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看三大枢纽如何串起区域发展

        10月13日,最年轻的天通苑北综合交通枢纽正式启用,至此,北京已建成23处公共交通枢纽。此外,北京市还有望京西枢纽、清河枢纽、副中心东夏园枢纽等交通枢纽正在建设。

        北京晚报记者走访北京多处已经投入使用的公共交通枢纽后,专访了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详细规划中心主任工程师王勇,他表示,交通枢纽对北京这样的大都市意义重大,部分交通枢纽将来甚至有望发展成新的城市中心,为中心城区减压。

        四惠

        辐射津冀 保留长途客运站

        四惠,这个地名兼有“惠及四方”之意,据说,它源自四环和通惠河。这里还汇集了地铁1号线、八通线和京通快速路,既是四通八达交通的汇聚点,也曾是著名堵点。2012年10月,随着四惠交通枢纽的落成,这里的交通秩序开始真正向“惠及四方”转变。

        地铁四惠站,许多在此下车又不换乘八通线的乘客,通过醒目的指示牌得知,四惠交通枢纽就在四惠站南侧。拎着大包小包的乘客,通过天桥,跨越京通快速路,他们行色匆匆,没有停下脚步远眺CBD。他们希望通过四惠交通枢纽到达的目的地,有些是北京东郊,有些是更远的津冀地区。

        上周四,北京又下雨了。冷雨淅淅沥沥打湿路面,给出行增添了难度。从上海来北京定居的水阿姨倒是淡定,她站在四惠交通枢纽内,等着回家的468路公交车,“有顶棚,淋不着雨,而且这里是始发站,上车肯定有座。这种枢纽,对我们老年人来说,还是很方便实用的。”

        水阿姨从上海来北京定居,是因为在北京安家的儿子需要她来照顾“二胎”。她拿着敬老卡,早就对如何利用四惠交通枢纽出行了如指掌。

        “我从天坛那边办事回来,坐地铁到四惠站,到交通枢纽搭公交车,然后在国美第一城下车,到家。”与普通的公交站相比,水阿姨对四惠交通枢纽的硬件设施很满意,“指引很清楚,我坐468很方便。”

        水阿姨从上海来北京,而刘姐要从北京出发去外地,她也常到四惠交通枢纽来,坐的是长途大巴。因为工作需要,刘姐经常往返于天津蓟县、河北丰宁等地,“都在周边,但是有些地方没有通高铁。坐普通火车,我感觉没有长途大巴舒服方便。”

        因为有长途大巴停车场,四惠也是北京现有枢纽中占地面积最大的,达到9.7万平方米。在北京市未来规划中,只有一西一东的六里桥和四惠两个枢纽将保留长途客运汽车站的功能。

        宋家庄

        城南节点 无缝换乘更便捷

        与四惠相比,宋家庄是一个新站,2007年10月,地铁5号线开通,宋家庄是其南端终点站。2010年12月,地铁亦庄线开通,宋家庄是其北侧终点站,也由此成为了换乘站。2012年6月,宋家庄交通枢纽投入使用,同年底,地铁10号线二期开通,宋家庄由此成为三条地铁的交会点。

        “我得感谢这个交会点,让我的工作轻松很多。”小晨是做会展工作的,而北京很多酒店、会展中心分布在10号线沿线。随着大兴机场的通航,小晨还可以从10号线换乘大兴机场线,所以她把房租在了宋家庄,利用便利的地铁出行,“因为便利,最近几年,宋家庄的房租可是涨了不少,好点儿的一居室月租都快6000了。”

        在宋家庄地铁站内,记者遇到从亦庄线过来的乘客大勇,他对这个交会点的感情从不理解到庆幸,“我住亦庄,以前坐地铁进城,总感觉这一站是多余的,还要下车换乘,为什么不能像4号线那样,一路贯通南北呢?后来,亦庄线的人越来越多,我又有点庆幸了。多亏有换乘这个环节,把客流分散开,不然早高峰车厢里太挤了。”

        和四惠不同,宋家庄交通枢纽与地铁站就在一个建筑内,地铁换乘公交更加快捷。

        “以前,丰台南城这一块的公交可没这么方便。”刘大爷乘公交车从刘家窑到宋家庄附近的正华影城来看电影,他提到《北京城南行动计划》对刘家窑以南区域带来的改变。“城南计划”开端于2010年,宋家庄交通枢纽正是其中重要一环。通过三条地铁交会的宋家庄和临近的蒲黄榆快速路,丰台区正在把南三环和四环之间的区域发展成区域性综合文化商务中心。

        东直门

        国门枢纽 快车连通远郊区

        “在东直门,如果有人问路,那八成是在问东直门交通枢纽在哪?”住在东直门的小方开着玩笑,“从东直门可以去世界任何地方。”

        乘坐地铁2号线到达东直门站,一下地铁列车,就能看到各种各样的指示牌。不用走到户外,无论是去换乘首都机场线、市区公交,还是郊区公交,都可以在室内完成,避免乘客受天气影响。

        因为连接了地铁首都机场线,东直门交通枢纽有国门枢纽之称。而在相当长一段历史时期内,东直门一直是北京北部郊区平谷、顺义、怀柔、密云等进出北京的重要节点。从东直门回平谷的嘉嘉,很喜欢枢纽现在的样子,“我从这里坐大站快车的话,一站就到平谷了。枢纽本身的配套还挺齐全,有美食广场,坐车前能先填饱肚子。而且,从地铁站过来,地下通道能连接商场,我甚至能先逛逛街。”

        2003年12月,东直门交通枢纽奠基时,当时媒体报道,这里将成为亚洲最大的现代化立体综合交通枢纽与商务区。16年过去了,除去民航和铁路客流外,北京市客运量最大的客运枢纽就是东直门交通枢纽。据2018年北京市交通委员会的数据,这里日均换乘量为23万人次。

        建议

        “依托交通枢纽,让就业机会发散开来”

        9月20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文透露,北京市规划客运枢纽总计121处,已建成22处。加上10月份新建成的天通苑北交通枢纽,京城已有23处已建成枢纽。其中,中心城内部公共交通枢纽有11处,包括动物园、西苑、宋家庄、四惠、东直门、西直门、霍营以及配合大铁建设运营的北京西站南北广场、北京南站南北广场枢纽和以长途功能为主的六里桥交通枢纽等。

        目前在建的枢纽包括为冬奥配套的清河枢纽、副中心东夏园枢纽、为大铁配套的丰台火车站交通枢纽、星火站交通枢纽以及为环球影城配套的通马路枢纽、环球影城北枢纽等。其中,苹果园、望京西交通枢纽分别计划于2020年、2022年建成。

        “从世界经验看大都会地区都必须重视交通枢纽地区的发展。交通枢纽已经是现代大都市结构完善的必要手段和重要设施。北京的城市规模和结构,也必然形成多交通枢纽,并以此作为中心城区和外围城区的连接点。”清华同衡详细规划中心主任工程师王勇表示,北京这样的大都市需要交通枢纽,而且部分交通枢纽还有希望发展成新的城市中心。

        “以前北京的交通枢纽,汽车站、地铁站、火车站,功能相对单一。现在北京的交通枢纽,不断叠加,把汽车、地铁、火车多种交通方式综合在一起,但其实还是以交通作用为主。在人口稠密的大都市,根据城市结构,有条件的交通枢纽可以更进一步发展成功能中心,增加就业与服务功能。例如在日本东京,像涩谷、新宿这样的交通枢纽,就逐渐发展成了新的城市中心,分散主城区的压力。”王勇说,北京的就业中心以前分布在二环附近,现在是四环、地铁10号线附近,城市外围真正意义上的功能中心尚未形成,因此造成人口在外围城区和中心城区之间潮汐式流动,形成早晚高峰的拥堵。“依托交通枢纽,让就业机会更多地向这些节点发散开来,可以缓解中心城区的巨大压力。”

        本报记者 孙毅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