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包工包料到底该包什么?

        “金九银十”,如今正是家装旺季。今天上午,西城法院到新街口西里三区召开家装合同纠纷通报会。会上通报,西城法院近5年来审理的家装案件呈逐年上升趋势。法官以案说法,对家装纠纷热点问题进行了详细解读,教居民们如何通过增强防范意识、妥善签订合同避免纠纷、减少损失。

        装修后甲醛超标怎么办

        业主张先生委托装修公司包工包料装修房屋,入住后,张先生出现咳嗽、头疼等症状。经专业机构检测,屋内甲醛超出国家标准2倍多。张先生起诉后,将家具搬出后又做了一次检测,结果依然超标。最终法院以装修工程质量达不到约定标准为由,判决装修公司退还了张先生部分工程款,赔偿检测费、租金损失等。

        张先生能拿到赔偿,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在合同中约定了环保标准。法官提示:想避免装修污染,消费者一定要在签订装修合同时约定“环保家装”条款,要求装修后室内空气要符合相关环保标准,并约定在家具进场前由第三方检测机构验收,对违反合同约定标准的,要列明相应的违约金。一旦在验收时发现污染超标,及时留存固定证据后就可以依据合同维护自身权益。

        “包工包料”合同怎么签

        说起“包工包料”,很多消费者觉得这意味着装修公司全包了,不用再多花一分钱。业主郭先生就有这种误区。他花了近7万元让装修公司“包工包料”装修,完工后又被装修公司索要装修中增加的酒柜、鞋柜等费用。最终,郭先生输了官司。法院认为,合同虽约定采取包工包料的承包方式,但在合同附件预算明细中已列明具体施工项目,对于双方都认可的新增项目,郭先生还得承担费用。

        法官提示,“包工包料”是装修行业的惯用说法,消费者要弄清楚“包工包料”到底是包什么工、什么料。尽可能在合同或合同附件中详细列明装修公司提供哪些商品和服务,施工所用的材料,如有增项需消费者书面确认等限制性约定。

        中途换人装修 设计费怎么算

        业主小杨因为装修过程中和装修公司产生了些矛盾,便打算换家公司,要求施工队中途退场。但装修公司要求小杨除结清已经施工的项目费用之外,再支付1万元设计费。双方为这笔钱上了法院。

        法院审理后认为,装修公司虽提供了相关设计图纸,但双方并未就设计费进行明确约定,没有支持装修公司索要设计费的要求。

        法官提示说,大部分装修公司是将设计和施工一并包揽在装饰装修合同中,不会对设计费用和工程造价分开约定,消费者除支付装修款外无需另行支付设计费。但为谨慎起见,消费者还是应当在书面合同中对款项性质予以明确,例如是否承诺免费设计或者承诺装修款中包含设计费用。

        除了上述几类纠纷之外,法院在通报会上还就互联网家装当心公司跑路、区分责任明确延期谁负责、明确质保期限保障装修质量等热点问题进行了解读。本报记者 孙莹

  • 荒谬速读竟骗了这么多人

        这两天,一则“量子波动速读”视频火了。在这段时长为1分16秒的视频中,数名孩子埋头哗哗哗地翻书,视频里介绍说,这些孩子并不是在瞎翻,而是通过一种名为“量子波动”的速读方法,在短短几分钟内完成了全书10万字的阅读量……这可能吗?相关专家表示,这种所谓的速读方法纯粹是拿人们不了解的物理概念忽悠人。

        在视频中的海报上,这家培训机构宣称量子波动速读课程适合10到16周岁的青少年,训练课时为72课时。课程特点是运用高感知力进行量子波动速读,让大脑呈现动态的影像,1到5分钟看完一本10万字左右的书籍,并且可以把内容完整地复述下来。

        “这种所谓的量子波动速读听上去很不靠谱。”一位看过视频的家长告诉记者:“这种翻书速度,别说是书里的内容了,恐怕连字都没看清楚,就闪过去了。”

        华中科技大学电气与电子工程学院教授杨勇告诉记者,量子涉及的是微观领域的概念,只有原子级别的物质才能体现出量子效应来,对于一本书或者一个人,这种量子效应可以忽略不计,“完全不搭界的两个东西怎么能扯到一起呢?”

        记者又联系了教育学者熊丙奇。熊丙奇说,“毫无疑问,只要稍微有一点科学和教育常识,都不会相信几分钟能读完10万字。”可是,为何却有家长相信呢?熊丙奇认为,很多给孩子报名参加此类培训的家长被“神童情结”和焦虑情绪支配,希望能找到一条捷径,快速提高孩子的学习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某一培训机构称可以创造奇迹,就导致了家长们趋之若鹜。

        熊丙奇认为,让孩子接受伪科学培训,会对孩子身心、人格成长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相关部门必须加强对培训机构的监管,不能让违反科学常识和教育常识的培训大行其道。此外,对家长进行科学育儿理念的教育、引导也十分重要,应该加强社区家长学校、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站点建设,为家长提供公益性家庭教育指导服务。 本报记者 李环宇   

  • 广场舞变广场“武”

        本报讯(记者高健)两队人因跳广场舞发生争执,围观者杨先生称其路过帮忙解围却遭殴打,故把跳舞的马先生诉至法院,要求赔偿手术费、后期鼻子扶正修复手术费等3.8万余元。15日,海淀法院审结此案,一审判决马先生赔偿杨先生医疗费、误工费等共计6462.4元。

        杨先生诉称,去年8月13日晚上8时许,在木樨地桥下有两队人跳舞,因放音响问题,双方一名老头和一名老太太经常发生争执,影响大家跳舞,多人劝说无果,自己也好心上前说和,不料却与马先生发生争吵并厮打起来,后被众人劝开,回家后杨先生发现自己满脸血迹。当晚,杨先生没有报案,过几天后发现伤势未见缓解,便选择了报警,后经诊断,其鼻子多处骨折。

        马先生说,事发当晚,是杨先生差点把老太太撞倒,双方才产生了争执,自己到家后发现也受了伤。事发几天后,两人仍有碰面,但对方表示不想再提此事,没想到,几个星期后,派出所通知自己到所里,并说杨先生构成轻伤。马先生说,事发时,自己还手但没有打到对方,而且杨先生所述发生纠纷的时间不对,要求的赔偿与自己无关。

        法院审理认为,关于纠纷发生的时间,马先生在派出所接受询问时表示事件发生在8月中旬,杨先生则明确说为8月13日,马先生在庭审中所述时间与其询问笔录不一致,但并未提供相应证据,因此,对于马先生关于纠纷发生时间的陈述法院不予采信。

        另外,马先生在接受询问时表示其向杨先生脸部打了三四拳,但认为没打到,而结合杨先生的受伤部位和各方陈述,足以确信杨先生的受伤是马先生造成这一事实具有高度可能性,应当确定事实存在。同时,法院指出,杨先生与马先生所发生的纠纷属于互殴行为,双方均有过错,且在发生口角后杨先生首先对马先生实施了殴打行为,据此,法院认定杨先生对于自身的损失应承担70%的责任,马先生承担30%的赔偿责任,并作出上述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