃亮几乎让观众忘记了他过往在都市剧和综艺节目中的形象,把一个机敏、坚韧、有胆有谋的铁血军人形象塑造得令人信服。本报记者 邱伟  

  • 《激情的岁月》再现前辈的伟大

        在央视一套播出的电视剧《激情的岁月》,主角是为祖国“两弹一星”事业挥洒青春与热血的科学家们。而作为戏剧冲突的对立面,剧中还另有一位重要人物,负责安全保卫工作的退伍军人陶志纲,成了科学家们要克服的诸多“困难”之一。饰演者李健接受采访时解释,陶志纲其实是时代背景的缩影,他的做法与想法代表的是大众视角,在这种特殊的故事前提下,角色的执拗也是一种可爱。

        “陶怼怼”出场很不讨人喜欢

        故事一开场,耿直严肃的陶志纲就和科学家王怀民建立了互怼的关系。在这位刚刚从抗美援朝战场上归来的英雄营长眼中,科学家的一切行为都值得怀疑,然而,他的工作就是脱下军装去保卫这个他并不了解的群体。前几集,陶志纲很不讨人喜欢,网友给他起了“陶怼怼”、“钢铁老处”的绰号。饰演陶志纲的李健解释:“在陶志刚以往的印象里,这些人是应该被修正的,他们很多人有资本主义国家留学经历,带着小资习气。所以他总带着一种怀疑态度,在审视、在监督,这些人能不能把这项倾国之力去资助的事业干好。”李健认为,角色的执拗也是一种可爱。“这是一部有情怀的作品,每个角色都很生动,也有理有据。说实话,就是区别于我看过的很多主旋律作品。它没有片面的高大上,让每个人物散发的光彩都有理由。”

        剧组在玉门建成1比1的核爆塔,看着道具原子弹从弹坑里慢慢被吊上来,推向爆破塔,那一幕李健被深深打动。“拍到那里,我已经充分了解了制造原子弹的过程中遭受了多少磨难。这些留学在国外享受着非常好的物质条件、有很好的生活保障的科学家抛弃了他们优越的生活,回到祖国,为了祖国的核事业奉献他们的青春、他们的一生,甚至生命,奉献这么多,都不能说出自己叫什么、姓什么,甚至自己的家人都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事情。我觉得这一切都太伟大了,尤其是站在那个核爆塔下的时候特别有感触。”

        高温沙暴中拍戏是最大挑战

        在李健的演员生涯中,铁血军人几乎成了他的标准形象,在《永不磨灭的番号》、《中国骑兵》、《战地枪王》里都是一身戎装。战争剧的拍摄环境艰苦,有时一整年都扎在荒山野外,李健早已经习惯。然而《激情的岁月》的艰苦环境,更胜以往。剧组在甘肃玉门气候条件相对较好的四月到七月到此取景,但为了制造当年科学家们奋战在沙暴中的效果,用两台支持滑翔伞的动力设备,借助柴油马达发动的螺旋桨叶面,撒上专门制作的沙土,扬尘制造沙尘暴效果,风力级别会让帐篷随时可能飞出去。

        演员要在扬沙的环境下情绪饱满地表演,已经是很大挑战。有一场戏,陶志纲和钟心被沙尘暴掩埋,当时正值七月,地表温度可以蒸熟鸡蛋。李健回忆:“我们要穿着毛衣和皮衣,然后被工作人员把沙子慢慢地埋到身上,等于是扮演了鸡蛋的角色。我们把衣服蒙到脑袋上,工作人员一锹一锹地埋,我们里面的空间一点儿一点儿减少,光线一点儿一点儿减弱,空气越来越稀薄。在那种环境下,我马上就要崩溃,快绝望的时候,突然听到扮演钟心的徐晓璐已经崩溃了,马上要哭的感觉。我一定要安慰她,作为男演员我不能崩溃在女演员面前……所以戈壁的拍摄环境令我记忆犹新,也是这部戏对我最大的挑战。”本报记者 金力维

  • 每人15分钟VR体验音乐剧《捌》

        本报讯(记者高倩)黑暗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沿着面前的白色走廊走来,她向你招手,用15分钟的时间带你回溯她的一生。场景在眼前倏然变换,从走廊到山洞和悬崖峭壁,又到小小的卧室,老人变回了年轻和童年时的模样,一切恍如梦境,但伸出手来,你竟然真实地触碰到了墙壁和山崖上的栏杆……

        这段“虚拟”和“现实”交织的体验,来自采用了最先进VR(虚拟现实)技术的音乐体验剧《捌》。从昨天至10月27日,《捌》在三里屯红馆连续上演18天,每15分钟一场,而一场只允许一个观众入内。戴上VR设备和耳机,观众就可以跟随眼前伸手邀请的老人,开始这段“私人定制”般的奇妙旅程了。

        《捌》由北京国际音乐节、荷兰艺术节、法国普罗旺斯-埃克斯国际艺术节、德国赫尔豪森艺术节联合委约荷兰作曲家米歇尔·范德阿创作。范德阿是一位始终走在科技前沿的作曲家。在三年前的第19届北京国际音乐节上,他的3D歌剧《湮灭》第一次向北京观众展现了当代音乐的新潮流。

        昨天上演的《捌》先锋意味更加彻底,完全告别了传统的舞台和观众席。不同于一般的VR游戏或电影,《捌》需要观众走进具有交互性的现场进行体验。幕后技术团队介绍,《捌》采用了刚刚诞生一年的VR新技术,头戴的VR设备不必受制于线缆,观众可以在空间内自由行走。

        范德阿希望观众真正成为这部作品的参与者:“虚拟现实的精彩之处就在于它有着创造高度个性化体验的潜力。我们使用游戏引擎构建《捌》的操作系统,以便对观众的动作和位置做出反应。观众可以更多地融入演出空间,并且成为演出空间的一部分。观众在《捌》中扮演的是一个积极的角色,在VR世界中行走,并与演出空间中的墙壁和物体互动。因此,这是一种高度个性化的体验,并非每个人都会看到同样的场景。”

  • 星空艺术节集成演出“轮椅之舞”

        本报讯(记者王润)10月13日至20日,由北京身身不息文化交流中心、77文创主办,英国文化教育协会、上海艺途公益基金会共同呈现的国内首个以“包容性艺术”为主旨的星空艺术节将在北京77剧场、77文创北极阁举行。

        在残障艺术家为主导演出板块,艺术节邀请了美国最早专注于融合性身体艺术、连结优秀残疾舞者及非残障舞者的专业舞蹈机构——舞轮舞团的多部作品选粹演出,将呈现多位知名现代舞编导为舞团编创的五个作品及片段,集合成一出富有生命向上能量的轮椅之舞。还邀请了由北京病痛挑战基金出品与共创的戏剧演出《罕见的拥抱》,演出的演员全部由罕见病病友和家属组成,一个个生命故事将通过话剧、光影、音乐、图像等不同的艺术形式呈现在舞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