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正仓院里的唐代珍宝

        ▌谢 田

        近日,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特别展“正仓院的世界——皇室守护传承的美”(展期为10月14日到11月24日)。

        这次特展分上下两期,前期展示为10月14日至11月4日,两期展出了大量日本皇室自八世纪中期以来传承下来的宝物,其中很多来自于唐代中国。比如,唐代最杰出的艺术品螺钿紫檀五弦琵琶,就是这次的展品之一,五弦琵琶在中国很早就已失传,因此,这件文物是正仓院的代表文物,也是古代音乐史上的活化石。另外,展览还展出了中国极为少见的唐镜以及唐代沉香,不啻一场视觉盛宴。

        正仓院有数百件唐代“孤品”

        正仓院位于日本奈良市东大寺大佛殿西北,是八世纪中叶建造的一座仓库。从外观看,正仓院是一座朴素无华但尺寸巨大的木仓,这个仓库坐西朝东,正面宽33.1米,进深9.3米,总高14米,仓库下方是架空的,仓库底部离地高2.7米,下面是40根直径60厘米的柱子撑着。如此巨大的仓库,被分隔为北、中、南三个仓库,中间互不相通。南北的仓库都用三角形的巨木垒成墙壁,中央的仓库是用木板做的墙壁。每个仓库里面都是两层,平时摆着很多柜子。由于正仓院尺寸巨大且年代高古,1997年成为日本国宝建筑,1998年随东大寺一起被联合国指定为世界遗产。

        真正让正仓院名扬四海的,是其中收藏的古代珍宝。正仓院三仓共收藏文物九千余件,其中有数百件从中国唐朝漂洋过海来到日本的艺术珍品,由于年代久远,其中大部分都是世上仅存的孤品。而且当时日本全力向中国唐朝学习,即便是日本本土的制品,也带有浓郁的唐风,可以不夸张地说,正仓院就是一座唐代的艺术宝库。古典文学研究家傅芸子先生曾于上世纪三十年代赴日讲学,他在考察了正仓院后,写下了《正仓院考古记》一书,书中说:“吾尝谓苟能置身正仓院一观所藏各物,不啻身在盛唐之世!”

        从全世界范围来看,距今一千两百年以上的文物基本上来自于地下出土,其中无机物,如石器、金属器等,占绝大多数。有机物由于材质稳定性差,在地下很难保存,在地面上又会遭到来自人类的扰动和破坏,所以年代越久保存越少。正仓院是地面留存,极少被扰动,而且未经兵火,像时间胶囊一样保留下大量珍贵的有机文物,堪称奇迹。

        这些珍贵的宝物,为什么会收藏在正仓院里呢?这要从公元八世纪中期日本的圣武天皇和光明皇后说起。在圣武天皇的时代,唐朝正值全盛,日本全力输入盛唐文化,其间有过两次特大规模的遣唐使,一次是733年到734年,另一次是752年到754年,鉴真东渡(753)正是在那个时候。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的皇宫里不知道有多少来自盛唐的宝物。756年5月2日,圣武天皇驾崩,在其“七七”忌日的6月21日,圣武天皇的妻子光明皇后(因圣武天皇去世时是太上天皇,光明皇后时称光明皇太后)将先帝的遗物捐献给了奈良东大寺。圣武天皇和光明皇太后都是佛教徒,捐献宝物对于佛教徒而言是有价值的,按照佛教的说法叫“喜舍”——欢喜地舍弃,也就是把自己拥有的东西捐献给佛、供养给佛,降低对物质的执着,从而减少自己的烦恼,这是佛教的一种修行方法。

        在捐献宝物的时候,光明皇太后写了一个《国家珍宝帐》,也叫《东大寺献物帐》,这个帐在本次特展上展出了(展期为10月14日至11月4日)。《国家珍宝帐》长达14.74米,是由18张唐代的白麻纸拼接而成的,上面记载了捐献宝物的原因和宝物具体的名称及数量,为了防止篡改,上面整整齐齐地盖满了“天皇御玺”的大印,一共有489个印,看起来十分壮观。《国家珍宝帐》上记载的宝物有袈裟、宝镜、刀剑、屏风、家具、文书等等,种类繁多,一共有六百多件。有些宝物,如王羲之书法等,在当时就已经是珍贵的古董了。在记载完了宝物之后,光明皇太后写道:“右件皆是先帝玩弄之珍,内司供拟之物,追感畴昔,触目崩摧。谨以奉献卢舍那佛,伏愿用此善目,奉资冥助,早游十圣,普济三途,然后鸣銮花藏之宫,驻跸涅槃之岸。”意思是这些宝物都是遗物,让人看着就忍不住难过,希望通过给佛的捐献,让先帝早日前往卢舍那佛的花藏世界,达到涅槃的彼岸。

        光明皇太后很喜欢“喜舍”,自756年到758年,她一共给东大寺正仓院捐献了五次宝物,留下了五件帐单,《国家珍宝帐》是其中最重要的。这些皇家宝物都存放在正仓院的北仓,所以北仓从一开始就是皇室直属的“敕封仓”,没有天皇敕令不得开启。后来正仓院的中仓和南仓也变成了皇室的敕封仓,一般人不得开启,这种保存制度对正仓院在上千年中的维护起了很大作用。二战以后,正仓院宝物由皇室直属变成了国有财产,但是天皇敕封的制度一直维持了下来,每年秋天要由宫中派来敕使开封,检点宝物,还会挑出五六十件文物来举办展览,过两个月后再封仓。

        唐镜背后刻有五岳

        日本皇室的献宝也并非仅限于东大寺,当时的孝谦天皇在光明皇太后的影响下,也积极响应,下令将圣武天皇的遗物分别进献给东大寺等十八座寺院。这次特展展出了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的《法隆寺献物帐》,它书写于756年7月8日,比《国家珍宝帐》晚十几天。《法隆寺献物帐》长70.6厘米,是日本国宝,上面记录了五件供奉宝物,盖了十八颗“天皇玉玺”的大印。这次《国家珍宝帐》和《法隆寺献物帐》一起展出,也是历史上的第一次。正仓院宝物每次展出的数量都不会很多,这次特展分上下两期,需要大量展品,所以法隆寺收藏的八世纪皇室献纳相关文物,也一起展出,让人们可以更加完整地看到当时的文化风景。

        《国家珍宝帐》上的宝物,很多都留到了今天,但是由于记录上不会提到宝物的产地,所以有哪些是唐朝的作品,往往是一件难以说清的事。最容易判断的是镜子。圣武天皇去世后留下有20面铜镜,推测全是从唐朝带回日本的。这些宝镜用含锡很高(24.6%)的白铜制造,略含砷、银等元素,是唐代白铜的标准配比,所用的技术及材料更非当时日本所能及,所以应该是唐镜无疑。本次展出的正仓院平螺钿背圆镜就是唐代之物,它直径27.3厘米,镜背是精致的螺钿。螺指的是夜光贝,钿是装饰,螺钿就是用夜光贝打磨成片,施加线刻花纹,再拼出唐花样式。唐花的芯部用了缅甸琥珀装饰,下面涂红绿色。花纹周边用黑色树脂粘上各种颜色的绿松石,整个镜背有极强的繁花锦簇的感觉。这种华丽的螺钿镜,中国境内考古从未发现过,而正仓院有好几面,这件还是品相较差的一面,因为在镰仓时期它曾经被盗过,被盗贼砸成几片后重新拼接而成。

        这次特展上最好的唐镜,其实还不是正仓院的螺钿镜,而是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的海矶镜。这个大镜宽46.7厘米,尺寸之大令人惊叹。这个镜子是747年2月光明皇后献给法隆寺的,镜子背面图案看起来像是海中有四座高山,所以叫海矶镜。现在通过研究发现,镜子上的水波纹样并不是大海,而是中国的四条河流“四渎”,而四座仙山和中间的镜钮,则是中国的五岳。(下转3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