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黄庆军:用镜头记录《家当》背后的故事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11月08日        版次: 46     作者:

    游牧人、流浪者、白领、收藏家、导演、艺术家、隐居者、科技人员……当形形色色的人们将自己的家搬空,摆放在空地上,黄庆军用手中的相机让他们与自己的家当拍出一张“全家福”, 这一拍就是16年。798艺术中心的一座厂房里,当一幅幅《家当》照片琳琅满目地挂在墙上时,是黄庆军用镜头从不同的维度讲述“家”的变迁与故事。

    采访黄庆军是在798艺术中心的一间咖啡厅内,他个子很高,安安静静地坐在咖啡厅的一个角落里,话不多。作为从大庆到北京的北漂族,他觉得如果想快速了解这个城市,就是通过报纸,在北京的时候,只要有时间他都会买一份《北京晚报》,除了在上面了解北京城的事,他最关注的还是报纸上刊登的摄影作品,他说这也是学习和提高自己水平的过程。对于北京城的变化,他用了“震撼”这个词,他说:你只需看看胡同里那些家庭的变化,就能想到这个城市变化有多快。作为70后,黄庆军对家的变化感触颇深,他说:“小时候家里没有电视,半导体(收音机)是家家必备的,听评书、听戏曲都靠它,而现在电视成为每家每户必不可少的电器,就连内蒙古游牧人的蒙古包里都有一台电视。”家的变化,让他萌生出记录下这个最小的社会单元的变迁,来折射整个社会的变迁。

    2004年,黄庆军带着这样的想法开始了自己的摄影创作《家当》系列作品,一路从南到北拍摄了100多个家庭,他与这些家庭一起分享他们的故事和生活,从中体会家的魅力。然而,对于中国大部分保守的家庭而言,家当属于生活隐私,并不愿展现在外人眼前,黄庆军也因此遭遇过很多次的拒绝。但还是有很多的家庭理解并愿意配合他的拍摄。

    在聊起让他印象深刻的作品时,黄庆军说:“2011年我在北京的一个大杂院里认识了同样是北漂的老安,他听了我的创作想法后同意了拍摄,当老安将家当摆满了那个不大的小院后,他一脸茫然的坐在家当后面,让我完成了拍摄。8年后再次接到老安的邀请拍摄他家时,却是在他福建老家的山里,家里所有的家具都是老安归隐到这座山里后一点点自己手工制作的,而老安脸上也没有了在北京时的茫然,取代的是像孩子一样的笑容。”对于老安来说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他想要的家。

    谈起与这次摄影展合作的伙伴微众银行,黄庆军说,他们打动我的是他们将科技与人文的结合。因为他怎么都没想到微众银行内有专门为聋哑人服务的手语员工,这部分被很多人忽略的特殊人群,在微众银行也能通过正常交流来办理自己的业务。于是黄庆军在深圳微众银行总部找到了一位手语员工,他说服了这位姑娘和她的家当一起拍照,姑娘只有一个要求——拍摄地点要在微众银行内。当黄庆军来到约定好的拍摄地点后,看到这位姑娘只带了一个行李箱,姑娘说她的全部家当都在行李箱里,因为她现在住的是深圳的市政廉租房,房子和家具都算不上她的,属于她的家当就是这个行李箱里的东西,以及微众银行里所有的工作伙伴。拍摄时,姑娘脸上是灿烂的笑容,还用手语打出了“家”。

    2010年黄庆军想拍摄一个水乡人家,于是就从北京飞到杭州,再坐车到南浔古镇,经别人介绍后他冒冒失失地敲开了古镇老人沈家云先生的家。老先生一直在致力于南浔古镇的文化保护,最后他说的一句话,让黄庆军很感动。老先生说,只要是对保护古镇有意义的事我都愿意去做。

    当问到《家当》这组作品还准备拍多久时,黄庆军的目光飘向了窗外,眼里流露出一些期许,他说:“我喜欢这种在路上的感觉,也许再拍10年,我想用我的家来作为这组作品的收尾,当我想好怎么拍摄我的家当时,就是我最后一幅作品。”

    不久前,黄庆军受微众银行邀请,联手其余10位艺术家,共同打造了《我们的家当 All We Love》艺术展。他的部分摄影作品在艺术展上展出。据了解,该艺术展将延续到11月20日,北京晚报读者到798艺术工厂可免费参观。文/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