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商场里点痦子非常草率

        一排小沙发,几个单人间,再配上中韩双语门面,便构成了商场里的小型美容院。在百荣商场一层化妆品门店前闲逛的,不管是粉妆靓女还是老少爷们儿,只要脸上有痦子,立即会被盯上:“点痣吗?才10块钱”。只要不明确拒绝,这些人就有本事把顾客请入店内。昨天记者进行了实地探访。

        记者走进门店,美容师率先打破了宁静:“躺下吧,先点哪个?您这还有脂肪粒,都给您点了吧!”正准备坐下的记者听了这话立刻站起身来,还不知道什么技术,怎么收费,有没有资质,安不安全,怎么就直接让躺下了?

        “得看痣的情况,10元到1000元不等。我们不用激光技术,是用一个专门的仪器吸,您放一百个心!”美容师一连串回答了记者好几个疑问,当记者问及是否有资质的时候,对方面露不悦,回答:“这要啥资质,又不用开刀!”

        记者执意要看设备,于是被带到另外一间屋子,跟想象中庞大的机器设备不同,这个小仪器是个矮圆柱体,直径也就10厘米,一边插着电,一边连着一支笔,笔头伸出一根细长的铁丝。美容师介绍:“就是用这个仪器点痣。”

        看记者迟迟没有同意,店里换了一名自称是主管的人来接待。这位女主管一进门,便称赞记者的衣服好看,并借机撩开了记者的外套,没有发现可疑的设备,这才慢慢坐下来放松交谈。

        “放心,我们干了十多年了,有很多回头客。”女主管说。当记者问到做这个项目是否需要从业资格证时,女主管表示自己就是护士出身,至于证件则是“没必要”。“要不先免费给你点一个,看看再决定。2分钟就好,不影响洗脸、化妆,结了痂别抠就行。”见记者始终犹豫,女主管提出了先试后买的“促销手段”,还表示会给一个售后卡,有什么问题再来找她,保证弄好。

        美容店里所用的仪器究竟是什么仪器?记者在某网购平台搜索,很快就找到了相似的仪器,这些仪器多以“去痣神器”“点痣笔”等名称出现,价格从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一家店铺的卖家告诉记者,这种仪器采用的是电离子电灼烧原理,大多是供美容院、文身店使用,也有个人买回去使用的。

        ▶专家解惑◀

        点痣真的如此简单吗?带着这个疑问,记者采访到了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杨碧莲。杨碧莲介绍,痦子和痣在医学上被称作“色素痣”,是有别于正常细胞的一种痣细胞。祛痣是医院皮肤科很常见的治疗项目,医院最常用的祛痣手段是激光点痣和手术,都是由持有职业医师证的医生来操作的。

        美容院采用电灼烧的技术点痣也是可行的,但从业者是否具有专业资质,点痣仪器是否经过了严格的消毒,就无从考究了。

        “别看点一颗痣只需要几十秒,其实它需要多因素综合考虑,不能随便点。”杨碧莲说,首先要确认皮肤上长的是色素痣还是痣以外的其他皮肤病,尤其要警惕黑色素瘤。色素痣与恶性黑色素瘤很难用肉眼辨别,有很多人就是误把黑色素瘤当成了痣,盲目地去点痣,刺激了癌细胞扩散。而这种癌细胞在全身的扩散速度很快,是致命的,所以一定要找专业医生确诊后再去点痣。

        如果确诊为色素痣,想要祛除的话,还要根据痣的位置、大小来决定适合采用哪种方式祛除。祛痣前还要综合考虑患者的身体状况,比如患者是否患有糖尿病、心脏病等基础病,是否是疤痕体质等。这些都要交给专业医生来判断。

        杨碧莲提醒,并不是所有的痣都需要祛除,但有两种情况需要警惕,一个是新长出来的痣;一个是容易受摩擦部位的黑痣,如足底、领口、裤腰等部位的痣,因长期受到摩擦易发生恶变。在祛斑时,不建议采用强酸腐蚀、冷冻的方法。

        本报记者 曲经纬 褚英硕 

  • 俩人做假茅台被抓

        本报讯(记者刘苏雅)在顺义区一处平房内,只靠两个人、几台机器,就“出厂”了茅台、国窖1573、水井坊等20余种名牌白酒。昨天,这起案件在顺义法院开庭审理,检察机关指控的涉案金额为24万元,其中有5000余元假酒已经对外销售。

        今年3月6日,顺义警方打掉了一个隐藏在顺义区某村内的假酒灌装窝点,并抓获了涉嫌制造假酒的嫌疑人熊某、刘某。在出租屋内,民警搜查出洋河、国窖1573、水井坊、茅台等假冒名牌白酒20余种,数量达1200余瓶。

        “当时就是想挣钱,熊某说干这个可以赚钱,我就跟着他干了。”到案后刘某供述称,2018年10月她来京打工时结识了熊某,在熊某的利诱下,她便来到了熊某租住的平房院内,开始参与制造假酒。两人制假所用的名牌酒瓶都是熊某收购而来,往里灌装的是普通的散装白酒。刘某负责清洗酒瓶、装箱等简单工序挣取工资,贴标及封装主要由熊某操作。

        在演示灌装程序时,刘某随手拿起放在一旁的矿泉水瓶,甚至连手套都没有戴,就直接将瓶子放入装着散装白酒的酒桶中取酒。

        因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熊某、刘某被顺义检察院提起公诉,昨天上午,本案在顺义法院开庭审理,两人均表示自愿认罪认罚,对检察机关的指控不持异议。

        庭上,刘某的辩护人认为本案的商品鉴定价值过高。“能够查清销售价格的,我们已经按交易记录进行认定,无法查清的,则应按被侵权商品的市场价格来认定。”检察官对此回应,本案大量假酒没有销售证据或标价,因此价格鉴定机构以市场价格予以鉴定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综合全案证据,检察机关建议对熊某判处有期徒刑3至4年,对刘某判处有期徒刑2年至2年6个月,并建议适用缓刑。

        本案没有当庭宣判。

  • DNA鉴定揭露男子虚假身份

        20年前,北京顺义区两家店铺被五男子抢劫,被抢财物价值近6万元,且造成了四人受伤。四名嫌疑人相继落网并被判刑,而同案犯陈某则消失了19年。2018年,民警发现陈某已化名“郭某”在石家庄生活,将其抓获归案。

        “郭某”被捕后拒不承认自己的身份。甚至在DNA检验结果认定陈某的女儿就是“郭某”亲生时,他仍然质疑鉴定结论的可靠性。昨天下午,本案在顺义法院开庭审理,检察机关认为,在案证据足以认定“郭某”的真实身份就是陈某,应当以抢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1999年1月13日21时许,北京顺义区一家小吃店闯入了五个成年男子,他们持砍刀、铁棒等凶器,威胁、殴打店员并抢走了数百元钱及首饰等物,两名店员受到了轻微伤。七个小时后,这些人又闯进顺义一木材批发市场的9号摊位,将店内人员打成轻伤,并抢走了存放在店内的5万元现金及价值8700余元的首饰、香烟等财物。

        案发后,涉案的刘某等四人陆续被警方抓获,并均因犯抢劫罪获刑,但嫌疑人陈某却始终没有归案。

        时隔19年后,2018年,人像比对线索显示陈某出现在了石家庄市,随后该男子被警方抓获。然而,他始终否认自己与陈某是同一个人,自称名为“郭某”。

        为了确认“郭某”的身份,民警找到了陈某的妻子、子女核实情况。陈某的妻子于某在看到照片时,一眼就认出了“郭某”就是她的丈夫。而对陈某女儿的DNA鉴定也显示,她就是“郭某”与于某的亲生女儿。

        民警又找到了当年参与抢劫案件的刘某等人,其中有人也认出了“郭某”就是其同伙陈某。

        顺义检察院以陈某(化名“郭某”)涉嫌抢劫罪为由,对其提起公诉。法庭上,“郭某”仍然不承认自己曾经用过陈某这个名字,坚称自己是被冤枉的。

        在“郭某”口中,他生于1981年,从记事起就是一名孤儿,靠跟着别人讨饭为生,18岁时他不愿继续乞讨,便从“大哥”手中要回了身份证和户口本。后来他在石家庄一家洗浴中心打工,并做到了经理级别,最后更是直接盘下了这间洗浴中心,成了老板,后娶妻生子。

        “我有自己的买卖,有老婆孩子,我真不是陈某。”“郭某”反复强调自己一直生活在石家庄,甚至都没有到过北京,更没有过违法犯罪行为。面对DNA鉴定结果及其前妻的辨认记录,他仍不承认自己的身份,“DNA就是百分之百绝对的吗?”

        其现任“妻子”则在并未领取结婚证的情况下,与“郭某”生育了两个孩子,而对“郭某”的过去,她表示并不知情。当天,她和父母还不断安慰着“郭某”,让他安心。

        “郭某”的档案显示,其早年间在石家庄某水泥厂工作,后因户口漏登,户籍部门便进行了户口、身份证的补办。庭上,“郭某”否认自己有过这段工作经历,却无法解释档案记录的存在。

        检察机关认为,在案证据有辨认笔录、DNA鉴定报告、人像比对结果等予以证实,足以认定“郭某”的真实身份就是陈某,且陈某在20年前参与了抢劫行为,故应当以抢劫罪追究本案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本案没有当庭宣判。

        本报记者 刘苏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