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交响套曲《我的祖国》满满中国风

        11月4日晚,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几乎座无虚席,观众们一口气听完深圳交响乐团演绎的大型交响套曲《我的祖国》,掌声经久不息。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在深圳市委宣传部、深圳市文化广电体育旅游局的组织和协调下,深圳交响乐团委约作曲家张千一创作了《我的祖国》。今年4月至今,这部作品已经在深圳、澳门、兰州、西安、延安等地奏响,并在斯洛文尼亚、意大利、德国三个欧洲国家演出。

        捷克著名作曲家斯美塔那创作的《我的祖国》是古典音乐迷们耳熟能详的经典作品,至今仍响彻世界,温暖人心。深圳交响乐团上演的这部新作与斯美塔那名作同名,当晚来到国家大剧院的许多听众难免有这样的想法:珠玉在前,中国作曲家创作的《我的祖国》有何不同?而随着第一乐章奏响,大家的疑虑很快打消,被这部作品打动。《人民音乐》副主编张萌在音乐会结束后评价:“作品以鲜明的主题、磅礴的气势、浪漫的色彩、真挚的情怀,感染了现场听众。”

        交响套曲《我的祖国》由“光荣与梦想”“东方诗韵”“雪域抒怀”“春到边寨”“丝路音画”“大地之歌”“我的祖国”七个乐章构成,每个乐章意蕴相关又各自独立。在以交响乐队为演奏主体的同时,穿插了钢琴、巴扬、女高音与乐队的协奏形式,并融入少数民族音乐元素和经典歌曲旋律:第三乐章“雪域抒怀”里,有悠扬自在的日喀则民歌《在那草地上》和圣洁深情的藏北阿里日土酒歌;第四乐章“春到边寨”里出现的贵州黔东南苗族和云南西盟佤族原生态音乐,则展现了少数民族酣畅豪放的生命状态。作为整部作品点题乐章的第七乐章,作曲家把电影《上甘岭》主题歌《我的祖国》作为主题音乐材料,把对祖国的挚爱情绪推向高潮。

        从两年前接受深交委约开始创作《我的祖国》,张千一的思绪就始终难以平静,“在我的音符里,祖国是至高无上的主题,这是我非常想写的一部作品。”他形容,这是一首综合性的交响套曲,具有多民族性、多地域性的特点,“总结来说,一、七乐章庄严、宏大,二、六乐章温馨、浪漫,三、四、五乐章风情万种。”

        在这部作品诞生的过程中,深圳交响乐团倾注了巨大心血,从去年开始试排和试演,并不断向作曲家提出修改意见。深圳交响乐团音乐总监林大叶介绍,作曲家为《我的祖国》设计了器乐版和合唱版两个版本,以便于在更多场合上演这部作品。深圳交响乐团团长聂冰直言:“我们打造这部作品,是奔着留下一部精品去的,绝不是‘一次性的演出’。”

        11月5日,交响套曲《我的祖国》组织了专家研讨会。给指挥家张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我的祖国》中时而出现的中国民族音乐元素,“古典音乐中往往有民族音乐的传承,柴可夫斯基经常把俄罗斯民间音乐融入他的作品中,比如《弦乐小夜曲》,今天的创作也是一样的。”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向民说:“作曲家在技术上非常成熟,各种音乐元素之间的结合自然,层次非常丰富,这是其他很多主旋律作品所欠缺的。” 

        本报记者 徐颢哲 方非摄

  • 关峡:开封是我音乐创作的根

        四十年前,关峡带着一把小提琴离家远行,追寻心中的音乐之路;四十年后,再度回到家乡开封,关峡已经是名满全国的音乐家。日前,作为第37届菊花文化节的开幕演出,一场名为“新时代的荣光”的交响音乐会在开封市博物馆新馆上演,指挥家邵恩执棒中国音乐学院中国乐派交响乐团接连奏响了7部关峡谱写的作品。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数字化平台技术团队现场录制并向52个国家直播了这场音乐会。

        流行动听如《我爱我家》《激情燃烧的岁月》《士兵突击》等影视作品的配乐,恢弘大气如民族歌剧《木兰诗篇》、交响幻想曲《霸王别姬》,关峡谱写的音乐数不胜数。但一场演出毕竟只有两个多小时,在曲目的选择上,关峡花了许多心思。除了《木兰诗篇》集成曲和《霸王别姬》,剩下的5部作品也都是关峡最具代表性也最能吐露心声的作品。音乐会开篇曲《新时代的荣光》是中国文联和中国音协委约关峡创作的新作,嘹亮激昂,不久前刚刚在国家大剧院成功首演;《百鸟朝凤》则把家喻户晓的唢呐旋律融入了西方交响乐……音乐会的最后,关峡还请乐团为老乡们加演了一曲充满童趣的交响版《我是一条小青龙》。

        许多人好奇,关峡那好像永远不会枯竭的作曲灵感究竟从何而来。在他自己看来,“开封就是我音乐创作的根。”关峡的音乐生涯也开始于此。读初中时,学校每年都会组织大家到附近农村帮生产队收麦子。有一天,学校宣传队到村里慰问演出,小提琴独奏《庆丰收》让关峡听得如痴如醉,“我才发现,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好听的乐器”,关峡疯狂地迷上了小提琴。在那之后,一部关于罗马尼亚作曲家奇普里安·波隆贝斯库的电影更让他下定了决心。“我要当小提琴家和作曲家。”关峡暗暗告诉自己,“这辈子,一定要写出那么好听的音乐。”

        二夹弦剧团、开封地区豫剧团、周口越调剧团、漯河豫剧团、平顶山市文工团……高中毕业后,关峡跑遍了周边的各个地方剧团。会拉小提琴的他在剧团乐队里担任演奏员,也帮着编曲配器,深受河南民间音乐的影响。后来,在创作那部为中国歌剧敲开了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等国际顶级剧院大门的《木兰诗篇》时,关峡就曾前往开封采风,成曲中运用了大量河南音乐的元素。

        “我最不喜欢的一个说法,就是中国的传统音乐上不了大雅之堂。”多年来,关峡一直致力于用交响语汇介绍中国文化。这场音乐会上,交响版《百鸟朝凤》中,青年演奏家刘雯雯手持一管金光闪闪的唢呐站在舞台最前方,“呼唤”着交响乐团中的西洋乐器。当乐曲推进到高潮部分时,唢呐模仿百鸟和鸣,高亢激越,赢得一片喝彩。

        在谭盾的建议下,关峡在唢呐大师任同祥先生演奏版本的基础上创作了唢呐协奏曲《百鸟朝凤》,而谭盾也曾带着这部作品出国巡演。“我们的作品必须面向世界舞台”,关峡说,“音乐是没有国界的语言,民族音乐就是世界了解中国的一座桥梁。”本报记者 高倩 文并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