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室内禁烟屡禁不止是谁的问题

        上周,在丰台区一家餐馆,有顾客因劝阻其他食客吸烟被殴打。仔细算来,北京控烟条例出台已经4年有余,但公共场所室内吸烟问题仍然存在。

        人们不禁要问,室内禁烟为何如此艰难?专家呼吁,“希望国家可以尽快推进室内公共场所、公共交通工具全面禁止吸烟”。

        餐厅内劝阻吸烟反被打

        在北京,控烟条例出台已经4年有余,但公共场所室内吸烟问题仍然存在。10月18日晚,高女士夫妇来到海底捞方庄店吃饭,“我身体不好,近期还打算要孩子,所以对烟味特别敏感。”当时高女士后面有一桌顾客在吸烟,一开始,高女士请服务员前去劝阻。但她连找两次,服务员都没有积极响应。无奈之下,高女士走到吸烟顾客的餐桌旁进行劝阻。结果,双方由口角引发了肢体冲突,高女士的脸上被挠出了血,嘴角也留下瘀青。最终,高女士报警,双方在派出所达成了和解。

        但让高女士始终不满的是,《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实施4年多了,但在一些餐厅等公共场所依然有吸烟的现象,“难道遇到这种情况餐厅工作人员不应该制止吗?”记者搜索发现,这已经不是海底捞火锅方庄店第一次被顾客投诉对吸烟行为不闻不问了。店内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称,餐厅虽是无烟餐厅,但对于一些不听劝阻的顾客,他们也不好将客人请出餐厅,也无权采取其他强制行为,只能做下记录,然后给旁边受影响的顾客一些弥补。这位员工表示,也有些顾客会避开他们偷偷吸烟。

        上周,丰台区一家餐馆也因为劝阻吸烟不作为上了热搜。当时,餐馆里4位男士在就餐时吸烟,而桌旁的墙壁上就贴着醒目的禁烟标语。一名带着孩子的就餐者出面劝阻,结果吸烟者不仅不听劝还出言不逊,劝阻者家人还因为担心被“揍”向吸烟者道歉。事后,就餐者发微博“哭着举报”了这场争执,引发了网友近4000条关于公共场所禁烟话题的讨论。而这家被举报的餐馆,可能面临数万元的罚款。店内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具体的处罚金额现在还没出来,我们3个当时在场的服务员都要赔钱的,可能几个月都白干了”。

        这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以往遇到吸烟的人都会上前劝阻,大部分人也愿意配合,发生这样的争执举报还是头一次遇到。记者从下午6点至晚上8点半在店内就餐期间,十几张桌子上没再发现有人抽烟。“现在顾客一进门我们就会跟他说好禁止抽烟,如果不听的,我们干脆就不接待。”再提起店内吸烟的事,多名工作人员都有些生气。

        禁烟标识成虚设 母婴室旁吞云吐雾

        自去年年初起,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就陆续接到多名家长投诉,称在永旺梦乐城河北燕郊儿童主题商场里,多处母婴室、儿童活动室等与吸烟室相邻,几十处母婴室、儿童活动室、洗手间等指示标识和吸烟室指示标识放在一起。

        “我们在起诉前曾去现场查看过五六次,吸烟室紧挨着母婴室。家长带孩子去洗手间或母婴室时,必须要经过吸烟室。”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公益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李恩泽告诉记者,在现场蹲守的10分钟里,陆续有几十人进去吸烟,也有几十个孩子从吸烟室门口路过。“甚至有的人不进吸烟室,而是站在敞开的门口吸烟,也无人制止。即使商场里贴有‘此处属于禁止吸烟场所’的告知书,仍然有不少人在周围吞云吐雾。”

        10月22日,河北省高级法院对永旺梦乐城提出管辖异议的上诉作出终审裁定,认定河北省高级法院对于“绿发会”起诉“永旺梦乐城”一案管辖并无不当。这一案件终于结束了长达5个多月的立案过程,正式进入实质审理阶段。就此该案也成为全国范围内“室内公共场所(控烟)环境公益诉讼第一案”。

        通过公益诉讼商场才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今年5月被起诉后,涉案商场已经关闭了全部13间吸烟室。“不光是被起诉的这一家商场,其他地区的永旺梦乐城凡是设有吸烟室的,现在都已经关闭了。”永旺梦乐城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制止吸烟 经营者是第一责任人

        北京市控烟协会会长张建枢表示,餐厅经营者在制止顾客吸烟行为上是第一责任人。“如果遇到顾客投诉有人吸烟,餐厅要在第一时间进行劝阻。”在实际情况中,顾客举报餐厅里有人吸烟后,执法人员往往无法第一时间到场处理。但投诉记录在案后,卫生监督部门的执法人员会去调查情况。如果调查显示员工没有劝阻吸烟顾客,餐馆将面临相应的处罚,抽烟的顾客也会根据录像证据进行查处。

        根据2015年出台的《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如果餐厅服务员发现顾客吸烟但并未劝阻,餐厅将面临5000元至10000元的罚款。“即使餐馆里除了吸烟者之外一个顾客都没有,餐馆也应当履行条例中所规定的制止吸烟职责。”李恩泽解释说,“公众发现有人在公共场所吸烟,也可以拨打北京市统一举报电话12345进行举报”。

        记者近日随机走访时发现,部分餐馆里有戴着红袖标的工作人员对吸烟行为进行劝阻,但也有餐馆的服务员只是简单提示后就不再过问了。包间的情况更糟糕,“我们会提示,但毕竟也没有影响到其他顾客。”不少工作人员表示,对于包间的吸烟现象并不会大力劝阻,甚至一些食客也觉得包间里有人吸烟“不关自己的事”。

        而对于餐馆大堂吸烟的行为,工作人员反对态度都比较鲜明。一家餐馆老板说,大部分顾客都能听从劝阻及时灭烟,或者到门口抽完烟再回来。不过,如果遇到顾客执意不听劝阻的情况,多数餐馆都会感到左右为难,“总不能把客人撵出去吧”,一家餐馆老板告诉记者,“只要别的顾客能接受,我们也只能由他去了”。

        一家购物中心的负责人也表示,发现有人吸烟会上前提醒,但如果对方执意不听劝告,“也不至于真的就去报警”,大多数工作人员觉得这样显得有些小题大做。

        在现实执法过程中,接到举报后在执法现场“扑个空”的情况也确实存在。根据微博上一名网友分享的自己曾经打吸烟举报电话的经历,执法人员赶到现场时吸烟者已经撤离。当网友表示能提供现场照片时,执法人员却重复“现场没有见到吸烟者”,对照片证据并不认可。

        专家呼吁 主管部门要加强执法力度

        根据2017年卫生部发布的《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公共场所禁止吸烟,餐馆也包括在内。但细则中对于餐馆不禁烟也没有规定明确的法律责任。“出台一个好的法规非常有必要,但更重要的是好法规能得到强有力的执行。”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副会长廖文科认为,执法困难正是造成室内吸烟屡禁不止的首要原因。

        同时,部分单位对于执法检查抱有侥幸心理,“晚餐时段出现吸烟的情况比白天更多一些”,李恩泽建议相关部门可以在晚上饭点儿的时候“错峰执法”,同时他“希望国家可以尽快推进室内公共场所、公共交通工具全面禁止吸烟”。

        对于绿发会诉永旺梦乐城这场环境公益诉讼案件,中国控制吸烟协会的有关人员也表示:“如果能以这个案件为切入点把室内环境也明确列入《环境保护法》中,以后就不光是室内公共场所了,包括室内其他场所在内的、凡是涉及污染问题或其他环境破坏问题的,我们都可以用环境公益诉讼或者环境诉讼的方式推进解决。” 本报记者 杨天悦 李环宇 高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