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北京打掉122个违法犯罪团伙

        本报讯(记者孙莹)上午,北京市公安局通报,自今年6月1日启动扫黑除恶5号行动以来,北京警方持续高压严打涉黑涉恶违法犯罪。截至行动结束,共打掉违法犯罪团伙122个,刑事拘留1029人,核破案件328起。

        市公安局通过“两级督办,三级核查”等措施,确保相关线索能够按期核查反馈,推动问题及时化解。其间,朝阳分局依托市局扫黑办下发线索,组织成立专班,通过开展细致查证,一举打掉以任某某为首的诈骗团伙,刑事拘留30余人。昌平分局统筹刑侦、法制专业力量,成功打掉在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内以包某某为首的强迫交易团伙,刑事拘留20余人。

        市公安局还围绕“套路贷”等新型犯罪团伙,加强与金融、工商、税务等部门联勤联动,创新打击模式。5号行动期间,先后打掉“套路贷”团伙27个,刑事拘留160余人,核破案件30余起。西城分局先后打掉以曹某某、王某某、贺某为首的3个“套路贷”犯罪团伙,刑事拘留13人。大兴分局组织属地派出所通过开展全面摸排梳理,成功打掉以朱某、李某某为首的“套路贷”团伙2个,刑事拘留26人。

        与此同时,市公安局紧盯影响群众安全感、满意度的秩序类违法犯罪和社会治安乱点、乱象,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与社会治安秩序整治同步推进,先后打掉“黑中介”“黑作坊”“黑窝点”等违法犯罪团伙40余个,刑事拘留770余人,核破案件190余起,行政拘留1400余人。丰台分局充分整合部门资源力量,打掉以向某为首的“黑中介”团伙,刑事拘留30人,破案50余起。石景山分局强化涉黄涉赌违法犯罪专项打击,连续捣毁涉黄涉赌“黑窝点”6处,行政拘留40余人。

        10月21日,北京市公安局召开第四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部署启动了为期100天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6号行动,通过开展线索清零、黑恶积案清零、收网追逃、打整秩序乱象和严打“套路贷”等五大会战,掀起新一轮破案攻坚高潮,持续净化首都社会治安环境。

  • 王思聪目前还不是“老赖”

        本报讯(记者孙莹)近日,王思聪上失信“黑名单”的说法很热。执行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回应称,暂未对王思聪本人采取限制高消费以及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强制措施。也就是说,王思聪还不是失信被执行人。被执行人和失信被执行人到底有什么区别?记者就此采访了专业律师。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资料显示,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立案时间为2019年11月4日,执行标的为1.51亿余元。

        北京星竹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斌律师告诉记者,被执行人和失信被执行人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被执行人,通俗点说,就是被法院判了赔钱的当事人,却没有在规定时间内主动履行义务,经对方当事人申请而被法院强制执行赔偿。而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大众口中的“老赖”,是自己本身有履行能力,但故意无理由不履行法律文书生效中判决应履行的义务。简言之,就是有钱赔而偏不赔的。

        王斌律师说,从公开资料及执行法院的回应来看,王思聪还只是被法院强制执行,没到“老赖”的程度。被列为被执行人后,法院还会给予被执行人一段履行判决义务的时间,同时,也会向被执行人通知不履行的法律后果和不利条件等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规定,被执行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依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

        (一)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

        (二)以伪造证据、暴力、威胁等方法妨碍、抗拒执行的;

        (三)以虚假诉讼、虚假仲裁或者以隐匿、转移财产等方法规避执行的;

        (四)违反财产报告制度的;

        (五)违反限制消费令的;

        (六)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的。

        王斌律师说,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是要符合上述相应条件的。而王思聪作为被执行人,只要积极配合北京二中院的执行工作,主动履行法院要求其履行的义务,就不会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当然,如果出现前述法条中的情形,真的成了“老赖”,其名单也会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公示。后果就是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如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购买不动产等。这是法院针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敦促履行及惩戒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