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重庆方言中的中国智慧

        ▌刘阳

        强雯在书的扉页手写了一句话“重庆方言中的中国智慧”,这句话我很喜欢。

        来说说这本书的文学价值或者文化价值。

        《重庆人绝不拉稀摆带》这本书写重庆的方言。方言拥有强劲的生命力和广泛的影响力。方言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审美观念,它给创作者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也对汉语规范表达方式造成了冲击,给创作者提出一大难题。强雯长于写小说,小说语言极好,我想她写这本重庆方言,是她对语言的一种敬意。与此同时,也让她接触到更广阔的生活,即广阔的底层,广阔的民间。

        在这本散文中,每个方言都可见人物,有人物自然就有性格。一个个重庆人的生活日常跃然纸上,重庆人的秉性、气质跃然纸上。实现了重庆人日常生活中的、多元的审美大众化,使人会心叫绝。文学始终存在于人类的情感表现需求,强雯为重庆人火热的生活书写,有一种极强的文化担当情怀。所以我觉得此书很有意思,很有意义。

        那么静下来想,这场方言“狂欢”究竟是为读者提供了真正的审美享受,还是仅仅在出版运作下实现审美消费的“乌托邦”?如果说我们惯常用崇高来界定美,那么对应该书我们又如何去定义崇高、定义美呢?尤其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当文学的平民视角已成为如强雯这本书这样一种事实,文学的形象也由原来的崇高逐渐转化为平凡的甚至是渺小的人生,之前所维护的崇高审美是否可以一如既往展示出崇高的价值,还能给人以美的启迪? 我们读这本书可以得见,这里不再是单一崇拜高大伟岸的英雄形象(英雄形象当然不是高大全形象),而将目光更多地投向操着浓重的重庆方言的平民,崇高审美已然转化为平凡平实的审美。日常生活审美化、审美大众化是把双刃剑,它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美的内涵和美的形式,却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美的崇高性。而读这本书,我们并非只有一时之乐的快感享受,并非一味地沉沦于日常生活的琐碎,经强雯的兼顾、调和,以及不俗的文学表现的道法,其中对审美的追求,强雯实现了选择自我价值的一条创作途径的尝试。她遵循创作的基本规律,使此书未失文学的美感与尊严,文学的崇高感亦依然未减。

        创作要有生活的底蕴,要有文化的血脉。强雯完成了一次对地域文化传统的尊重和敬意,完成了一次为重庆人代言为重庆人正名的散文实践。

  • 《潜水艇》直击青少年犯罪

        《潜水艇》是从家庭法院调查官的视角写未成年人犯罪问题。家庭法院调查官的工作是与触犯法律的未成年人接触,判断是否予以刑事处分。《潜水艇》写了一个棘手的案例,一个未成年人无证驾驶撞死行人。而多年前他的好朋友正是被另一个未成年人开车走神撞死的。作者伊坂幸太郎说,“我想写出没办法真正解决的故事。比如车祸,突然夺走无辜生命的肇事者固然可恶,但可能通过媒体报道,我们会得知其中的种种苦衷,渐渐感到迷惘。”未成年人因为无知、无意酿成大错,而未成年人如何帮助未成年人反思、改过、重返社会也是一个重要的课题。

        《潜水艇》和另一本书《孩子们》可以连起来看,阵内这个荒诞的角色首先出现在《孩子们》的五个小故事里,从朋友、同学、同事的视角构建了阵内从奇怪的学生到出色的家庭法院调查官的生活历程。看似独立的五个片段实为一体,有反抗银行劫匪的夸张,有用“厕所文字摘抄”教育失足少年的“奇迹”,还有误入敲诈勒索犯罪现场的神奇体验。这个古怪的年轻人在《潜水艇》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家庭法院调查官,他坚持不懈挽救失足青少年。甚至为了满足一个小学生的心愿,十几年来坚持恳求一个漫画家画完漫画。

        《潜水艇》书名的含义有两重,一个是对未成年人来说,伤痛不会彻底消失,它如同潜水艇,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浮出水面发起袭击。另一方面也想说明,总有人在努力挽救犯错的青少年,无论身藏在多深的海底,无论灵魂多么孤独,都可以注入光。

  • 一部关于童年的“大书”

        近日,七零后作家马笑泉的新长篇小说《放养年代》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马笑泉1978年出生于湖南隆回,著有长篇小说《迷城》《放养年代》《银行档案》《巫地传说》等,作品被翻译成英文、法文,现任湖南省作协副主席。《放养年代》是马笑泉对童年的一次深情回望和深度探照。在作家于中年之际重返校园读书时,童年记忆被纯真之气照亮,遂以小说的形式,呈现生命的来路,回望那些生命之初的美好与残酷、放养年代的成长秘密。在呈现一个自在童年的同时,作者表达了他对童年的看法——单纯中蕴藏着被忽略与遗忘的复杂,并且,与成人世界一样,充满着残酷的竞争。从这个意义上说,放养年代的童年并不是游离于成人规则之外的,他们在无目的的游荡中无意窥见了成人世界的秘密,同时也习得了社会化的规则甚至陋习,最终,这些经验构成了一个人的生命底色,无论温暖还是残酷,这些童年收获将伴随其一生。因此可以说,童年从未消逝。当七零后八零后已经是为人父母的年龄,他们的童年会在下一代重演,或者改写。作家王小王看来,虽然《放养年代》写的是一个关于小孩子的小说,但却是一部丰富的“大书”。

  • 为山里孩子点燃梦想

        《读书,带我去山外边的海》从诗经开始,按历史脉络,梳理了十八首代表着山与海的灵魂的诗歌。并由陈行甲主编,许渊冲先生翻译,陈昶羽撰写注析,付俊、蔡勇两位画家绘制插图。这本书不仅能够带领孩子们品味诗歌的语言艺术,了解诗中的汉唐气象,更能带领山里的孩子去看山外边的海,点燃他们心中的梦想。

  • 《祖先的故事》

        这是当代伟大的进化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里的又一部经典力作。和那些从头说起的科普进化的书籍不同,这是一个反向追溯的历史。60个故事,40个汇合点,见证40亿年人类进化的非凡历史。人类和地球上现有的生物一起坐上时光机器,向远古回溯,按照亲缘远近,一一遇到其他的生物:猿人、黑猩猩、有袋类,甚至海绵、真菌……每次汇合之后,又会以一个共同祖先的面貌再次启程。

        我们看到所有生命的连接是如此的紧密。所有自命不凡的人,不过只是这一个宏大进化戏剧中微小的一章,就像漫长的一天最后几秒的疯狂。道金斯的写作诙谐热情,振奋人心,洞见自然的奇异与丰饶。

  • 《美之地图》

        《美之地图》展示了500张面孔,500种不同的美,而不是我们越来越狭窄的那种网红脸。

        罗马尼亚的摄影师花了4年时间自费前往50多个国家旅行,为当地的妇女拍摄肖像,记录丰富多彩的美和生活状态,这个项目目前还在进行之中。每一次都是采用自然光线,让被拍摄者处于比较舒服的状态下,捕捉出一瞬间的美,“就像是跳入她们深沉如海的眼眸,采摘心灵最深处、宛若珍珠般的美。”

        这本书让我们接受世界的多元性,也让每一个人接受自己的独特性,每个人都有权利去探索自己的美,而不被外在世界所挟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