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人民警察接管北平过程中的反特传奇

拿到名单我再走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11月08日        版次: 40     作者:

    ▌魏人 张卫华

    外面的胡同里,几个特务从东侧跑了过来,其中一个拎着郑朝阳的另一只皮鞋,七嘴八舌地分析着:他这是爬墙的时候丢了一只,到这儿扔了另一只,肯定是朝东边去了。

    万林生也不理会众人,思索片刻,他指着另一个方向,命令道:“往西!”

    万林生掸了掸手,对身边的人说:“排查警察局今天晚上打出的所有电话和外出人员,局里还有共产党!”

    万林生看着旁边一脸茫然的小警察三儿,问道:“郑朝阳在北平有什么家人?”

    三儿哆嗦着,万林生厉声道:“说!”

    三儿又哆嗦了一下:“……有个哥。”

    胡同里,宗向方压低了帽檐缓缓骑着车。前面不远处就是警察局了,他在犹豫是不是回去。出于某种原因他不能离开警察局,但出了郑朝阳的事情,万鬼子肯定会在警察局搞大清洗,自己未必就能蒙混过关。自己冲动了,他有点儿后悔。毕竟,郑朝阳是个共产党。

    突然,有个人冲出来一把抓住车把——是刚才丢车的巡警。宗向方吓了一跳。只见巡警一脸坏笑:“宗爷,您抢我的车,是给共产党报信吧,别害怕,我……”巡警话还没说完,宗向方的右手一把掐住他的喉咙……

    宗向方知道,警察局自己是暂时回不去了。看形势国民党撑不了多久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躲起来,静观其变。

    西四八道湾胡同。这里是中共北平地下党总部机关所在地。

    郑朝阳赶到这里,穿着棉袄长衫,戴着围巾,礼帽压得很低,按照暗号轻轻敲了敲院门。罗勇四下打量一番,才开门让郑朝阳进来。

    罗勇,年纪将近五十岁,国字脸,皮肤黝黑,体格健壮,看上去饱经沧桑。他是有着二十年党龄的老地下党,也是郑朝阳的直接领导。

    郑朝阳十分焦急地说:“老罗,陈建叛变,我暴露了,你也得赶紧转移。”

    罗勇点头道:“机关刚刚接到消息了,你和我们一起走。”

    “我不能走。徐宗仁那边的工作一直是我单线联系,我走了,这条线就断了。”郑朝阳说。

    “可以派别的同志接替你。”罗勇道。

    郑朝阳摇头:“徐宗仁是个老狐狸,临时换人他会怀疑的,我得留下来。我们必须要拿到他手里潜伏人员的名单!”

    罗勇有些焦急地说:“这次组织被破坏得很严重,咱们的交通站已经瘫痪了。你在警察局潜伏这么多年,认识你的人太多,留下太危险。”

    郑朝阳回道:“这是我的地头,猫狗都和我有交情。而且我已经安排好了撤退路线,郝平川会来接应我,他是老游击了。”

    罗勇思索了片刻,说:“那好吧,你自己小心。拿到名单后立刻出城。”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