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30小时腾房4600平方米

执行法官的不眠一夜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11月08日        版次: 08     作者:

    紧了紧大衣的衣领,王海兵和梁立刚法官对视了一眼。

    “晚上还真冷啊。”

    “抓紧干吧,争取早点收工,还有活儿呢……”

    互相鼓励一番,两人各自带队,又开始了执行工作。一队走向了幽暗楼道的深处,一队直奔地下室……

    用了将近30个小时,海淀法院执行局昨日终于腾退了一处4600平方米的建筑。

    这栋涉案建筑可以用“乱七八糟”来形容:楼房、平房交错,宾馆、饭馆互相混杂。

    “最开始没有这么乱,这栋建筑只有2600平方米,结果私搭乱建,各租户不断加盖翻建,扩建了将近一倍。”王海兵介绍,这起执行案件源于2014年年底,某勘察设计院与某建设公司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约定出租涉案建筑,建设公司后又将房屋转租给其他个人、单位,用于开办餐馆、宾馆、群租等。合同到期后,建设公司既拒付租金,又不腾房。于是,勘察设计院在胜诉后,申请了强制执行。

    执行工作实际上从秋季就开始了,王海兵、梁立刚已经来过这儿许多次。

    “不仅仅是建筑复杂,这起案件有很多难点。”首先,房屋紧邻北京西站,与一家综合性医院隔路相望,又被用于住宿,所以人员数量大、流动频繁。

    “做人的工作,才是最难的。”每次来这儿之前,王海兵和梁立刚不光要先喝足水,更得把水随身带着,但几乎每次都是哑着嗓子离开——勘验现场,可不是简单地“绕场一周”,执行法官除了依法张贴腾房公告外,还要挨家挨户告知停止经营,对于租户更需要不厌其烦地解释情况、原因,阐明法理。占用房屋的被执行人及次承租人陆续停业,员工、住户也逐渐散去。11月初,正式腾房的时机终于成熟了。

    11月5日早上8点,数十辆搬家车辆,聚集在涉案房屋院内。此时,所有房屋使用人均已离开,只留下遍地的垃圾和杂物。但法官不敢对这些杂物掉以轻心,必须仔细检查,在实现案件申请人权益的同时,也要保障被执行人的合法权利。

    为了避免因为遗留物品损坏丢失再生纠纷,执行团队穿行在一间又一间的房屋内,对物品进行登记清点。这一干就到了当天后半夜凌晨3点多。

    11月7日早上8点,执行法官再次来到现场。在一眼望不到头的黑暗楼道里,推开一扇扇吱扭作响的门,执行干警们逐一检查每个房间;在仅能容一人通行的地下室里,他们在每一处都要“转个圈”,用执法记录仪对现场情况进行固定留证。

    每一步都必须要细心!这不,梁立刚挪开一个箱子,箱后墙上竟然有个洞,用手电向里照去,发现了一个不小的夹层,里面堆放着不少东西。

    截至18时,腾房工作渐渐进入尾声。

    马上就能休息了吗?不能——按照计划,执行团队还要在当晚去另一被执行人位于昌平区的仓库执行。

    这只是一起普通的执行案件,但执行干警们就是这样,每一起案件,都是一场“硬仗”。  本报记者 高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