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候鸟“大部队”提前半月到京

        距离首批候鸟进京已有两周,这段时间里,候鸟种群陆续抵京“加油补给”。根据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监测,从昨天下午开始,官厅水库及附近水域迎来了冬候鸟进京的高峰期,仅三四个小时的时间里,超过6000只候鸟成群结队地出现在京冀交界处。翻越海坨峰后,它们飞越八达岭长城,降落在官厅水库周边的滩涂中。和“先锋部队”提前到京一样,冬候鸟进京高峰的时间也比往年提前了至少半个月。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理事、黑豹野保站站长李理介绍说,冬候鸟是指冬季要迁徙至南方越冬的候鸟,每年10月至12月,它们会集中飞越北京上空。待来年三四月份,春暖花开时,这些候鸟会北上飞往繁殖地。在经停北京期间,它们会选择停留在官厅水库、密云水库等地的滩涂湿地中。

        冬候鸟最典型的种群是大天鹅、灰鹤和雁鸭类。昨天降落在官厅水库附近的6000多只候鸟中,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灰鹤的数量超过了半数。灰鹤种群集结成一支庞大的迁徙队伍,呈“人”字形进入北京。昨天的天气不错,没有刮大风,从灰鹤们的鸣叫声和飞行姿态来判断,它们也显得非常愉悦,而且,种群的整体状况良好。

        “除了灰鹤外,昨天的‘集团军’中还有2000多只豆雁和赤麻鸭。最受市民喜爱的天鹅种群也大量出现。通常我们把生活在长江以南的小天鹅、雁鸭类等种群的大规模出现,定义为高峰期的到来。”李理说,根据黑豹野保站与各地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联动消息,冬候鸟的“先锋部队”从北京离开后,按照迁徙路线,已各自抵达它们的越冬地。比如,灰鹤种群最远的已经到达鄱阳湖;大天鹅种群一部分已到达山西三门峡水库,还有很多也已到达山东荣成。

        候鸟过京期间,野保站的工作人员们也监测到了很多有意思的现象。前一段时间,北京刮了几场大风,仅城区内的风力就达到了六七级,在没有高楼大厦阻挡的水库周边旷野里,风力更甚。工作人员说,10月28日当天,他们监测到3只大天鹅宝宝和他们的父母在迁徙过程中失散了。被发现时,这3只大天鹅宝宝正“混迹”在一个小天鹅的家庭中。

        “天鹅种群迁徙的时候都是以家庭为单位,通常不会混群,天鹅与天鹅家庭之间,因为争夺领地,家长之间还常会有打斗,所以,当我们发现小天鹅家庭里出现了3只大天鹅宝宝时,所有的工作人员也都感到非常意外。”

        李理说,小天鹅家庭降落地面的时候,小天鹅爸妈很快就发现了异常,它们还专门游过去查看了一下。一开始,它们并不接受这3只大天鹅宝宝,但是,当发现它们的两只小天鹅宝宝和这3只大天鹅宝宝愉快地玩耍到了一起,尤其是两只宝宝对3个“小伙伴”紧追不舍,于是,小天鹅父母没有再驱赶3个宝宝,安然接受了现状。由此,也能看出自然界中的和谐和善意。

        预计12月中旬,冬候鸟迁徙将接近尾声。黑豹野保站再次提示广大市民,候鸟迁徙高峰期,除了官厅水库、密云水库,市区内的一些公园、水域,也将迎来成群的候鸟。市民们要文明观鸟、拍鸟,让迁徙候鸟在北京中转的过程中,享受一片安宁。

        本报记者 刘琳    

        (黑豹野保站提供照片)   

  • 这么玩“盖楼”游戏也太拼了

        “双11”即将到来,各大电商都开展各种活动增加关注度。淘宝用20亿元推出的“盖楼大挑战,获胜赢红包”活动,因为提升了游戏难度,这几天在微信、微博中,到处可见互助盖楼信息,甚至还有人在网上通过“卖楼”的方式挣钱。

        拼红包游戏里盖大楼

        淘宝在首页上推出的这项活动,允许最多五位好友组成一支队伍参与盖楼挑战,最后按照高楼的高矮和等级来衡量胜负,高楼的等级可以通过队员拉人助力等方式提升。每天9时,系统会根据参赛队红包的额度,随机匹配同档位的对手自动开启盖楼挑战;每晚10时系统结算,获胜队伍将获得对应场次的红包奖池。

        “快帮我盖楼,你也能获得喵币升级喵铺哦。”这几天上班时,张先生的微信里总会“蹦”出这样的信息,有时一上午能收到十几条,其中不乏连过年都不会发一句祝福的“僵尸好友”。面对微信“轰炸”。

        因为每场比赛都要先扣除入场费,输了的一方入场费就拿不回来了,这让正在读研的小周陷入了两难境地:“场场都要想尽一切办法拉人助力,熟络些的人都联系得差不多了,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可毕竟是团队活动,只能每天厚着脸皮在朋友圈拉人助力。”

        花钱买楼游戏变味儿

        “本来就是个自娱自乐的游戏,玩着玩着就变味儿了。”不少参与者在盖了几天楼后,都发出了这样的感叹。“盖楼这么难,不如卖楼来钱快,100级打包3元,可以为6个队伍助力,一天就可以获得18元。”,在“盖楼”的过程中,不少人发现了“商机”。

        “诚信卖楼,全天不涨价!”最近几天,在微博、微信、闲鱼上,搜索“淘宝盖楼”、“盖楼”等关键词,可以看到很多“卖楼”信息。卖家明码标价,一层“楼”的价格大约是3至4分钱,可打包购买,也可以购买“散楼”。

        昨晚,卢女士花了200多元“买楼”,就为了赢得111元红包,像卢女士一样花钱“买楼”的参与者不在少数。

        通过购买好友助力的方式是否符合淘宝平台的规定呢?淘宝平台客服表示:“买楼助力或非正常手段获取助力行为,平台会对相关账号进行处理。”

        专家说法:应树立“消费者友好型”理念

        在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看来,这类活动实际上是为提高人气度、用户黏度和平台商业价值的营销策略。其实,这类活动最大的受益者是平台,消费者参与其中后便“欲罢不能”,这会侵害消费者的选择权。

        电商平台应树立“消费者友好型”理念,学会换位思考,“平台可以简化操作流程,程序更加透明,尊重消费者的自由选择,既维护平台的利益,也保护消费者的权益,实现电商平台与消费者之间的多赢共享、包容普惠、诚实信用和公平公正,这样的平台才能真正受到消费者尊重。”刘俊海说。实习记者师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