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不办卡有不办卡的活法

        “男女剪发一律10元、现金或者扫码购票、依票号排队理发。”简明扼要的服务规则,清楚地写在马家堡西路“十分有型快剪”门前。晚上6点,等待快剪服务的顾客已经排起了队,目测有五六人。

        针对近年来频繁出现的预付卡消费机构跑路事件,10月24日,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修订了《北京市预付式消费类服务合同行为指引(试行)》,并公开征求意见。

        在北京的服务业市场,也已出现反预付卡套路的商家。他们无论是美发、美甲还是健身房,都强调自己不卖卡、不办卡、不在消费过程中做推销。

        理发店

        价格便宜服务少

        极简配置主打快剪

        “十分有型快剪”面积不大,只有十几平方米,但是开在超市一楼入口处,位置醒目、标牌清晰。排队人群中,芳芳是唯一的女性,她是第一次来,“我就想修一下刘海,很简单,所以不想去理发馆,感觉10块钱挺值的,想试试。”

        和芳芳不同,老刘已经是这里的老客户了,他的头发并不太长,是朴素的“毛寸”,“水平啊?咳,10块钱,还能有什么高要求,简单打理打理就行了。”

        这里只有最简单的理发设备,没有水、不洗头,也没有任何烫染美发服务,就是快速利落地纯粹理发。大约每10分钟,理发师就能完成一次理发。理完走人,紧接着下一位。

        在建国路边,也有一家快剪理发店“星客多”,一样把店址选在了客流量大的超市旁边。虽然也没有水、不洗头,但是提供比“十分有型快剪”稍微多样一些的服务。它使用微信小程序进行预约下单,一般一次理发需要20分钟,所以在理发店门前的显示屏上,清楚显示着每个理发师每20分钟的档期是否有空闲。

        理发师小董告诉记者,不办卡是这里的服务特色。女士剪刘海18元,剪发49.8元,美式Barber发型128元,在寸土寸金的CBD,也算是比较便宜的价格。“我自己是传统理发店出来的,以前店里都要推销办卡。现在这家店不办卡,理一次收一次钱,感觉简单一点。”

        美甲店

        同质竞争找差异

        “不办卡”成金字招牌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里真的不办卡、不办卡、不办卡。”刚做完美甲,小琳给漂亮的指甲拍了张照,并在发朋友圈时,配了一段文字,描述这次新鲜的美甲经历。

        小琳光顾的是一家不办卡、单次收费的美甲店,深藏在亦庄力宝广场9号楼。店面并不大,也没有任何指引和广告,装修完全是粉色系少女风。

        “我是在点评App上搜美甲店看到的,一眼就被他家的店名吸引了。”小琳表示,以前做美甲,最烦美甲师不停地在耳边叨叨。这家店把“不办卡”写在店名里,自己还是第一次见。

        店主马女士解释,把“不办卡”写在店名里,与自己的个人经历有关,“去年我也在附近酒店的美容院办过卡,办完没多久,那家店就跑路了。我站在消费者角度,也怕买完卡还没消费,店就没了。”

        这家“不办卡”美甲店开业一年多,已经成为点评App中大兴区美睫美甲热门榜单第一,马女士坦言,很多顾客都像小琳一样,冲着“不办卡”三个字来的。

        不办卡,马女士并没有提高服务价格——对比周边美甲店,相似规模的店面消费水平也相当。

        “别看亦庄林肯公园到力宝广场这一小块地方,美甲店就有四五十家,大家拼的就是差异化服务和质量。”马女士表示,对于经营者来说,不办卡的经营理念有利有弊。“好的地方就是不让我产生懈怠心理。我以前开的店也卖卡,一天卖个几千块钱卡,马上自己就懈怠了,感觉钱已经到手。现在,做一次美甲挣一次钱,一直刺激着自己,感觉挺好。不好的地方,就是顾客可能冲动消费,消费完了就换另一家,不那么稳定。”

        健身房

        半自助、全预约

        只能上课不能洗澡

        位于金地广场二层的“超级猩猩”健身房今夏刚开业,在入口处,最显眼的就是“不办年卡”四个大字。和传统健身房不同的是,这里没有任何推销人员,门前冷清得让人怀疑它是否开张。

        入口处,贴着详尽的“游戏规则”:在此健身需要先用微信预约课程,再凭密码进门,不然连健身房的门都进不去。一位在此工作的保洁大姐介绍,健身房内的工作人员,除了保洁就是教练,再无其他管理者。学员和教练都一样,是半自助式的,扫码进门上课,下课就走人。

        “不会有传统健身房很烦人的推荐办卡、私教等等,对于我这种不想被人打扰、安心锻炼的人来说很友好。”刚刚结束燃脂课的珊珊说,她就在附近工作,下班后来跳操,大约每周三次,“我以前也在这附近办过健身房的年卡,CBD这边不便宜,一年要七八千,而且健身房的课也贵,三四百一节。”

        “超级猩猩”的课程费,每节课从69元到159元不等。珊珊觉得,像她这种只是隔三差五上课的消费者来说,显然单次收费更灵活。

        不过,“超级猩猩”也不是全无缺点,课程费便宜的背后,是淋浴等配套的缺席,健身房的设置也不适合使用器械练力量的“撸铁”爱好者。

        坚持健身多年的小侯告诉记者,在“超级猩猩”出现之前,健身市场上已经有很多类似的工作室,学员按次买课,教练也是按次赚钱。与此同时,现在北京很多健身房的年费已经便宜到只有1000多元左右,大部分靠卖课在维持收支平衡。而对于喜欢力量训练的小侯来说,他对健身房的需求是器材充足、不限时间、可以淋浴,“我不上课,就是‘撸铁’,所以这种模式并不适合我。”

        支招

        应引入强制性

        预付卡保险

        “办卡或者不办卡,是不同的经营方向,给消费者更多选择,并没有到谁取代谁的地步。对消费者来说,可以根据自身的需求,选择适合自己的消费方式。” 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表示,10块钱快剪其实不是新鲜事物。很多街边小店、甚至路边摊,都提供类似服务。这类快剪的消费者,大多数是对发型要求不高的人群。

        至于健身房,也是类似的道理。赖阳介绍,传统健身房,场地、器材和人力的成本较高,要保持稳定,就需要稳定的客源,办卡是比较现实的选择。而不办卡健身房,减少服务项目、硬件设施、人力成本,就相对灵活一些。它们所面向的是不同的消费群体,对于那些不经常锻炼的人来说,觉得不办卡更合适。但如果是天天去,按次收费就贵了,自然是办卡更合适。

        鉴于浩沙健身这样的大型健身机构都曾突然闭店,赖阳对消费者不信任预付卡表示理解,他认为可以探讨一种强制性预付卡保险:“预付卡本身是合法的,而且也是国际流行的消费方式,不只是服务业,很多零售业(如超市)都销售预付卡。商家倒闭了,消费者遭遇理赔不畅,更多是因为消费者在资产清偿顺序中总是不靠前导致的。所以,可以考虑引入强制性预付卡保险,保险费率根据企业的诚信情况和经营指标评估,降低消费者的风险,也是保护合法经营的企业。”

        本报记者 孙毅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