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受益人》让大鹏柳岩先受益

        一个是为了给孩子治病,骗婚、骗保的代驾司机;一个是独自在大城市底层打拼的网络女主播。在宁浩监制、申奥导演的电影《受益人》中,大鹏和柳岩再度合作,演绎了一道普通人在“被爱”和“被骗”之间挣扎的现实谜题。在片中,两人的表演方式与过去迥然不同:柳岩撕掉了过往的标签,本色出演;大鹏则以“毁容式”演技颠覆以往形象。有观众评价说,“这部《受益人》,是大鹏、柳岩演技晋级之作。”

        柳岩

        本色出演

        因为一段直播卸妆的视频,久未露面的柳岩近日登上了热搜。面对镜头,浓妆艳抹的柳岩一点点卸下“网红面具”,也用一句句独白道出自己的境遇:湖南北漂,“遭了蛮多罪,上了蛮多当”;对外谎称24岁本命年,其实已经38岁;本以为要“一个人孤独终老”,如今遇到了那个“想娶我”、“让我做真实自己的人”。

        这段视频是柳岩在电影《受益人》中的一段表演,而她扮演的正是一名网络主播。只是,这段长达四分钟的表演太过真实,让人一时分不清:她讲述的故事,究竟属于角色还是自己。

        柳岩出生在湖南衡阳,是个地道的辣妹子。因为母亲突然被查出癌症,扛起了家庭重担,为赢取10000元奖金参加了一次主持人大赛,成为一名北漂。当了主播后,柳岩趁势迈入演艺圈,但十年来,演的始终都是配角,难以找到突破。

        这次是好友大鹏给她推荐《受益人》剧本。导演申奥透露,之所以选择柳岩出演这个角色,就是看重了她身上那种特强韧的东西,“我很多次看到她的新闻,都觉得她很努力、很坚强,其实是让我很心疼的一个女孩,她那种韧劲儿跟我写的这个人物很像,就是烧不尽的野草,打不死的小强。”

        正是因为角色与自身经历的相似性,才让柳岩这一次的表演更为真实感人。

        拍摄那场直播卸妆戏时,导演其实并没有给柳岩设计台词,“她完全是自己发挥出来的,全程我都没指导她。”开拍时,所有人坐在监视器前,都不敢说话,全都绷着劲儿听柳岩说话。“我们都被她抓住了,她在现场说了五分多钟,她讲的故事很多都是跟她自己相关的、能打动人的,那个东西的真实感把现场很多人都感染了。”

        不过,导演眼中的即兴发挥,其实也没那么简单。柳岩后来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自己是做了功课的,想了整整三天。“我一直在想,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要告别粉丝,告别我喜欢的工作,我要嫁人了,我该是什么样的心情。其实是很难受的。我把自己以往的经历,以往的情绪,就全部投注到了岳淼淼的身上。但我忍住了眼泪,导演也不希望我哭出来,所以就有了那一幕的表演。”

        “她终于找到了一个最适合自己去表演的角色。我们有的时候都很恍惚,觉得她没有在表演,那就是她自己。”作为多年好友和老搭档,大鹏这样评价柳岩在《受益人》中的表现。“她终于有一部戏可以说她最熟悉的家乡话——湖南塑料普通话,用她最熟悉的方式来进行‘所谓的表演’,她在这里面的表现是碾压性的。”

        11月8日是《受益人》正式上映的日子,巧合的是,这一天也是柳岩39岁的生日。撕掉过往标签,以一个女演员的身份重新出发,大概是柳岩为自己准备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大鹏

        自毁形象

        以往大鹏在影视作品中多以喜剧形象出现,但这一次在《受益人》中,他要饰演的是一位生活窘迫、胆怯懦弱的底层小人物。这对非表演科班出身的他来说,无疑是一大挑战。

        和柳岩的本色出演不同,大鹏的人物塑造方法是典型的技术派。首先,他需要让自己从外形上接近人物。为此,化妆师每天都用黑色油彩将他的脸抹得黝黑,这也让他的表演被网友调侃为“毁容式”演技。为了更好地体验角色,拍戏之余,他还会穿着戏服带着妆在重庆街头乞讨卖唱。“大家都以为我是当地人。”大鹏回忆说,“有一次看到火锅店写招聘洗碗工,我还去应聘跟人谈条件,他们也没认出来我是谁。”

        除了土味造型,大鹏还特意为人物设计了一张“憨厚脸”,这让很多观众看电影看到一半都没认出是大鹏演的。“这个人物有一点憨,有一点自己的江湖小智慧,他让我想起一个同学,这个同学每次紧张或者焦虑的时候,脸上会浮现出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我一直在脑子里面浮现他的样子,觉得他很像这个人物,所以每次开拍之前,我都暗示自己要变成他那个样子。”拍摄期间,大鹏也不忘时刻对照镜子把控眼神及体态,“他在体态上不能是很挺拔的,我还设计了一些小动作,比如经常提裤子。”

        作为一个东北人,此次大鹏还全程挑战重庆方言,拍摄间隙不停背台词,聘请老师纠正发音,根据录音逐字逐句校对,力求真实还原最地道的“重庆老汉儿”形象。大鹏说,自己做梦时讲的都是重庆话。

        为了更好诠释剧中人物复杂的内心变化和层次,大鹏把自己的剧本重新写了一遍,“我自己会分大纲,按人物心理的几个阶段画出一个曲线,把每一段时间的真真假假,还有情感曲线都标记出来。因为戏是跳着拍的,所以你必须要有那个心理依据才可以。”大鹏坦言,这也是他第一次为角色做这么仔细的功课:“我这次很荣幸能够有机会这么完整地准备,因为更多的时候无暇顾及这么多吧。这次跟申奥是同步成长。”

        到电影杀青的那一刻,大鹏甚至有点舍不得离开这个人物了。好友柳岩评价:“大鹏塑造吴海简直脱胎换骨,像哪吒重生一样,给予角色血肉之躯。”导演申奥则坦言,私下里的大鹏与银幕形象反差极大,但出于对角色塑造的追求,他在拍摄过程中彻底改变自己、成就角色。“鹏哥不是用本身的特质去演戏的,他是用技术塑造的,但他的技术非常优秀,达到了一个让人很舒服的程度。”就连大鹏自己也忍不住感慨,在电影《受益人》中,奉献了自己“最好的表演”。

        本报记者李俐 文并图

  • 2019年第十二届“春华秋实”展演再现经典

        “春华秋实——艺术院校舞台艺术精品展演周”于每年金秋十月拉开帷幕,是国家大剧院携手艺术院校精心打造的特色品牌项目。旨在为艺术院校提供艺术交流与艺术展示的舞台,并面向社会大众举办高质量且低票价的公益性演出及主题教育活动。2019年第十二届“春华秋实”展演周立足原创作品与红色经典,推新人、推新作,加大对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展示与弘扬,从而增强其在当代的影响力和感召力。

        星海音乐学院岭南女声合唱团,成立于2013年11月,经过5年的精心打造与演出历练,已成为国内最优秀的合唱团之一,在国际文化交流、粤港澳大湾区音乐教育等诸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该团追求唯美的音质与多彩的和声特质,将于2019年11月13日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举行的《岭南女声——中外合唱作品音乐会》中分别呈现当代中外作曲家的十七首作品。

        音乐会亮点一:久唱不衰的歌曲(如:《绒花》《茉莉花》等)和一首原创作品,由两位驻团青年作曲完成创作与改编,极具新意和艺术感染力;

        音乐会亮点二:和声绚丽、张力丰满的外国无伴奏合唱(如:挪威作曲家欧拉·耶罗创作的《北极光》和挪威作曲家基姆·安德烈·阿米森创作的《即使他沉默的时候》),彰显了当今世界合唱发展的新潮流;

        音乐会亮点三:动漫电影插曲、民歌与古诗词作品,折射出对时尚风格的追求和对民族文化的认知;

        音乐会亮点四:南国音韵,岭南佳荔,风格迥异的粤语合唱新作,以其独具魅力的音乐语汇描绘出岭南之乡隽美的色彩。

        东北师范大学舞剧《浮生》将于2019年11月19日在国家大剧院歌剧院上演,该剧讲述了中华民族在抗战时期备受欺凌寻求解放的故事。九一八事变,日寇铁蹄踏入东北,山河动荡,苍生蒙难,兄妹三人在逃亡路上离散,由此分出迥然不同又几度聚散的命运轨迹:哥哥毅然踏入抗战之路,与义士同袍并肩,抵御外辱;妹妹身处惶然流离之途,屡入危境;弟弟暂居潜然求生之处,在敌人身边卧薪尝胆,伺机雪耻。舞剧以兄妹三人的起落离合为主线,勾画出了乱世浮生,人自飘零的时代印象,见证着中华民族的历史创伤,歌颂了为祖国的解放、民族的独立而顽强抵御外来侵略的民族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