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一个女人独立生存的潜在力量

请离开我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11月08日        版次: 40     作者:

    ▌彼得·汉德克

    女人:“我突然有了个念头,”她为这个字眼又笑了起来,“你要离开我;你要留下我一个人。是的,就是这些:走吧,布鲁诺。让我一个人吧。”

    过了一会儿,布鲁诺不停点着头,抬起双臂问道:“是永远吗?”

    女人:“我不知道。只是你会离开我,留下我一个人。”他们沉默着。

    然后,布鲁诺微笑着说:“我先回饭店去喝杯热咖啡。今天下午我去取我的东西。”

    女人毫无恶意,而是关心地说:“头几天你可以搬到弗兰齐斯卡那里去住。她的那个男同事刚和她分手。”

    布鲁诺:“我喝咖啡的时候会考虑的。”

    他返回饭店。她离开了公园。

    在通往住宅区的长长林荫路上,她跳了一步;然后突然开始奔跑。回到家,她拉开窗帘,打开唱机,音乐还没开始,她就舞动起来。孩子穿着睡衣走过来问:“你在干什么?”女人说:“我觉得我有点儿不安。”然后又说:“穿衣服,施泰凡。该去上学了。我去给你烤面包。”她走到过道里的镜子面前说:“耶稣——耶稣——耶稣。”

    这是一个晴朗的冬季早晨,散开的浓雾里飘落下雪花样的东西,很慢,很少。在学校外面,女人遇到了她的女友,弗兰齐斯卡老师,一个留着金色短发的健壮女人,她的嗓音极具穿透力,让人能从众多的声音中立刻分辨出来,哪怕她并没有大声说话。她几乎只发表看法,但并不是出于深信不疑,而是出于担心,担心交谈或许会成为闲话。

    上课铃声正好响了。弗兰齐斯卡拍了一下孩子的肩膀,算是打招呼,然后,等孩子进了校门后对女人说:“我都知道了。布鲁诺马上就给我打了电话。我和他说:你的玛丽安娜终于清醒了——你也这么认为吗?你是认真的吗?”

    女人说:“我现在不能说,弗兰齐斯卡。”

    弗兰齐斯卡老师边进校门边回头说:“放学后我们在咖啡馆见面。我很兴奋。”

    女人拿着一大包衣服从洗衣店出来,进了一家肉店,又在这座小城超市的停车场上把沉重的塑料购物袋堆进他们那辆大众车的后备箱里。她还有点时间,于是穿过丘陵起伏、视野开阔的公园,走过结了冰的池塘,冰面上有几只鸭子在蹒跚行走。她想找个地方坐一会儿,但是,冬天里的公园长椅上总是坐满了人。所以,她站下来,注视着天空的云彩。几个老人在她身边停下来,也抬头看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