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网瘾孩子岂能再受电击伤害

        贾亮

        今天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将审议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据透露,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在现行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基础上增加了许多内容,其中颇受社会关注的,是网络沉迷防治即“网瘾防治”拟写入未成年人保护法。专家据此建议,把禁止通过暴力虐待、胁迫甚至电击等手段“治疗网瘾”写入法条,以立法的方式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对未成年人而言,网络已经成为获取信息、学习知识的重要工具。然而一些家长疏于陪伴孩子,再加上游戏等内容具有极大的诱惑性,以致不少孩子养成了不良上网习惯,甚至依赖成瘾。可以说,孩子陷入网瘾,首先家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孩子们心智尚未成熟,三观也未确立,家长如不能正确教育、及时引导,摆脱不了监护人职责缺失的嫌疑。

        孩子有了网瘾,有家长情急乱投医,将孩子送入治疗网瘾的机构。此类机构,常用的方法就是电击等暴力治疗。已经是受害者的孩子,又将遭受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折磨。虽说非常之事必行非常之举,可这些接受治疗的孩子受到的却是近乎“非人”和“废人”之举,是不折不扣的二次伤害。通过大运动量帮助孩子去网瘾尚可理解,可限制体位、拳打脚踢,甚至是予以电击,究竟是“面对沉疴须下猛药”的对症之方,还是饮鸩止渴的江湖偏方?因为遭受电击、殴打而导致的悲剧已经发生多起,孩子不仅网瘾没能治好,反而成为暴力虐待的牺牲品,被摧残的身心留下巨大伤痕,甚至付出了生命的惨痛代价。即便是涉嫌违法犯罪的毒瘾患者,在强制戒毒所里,也不会受到这般对待。事实还证明,电击等暴力手段治疗网瘾不仅残忍,其实也几乎无效。很多被治疗机构鉴定为“康复”的患者,一回到正常的环境,不仅很快复发,甚至变本加厉。所以,多年来,舆论反复呼吁,废除电击等暴力治疗方法。

        网瘾需要治疗,但需要的是保护性的治疗,而非破坏性的治疗。未成年人沉溺网络固然不好,但暴力治疗则是实打实的恶行。《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送审稿)》明确指出: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通过虐待、胁迫等非法手段从事预防和干预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活动。治疗网瘾,离不开科学知识、离不开专业人士,草台班子、江湖郎中信不得。期待立法防治青少年网瘾,也期待立法禁止电击等非法治疗手段。

        上医治未病。对更多未成年人来讲,防止网瘾的形成更为重要,也更可行。家庭、学校、社会要携起手来,技术上严防死守、感情上关爱呵护、教育上理性引导,不让我们的孩子只能在虚拟世界里寻找精神慰藉,而又不得不在现实世界里接受暴力治疗。

  • 老行当

        帮你拍的照片配图说,给你的朋友圈配文案,“朋友圈文案代写”悄然流行,售价从几元到几十元不等,不仅可以在线订制表白、祝福、微商广告,还有专人在线“授课”指导你发出一条出彩的朋友圈。虽然有需求就有市场,但更多网友表示,朋友圈本是展示真实自我的空间,如今,连“自我”都能打造了,朋友还能是真的吗?李嘉  

  • 保健品坑娃 家长别掉坑里

        罗志华

        近年来,为了给孩子在身高、智力、健康等方面提供助力,不少爱子心切的家长将各种儿童保健品送进孩子口中。一些不法商家抓住了家长这种心理,以非法添加、虚假宣传、非法传销等各种手法骗取消费者钱财,致使儿童保健品市场出现各种乱象。

        随着针对保健品坑老的宣传与打击力度不断增大,保健品欺诈更是出现转移阵地的势头,针对儿童的保健品欺诈现象变得更为常见。比较而言,保健品欺诈对于儿童的危害更大。一般情况下,正常发育、合理进食的孩子并不急需保健品。儿童处于生长发育期,非法添加和过量摄入的某类物质,不仅影响儿童现时的健康,还会影响孩子的生长发育,比如导致性早熟、器官发育受影响等。这些对儿童独有的危害,说明保健品坑娃比坑老更值得警惕。

        治理保健品坑娃,最容易想到的办法是重拳打击。但也要看到,保健品并不是“原罪”,滥用、造假、虚假宣传等才是。在儿童生长发育、视力保护、智力开发等方面,社会上存在巨大的需求。但家长在这方面存在困惑时,得到的帮助十分有限。得不到正常指导的家长,也许只能在一些营利性机构或网上寻求帮助,如此一来,儿童保健品欺诈就有了可乘之机。导致保健品坑老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亲情缺失;导致坑娃的主要原因,很可能是家长的常识缺陷以及需求得不到满足。让生长发育指导成为每所医院甚至每名家庭医生的重要服务内容,就成了家校合作共同面临的课题。通过更多渠道对家长实施指导,家长选择保健品时就不会偏信与盲目。

  • 马拉松“黄牛” 坏的是规则

        张丽

        一年一度的北马即将开跑。据报道,今年北京马拉松预报名人数超过16万人,而中签率只有16%左右,再创历年来的新低。北马名额越发成为炙手可热的“商品”,在一些社交软件和二手交易平台上转卖,标价达数千元。北京马拉松组委会昨天发布声明:转让参赛名额是违法行为,将会同公安等部门调查并制裁。

        马拉松已经成为一项热门运动,成规模、上档次的大型正规马拉松赛事总是一签难求。于是,“名额生意”应运而生。早在几年前,在部分黄牛眼里,倒卖北马、上马名额,比当时十分暴利的苹果手机还要赚钱。去年年底,中国田径协会发布关于马拉松赛事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中,已明确指出:涉及参赛名额转让的选手,将被终身禁赛。

        显然,还是有一些选手和黄牛没把禁令当回事。这里面有侥幸心理作祟,把作弊当成捷径,以身试法且缺乏对于这项运动的敬畏,给了黄牛生存的土壤。这也再次给组委会提醒,魔高一尺,必须道高一丈,审核和防伪工作还有提升的空间。当然,一票难求,同时折射出含金量高的马拉松赛事其实仍旧属于稀缺资源的现实。如何让这项自带热度的运动更加有序普及,是未来需要研究的课题。

        稀缺,不仅带来黄牛,也会滋生李鬼。2020年故宫日历刚上市,盗版立马露脸,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个月,均为质次价低型。这让注重文创的故宫很苦恼,也让不了解内情而误购盗版的消费者很郁闷。一腔对故宫和传统文化的热爱错付李鬼,钱包和心灵都很受伤。故宫日历已经走过十年,基本上也是打假十年。专家通过各种渠道提供辨伪的知识点,无论是印刷精度、日历厚度,还是今年新启用的防伪丝,严谨程度都快赶上人民币了,令人感动,又让人气愤——怎么就被李鬼欺负成这样了呢?怎么李鬼就成了打不死的小强了呢?

        黄牛的存在、李鬼的蔓延,都扰乱了正常秩序,侵害了正当权益。年年谈这个问题,年年也都严厉打击,但总还是“年年岁岁花相似”,才是真正的大问题。监管、处罚虽然是老生常谈,但也还得接着谈;加大供给、丰富产品层次满足不同需求也是长远的解决之道。

  • 点到为止

        侯江

        实在狠辣

        在长沙一家养生馆工作的杨女士,因当月业绩未达公司制定标准,竟被惩罚生吃朝天椒及苦瓜,在连吃四支朝天椒后,杨女士胃部出现不适,并当场晕倒,送医诊断为“浅表性胃炎”。在家休养期间,公司又将她踢出工作群,店内的工牌、工号也被撤换。员工工作不合格,可以批评,可以扣除奖金,甚至可以不再聘用。但罚员工吃辣椒、苦瓜,不仅损伤员工的身体健康,还涉嫌违反劳动法。这样狠辣的养生馆,怎么能留住其他员工?

        实在糊涂

        山西大学生小张在网上买了瓶花露水,“客服”打来电话称,因工作失误已将他拉入国际会员名单,每月需交500元会费。小张想取消,就按照“客服”指示向陌生账户汇出5万余元,之后对方就失联了。骗子可恶,相信警方能将其缉拿归案。可骗子能得手,也源于小张缺乏应对经验。近年来,类似小张这样的大学生被网络诈骗的例子还有很多,年轻人不仅要学好专业知识,生活经验的积累也绝不可忽视。从社会大学毕业,终身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