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东步粮桥忆旧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10月17日        版次: 39     作者:

    ▌李子木

    东步粮桥,单孔石拱,东西向,坐落在万宁桥以下、玉河转南的河道上,今址在地安门东大街路北、东不压桥胡同南口西侧,有遗迹留存。东步粮桥与西步粮桥相对而言。西步粮桥在地安门西,今北海后门偏东处。

    “步”又作“布”。《京师五成坊巷胡同集》之“皇城东北角”条下记有“锣锅巷布粮桥,北安门东”。锣锅巷即今南、北锣鼓巷,南锣鼓巷南口在东步粮桥以东。北安门即地安门。《日下旧闻考》又记为“东步梁桥”、“西步梁桥”,“粮”又作“梁”。

    《析津志辑佚》记:“丙寅桥,中闸”。有论者认为,此桥应该在今东不压桥胡同与地安门大街交会处,桥的位置应该紧靠大街北侧;中闸即澄清中闸,在东步粮桥。论者认为,丙寅桥应该是东步粮桥。如是,东步粮桥又名丙寅桥。

    东步粮桥俗称东不压桥,与西压桥相对而言。西压桥正名西步粮桥,“以皇城跨其上”故名“压”。东不压桥在皇城以北,以皇城不跨其上,故名“不压”。

    《2007年北京玉河考古发掘报告》载:“元代时东不压桥处就已有桥的存在,经明、清并沿用至新中国成立初期。从桥面石的磨损程度,也可以看出该桥经过了长期使用”。“但其始建年代已不可考。”所谓元代时已经有桥,是据《析津志辑佚》的记载及有关论者的分析得出的,暗示东步粮桥建于元代。

    20世纪50年代中,玉河河道改暗沟,拆除桥栏,桥身埋入地下。1988年,拓宽地安门东大街,曾挖出石桥,不久回填。1998年夏,修建平安大道,发掘出桥孔南侧河床护坡,“从出土的石料和石刻情况分析,有明清两朝各时期的痕迹,说明在明代或清代修整桥时采用了过去的旧石料。”(梁欣立著《北京古桥》)所谓“采用了过去的旧石料”,“过去”应指元代。

    《析津志》是一部最早记述北京和北京历史的志书,早已亡佚,后由北京图书馆善本组辑佚成书。熊梦祥,元代时人,作《析津志》的时间在元代末期。有论者认为是书所记“丙寅桥,中闸”即东步粮桥和澄清中闸,如是,此桥此闸应为元代遗物。

    东步粮桥旁有玉河庵,建于嘉庆十三年(1808年),光绪十四年(1888年)募修,在东步粮桥东引桥北,因临玉河而建,故名,朝向偏于东南。二进,各有正殿三间和东西配殿。20世纪50年代,建筑尚完整。1985年调查时,山门已经拆除,前殿改作工厂,后殿已成民居,法器无存。今玉河庵山门一间,硬山筒瓦顶。山门右首立石碑一通,额曰“玉河庵碑”,题《重修玉河庵碑记》,碑文记曰:玉河庵建立有年,殿宇墙垣渐臻顷圮,如不加以修葺,“殊不足以昭诚敬”。住持心然托钵化缘,积日累月,买材料,招工匠,几费经营终至工成,立碑“以明崇敬之诚,且以志重修之不易”。

    2007年4月至9月,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发掘万宁桥至东步粮桥一段玉河,出土一通石碑,额题“李公德政之碑”。李公名长泰,字阶平,生于清同治元年(1862年),直隶武青人,早年毕业于天津武备学堂,“崛起军旅”,系北洋将领。民国六年(1917年)七月,张勋复辟,李长泰任讨逆军总司令部参赞、东路副司令,随段祺瑞赴京,会同冯玉祥部击溃张勋“辫子军”。八月任京师步军统领。是年直隶发水,李长泰代募厚资,自捐巨款,设平粟(平价买进粮食)立粥厂,冬月施衣、春荒赈食以救济灾民。其人在京任职期间,“精察吏治,肃清盗匪,妥卫闾间”,防鼠疫,筑马路,捐助赈款,“此诚不可多得者也”。碑文落款:“民国七年十月谷旦  京师西北两郊绅商等公立。(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北京市东城区文化委员会编著《北京玉河:2007年度考古发掘报告》)

    李公德政碑立于东步粮桥西引桥南侧、地安门东大街人行便道旁。碑阳北向。碑阴记载立碑人名,额曰“绅商□□人名”,中间二字漫漶不辨。

    元代马祖常有《御沟春日》诗赞东步粮桥周边景观。其一曰:“春波十顷碧琉璃,白日楼台照影时。好为画船多载酒,半酣西望碧参差。”首句用琉璃比喻什刹海水面。诗人喜载酒乘船。饮酒观景作诗,当酒至半酣,看西边山光水影,滉漾迷离,色彩纷缤。

    其二曰:“水南沙路雨清尘,桃李花开蛱(Jiá)蝶春。三月京华寒食近,东风十里酒旗新。”寒食为节,在清明前一日或二日,有忌烟火、吃冷食之俗。元大都商业区集中在今什刹海以东、以北一带,各色商号云集,茶楼酒肆招幌飘摇,故有“东风十里酒旗新”句。(《日下旧闻考》引《石田集》)

    马祖常,字伯庸,光州(今河南潢州)人。生于元世祖至元十六年(1279年),卒于元惠宗至元四年(1338年)。幼而知学好学。元仁宗延祐(1314年至1320年)初年,乡试、会试第一名,殿试第二名,授应奉翰林文字(官名),官拜监察御史。祖常工于文章,致力于诗,“大篇短章无不可传者”,有文集《石田集》行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