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水滴筹”发起人被判全额退款

        今天上午,全国首例因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引发的纠纷在北京朝阳法院一审宣判。法院认定筹款发起人莫先生隐瞒名下财产和其他社会救助,违反约定用途将筹集款项挪作他用,构成违约,一审判令莫先生全额返还筹款15.3万余元并支付相应利息。法院同时向民政部、北京水滴互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滴筹公司)发出司法建议,督促其切实加强对爱心筹款资金使用的监督和管理。

        法院查明

        筹款人隐瞒财产和其他社会救助

        因儿子出生后身患威斯科特-奥尔德里奇综合症,2018年4月15日,莫先生在水滴筹平台为儿子发起筹款目标为40万元的个人大病筹款,最终筹得15.3万余元。2018年7月23日,莫先生的儿子因病不治身亡。因接到莫先生妻子的举报,水滴筹公司后向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莫先生全额返还所筹善款,并支付相应利息。

        法院审理查明,为给儿子治病,莫先生总计产生医疗费35.5万余元,其中医保报销后个人支付部分为17.7万余元。通过水滴筹筹款前,莫先生已通过其他社会救助渠道获得6万元救助,水滴筹筹款后又获得当地民政部门救助款2.8万余元。莫先生的儿子病逝后,在医院账户内的3万元救助款结余被相关救助机构收回。也就是说,莫先生通过其他社会救助渠道实际获得的救助款为5.8万元。

        法院还查明,莫先生在通过网络申请救助时隐瞒了名下车辆等财产信息,亦未提供妻子名下的财产信息。莫先生通过水滴筹发布的家庭财产情况与其申请其他社会救助时自行申报填写的内容、妻子的证言等也存在多处矛盾。

        尽管莫先生辩解称,水滴筹筹集的善款被用来偿还儿子治疗所欠下的债务,但是他与平台、捐赠人约定的筹款用途明确为儿子的“后续医疗费”。庭审中,莫先生承认违背了约定。

        法院判决

        全额返还筹款并退还赠与人

        朝阳法院审理认为,莫先生隐瞒家庭财产信息、社会救助情况构成一般事实失实,违反约定用途使用筹集款的行为属于将筹集款挪作他用,上述行为构成违约。根据《水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在发起人有虚假、伪造和隐瞒行为、求助人获得资助款后放弃治疗或存在挪用、盗用、骗用等行为时,水滴筹平台有权要求发起人返还筹集款项。

        法院同时指出,尽管水滴筹公司没有尽到严格形式审查义务,未妥善履行严格监督义务,存在审查瑕疵,但该审查瑕疵不能成为莫先生减免违约责任、拒绝支付利息的合理抗辩和合法依据。最终,朝阳法院一审判令莫先生全额返还水滴筹公司全部善款15.3万余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关于返还后的善款,法院在判决中指出,水滴筹公司应根据《用户协议》、《水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比例原则,公开、及时、准确地返还赠与人,除非原赠与人明确同意转赠他人。 

        今日上午的宣判,身处外地的被告莫先生通过远程视频的方式参与了庭审。

        追 问

        如何防止“骗捐”?

        法院已向民政部和水滴互保发建议书

        宣判后,朝阳法院召开新闻通报会,通报了案件审理中发现的当下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行业存在的问题。

        朝阳法院望京法庭庭长王敏指出,尽管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已经蓬勃发展,但相关的法律规范尚处于空白,网络平台、发起人、筹款人、捐赠人的权利义务、责任承担均无明确规定,求助人信息披露范围不清、标准不明、责任不实,筹集款项的流向和使用不公开、不透明、不规范。这些都给相关行业健康发展带来诸多问题和隐患,一些诈捐、骗捐事件甚至可能引发信用危机,直接冲击现有救助体系。

        对此,她建议尽快完善立法、加强行业自律;构建募集资金第三方托管机制,实现网络平台自有资金与募集资金的分账管理、定期公示;建立网络平台与医疗机构的资金双向流转机制,实现筹集款扣划至医疗机构直接用于结算,从而改变目前筹款人直接提现的方式,切实加强爱心筹款的监督管理和使用,降低资金风险。

        上午,朝阳法院就上述问题分别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和北京水滴互保科技有限公司发出司法建议书,建议民政部协调推进个人大病求助行为的立法工作,建立健全部门规章;水滴筹平台加大资源投入,健全审核机制,配备与求助规模相适应的审核和监督力量等。  

        本报记者 张蕾

  • 热心市民提供线索频立功

        本报讯(记者安然)自上月中旬启动全市针对涉牌、酒驾违法的“两打击一整治”行动以来,在20天的时间里,市交管局共查获酒驾违法行为1773起,伪造、变造、挪用机动车号牌等涉牌违法行为719起。值得一提的是,不少涉牌违法行为的线索是依靠热心市民举报而来。

        11月3日中午,市民孟先生在丰台丰科路上发现一辆停在路边的奔驰S500轿车,恰好对奔驰轿车比较熟悉的孟先生发现,这辆车是辆美规车,但牌子看上去有点怪。他拍了张照片,给北京市交管局官方微博发了私信。接到举报的交管局涉车案件侦查专业队副队长程烨此时恰在几公里外巡逻,看了照片后立即确认该车牌是伪造的。程烨一边与孟先生联系,一边调转车头,直奔这辆奔驰S500的停车位置。经查,这辆豪车不仅使用假牌,车架号也被更改,程烨从后备厢里又搜出一副假牌,驾驶员崔某的驾驶证已被吊销,查询记录显示,此人之前就曾因使用假牌假证被拘留过。目前,车辆、人员均被扣留,如果车主无法提供合法手续,该车将不予发还。

        10月16日晚,一位石景山八角北路特钢社区的居民向警方举报,小区里一辆河北牌照的白色本田SUV车,经常会更换一副京P号牌。交警联系了这位居民,审看照片后,确认此时它正挂着假牌,石景山交通支队北辛安大队立刻出警赶往现场,通过核查,快速找到了居住在该小区的车主。车主承认,他这么干就是为了躲避针对外埠车辆的限行措施。因使用假牌,该车已被警方扣留。

        涉车案件侦查专业队队长蒋德欣说,现在每天都能收到来自市民的大量线索,这些线索都会得到警方的重视,通过民警人工审核、系统查询,能快速甄别出有价值的信息。

  • 套牌路虎交管局外落网

        本报讯(记者安然)昨天早晨,西直门内大街的交通队事故车停车场里,市民萧先生见到了这辆套用他的车牌、多次违法被拍的白色路虎越野车。据办案交警介绍,这辆套牌车的落网地点,就在不远处的官园桥南二环主路上。“司机刚从西直门上二环就被我们发现了,值班员一看位置,嘿,从我们局里冲出去拦截最方便。”

        并排停着的两辆白色路虎都挂着同样的京Q牌照,虽然同是白色,且车灯的样式一样,但前脸的进气栅差别较大,侧面的装饰条、车尾的保险杠都有较为明显的差别。

        车主萧先生说,他的车曾于去年7月被盗,时隔不久,北京刑警就把车找回来了,原车发还。虽说没别的损失,但是车牌不见了。但是前段时间,他屡屡收到交通违法通知,说他的车在成都等地出现交通违法行为,被电子眼拍摄下来。他马上意识到,肯定是被套牌了。

        “我去交管局报案,当时民警说,务必开着我自己那辆车,录入信息的时候,民警把车子从头到尾拍了一个遍,特别注意车身上的细节。”萧先生说,本来曾担心会不会报案后,走到哪儿都被民警拦下来查一查,但自从报案至今,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交管局涉车队民警王喆介绍说,警方有一套先进的大数据系统,能够及时甄别发现套牌车辆,协助民警执法办案。上周五早高峰期间,系统突然报警,显示这辆车刚开到西直门桥,此时涉车队最近的警力就是在交管局办公楼里值班的两名队长,于是俩队长快速开着警车,冲出交管局东门,沿着二环主路向南,走出没多远,就发现了套牌路虎,当即将它拦到路边。这辆车的司机因使用假牌,被处以罚款5000元、驾照记12分、外加15天行政拘留。 警方供图

  • 北京消防联合市商务、邮政、市场监督部门集中约谈外卖快递企业

        为进一步加强电动自行车消防安全管理工作,督促外卖快递企业进一步落实安全主体责任和防范措施。10月25日上午,北京市消防救援总队会同市商务、邮政、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对全市外卖、快递企业就员工电动自行车和租住房屋消防安全管理工作进行警示约谈。

        会议分析了近年来快递外卖行业电动自行车火灾形势,指出了当前快递外卖行业存在的电动自行车违规停放充电和员工违规群住的问题。市快递协会、自行车电动车协会分别就快递、外卖企业加强电动车消防安全管理行业自律进行了提示。市市场监管局、市邮政管理局、市商务局分别就蓄电池充电、充电桩建设、企业经营管理、员工安全培训等方面以及下一步工作进行了强调和部署。

        市消防救援总队从法律法规着手,详细介绍了外卖、快递企业关于安全工作的法律职责任务,以及违法所承担的法律责任,从安全管理制度落实、员工岗前安全培训、隐患自查自纠等方面提出了工作要求,并要求快递、外卖企业就消防安全工作向社会公开做出承诺。

        会议强调,一是紧盯风险隐患提升消防安全水平。各企业要紧盯员工流动大、安全意识淡薄,电动自行车产品不过关、违规停放充电,经营站点、库房、员工宿舍违规用火用电用气,电气线路私搭乱接,未穿管保护等四个方面突出隐患,进一步健全完善隐患排查和消防安全管理责任制度。二是严格落实各方消防安全管理责任。各企业要进一步明确细化领导层、管理层和员工的“三方责任”,坚决落实岗前培训、安全巡查、隐患自查等安全责任。三是有效防范化解当前火灾风险隐患。各企业要紧盯当前气温下降,“双十一”购物高峰等季节特点带来的电动自行车防寒防盗、进楼入户增多、电热设备大量使用、货物堆积等风险隐患,有效预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