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国标”要求养老护理员学历降为“零门槛”?

养老护理员标准其实提高了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12月02日        版次: 11     作者:

    朝阳区某老年公寓举办养老护理员培训班。

    今年9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民政部联合颁布了《养老护理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2019年版)》。“新国标”不再对从业人员的学历作出要求,并明确了未取得小学毕业证书者的考核办法和标准。

    根据此前的标准,养老护理员从业人员的普通受教育程度是初中毕业。学历降到“零门槛”,养老护理员是否能胜任这份工作呢?《养老护理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2019年版)》的主要编写者、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教授杨根来表示,学历“零门槛”并不是此次标准修订的重点。“一些人觉得是行业的倒退,这其实是误读。新国标并不是降低标准,反而是要求更高了。”

    “零门槛”弥补人才荒

    前不久落幕的中国技能大赛养老护理员职业竞赛上,获得一等奖的孙宏鑫是1996年出生的年轻人。但是真正忙活在养老服务第一线的,还是那些“4050”阿姨们。据了解,目前北京市养老机构运营床位10万张,在院护理员约7700人,存在不小的缺口。

    “养老护理员高中以上学历的都很少,没法儿要求学历。”闫景是石景山区一家二星级养老机构的负责人。她介绍,虽然养老护理员都是持证上岗,但学历高一些,和老人相处的时候也会更融洽。但是对于养老机构而言,更大的问题并不是纠结于学历高低,而是招不到人。没有人,要求学历就是空谈。在她所在的养老机构,护理员的培训工作主要是通过“以老带新”等形式进行。她说,年长的护理员虽然踏实稳当,但因为年龄和文化水平的原因,也会出现一些沟通的问题,甚至有时还会遭到老人及家属的投诉。

    因此,有不少分析认为,新国标的出台有利于吸纳更多人从事养老护理工作,缓解人才短缺困境,实现“到2022年底前培养培训200万名养老护理员”的目标。尤其对于郊区的养老机构而言,新国标的这条规定在弥补人员缺口上的作用将更加显著。

    培训热解决低学历

    “如果老人突然跌倒了,是不是马上要把他扶起来呢?”得到学员的否定回答,授课老师满意地点了点头。上周,在朝阳区恭和老年公寓举办的北京市养老护理员培训班上,一群比老师年龄还大的“学生”颇为引人注目。

    参加这次培训的护理员大部分都是“4050人员”。尽管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从老年服务专业毕业,但在一线工作的养老护理员中,四五十岁的从业者仍然是主力军。这种现象在行业中非常普遍。“岁数大,稳当。”一位参加培训的学员表示。在同期举行的东城区养老护理员大赛的赛前培训中,工作人员也告诉记者,参加培训的400多位一线养老护理员中,“4050人员”占到了六七成。相应地,他们的文化水平也不高,普遍在初中上下。工作人员表示,这些护理员大多从事较为基础的生活照料服务,门槛较低。

    “他们确确实实是缺乏培训的。”负责培训的工作人员介绍,以往在一些政府组织的培训中,参加者可能更多的是机构或企业的管理人员,一线服务人员培训的机会很少。所以,一有与一线工作相关的培训,参加的人总是特别多,许多人甚至没有报名,是临时过来的。

    “我们是乡镇敬老院,年轻人不愿来。”在一个养老护理员培训班上,来自怀柔区北房镇敬老院的一位学员告诉记者,她之前是一名环卫工人,退休后想来尝试一下。她说,年轻人有学历、有技能,但是,小的敬老院根本“请不起”。因为这个原因,许多小的敬老院只好“退而求其次”,请一些年龄较大的、学历不高的养老护理员。

    养老服务分层凸显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新国标提出学历“零门槛”,恰好证明了养老服务行业人才的结构性矛盾。他表示,其他行业缺人,大家都积极地往里进,但养老服务业不同。虽然有的人对这个行业有兴趣,但并不打算在这里面长期耕耘。另外,对于养老护理员从业人员来说,他们亟须能力的提升,需要加强培训,却往往没有这样的机会和环境。而养老护理员的待遇又偏低,导致从业人员没有学习和提升的动力。“这是一个怪圈。”

    养老护理员不要求学历了,对于老服专业的大学生会不会带来负面影响?业内人士认为,大学生的专业性更强,比如营养学,一线的养老护理员只是知道具体执行,但是怎么搭配,为什么要这么搭配,都需要专业人士的介入。在诸如康复训练、心理干预等方面,更强调专业眼光和专业视角,这样就能凸显出学历的优势了。

    “养老服务是刚性服务,但它也是分层次的。最基础的服务门槛确实比较低,如简单的生活照料,而高门槛的服务,如褥疮的护理,就需要”科班出身“才可以做好。”业内人士指出,养老护理员的入行门槛虽然降低了,但也只是对部分人具有吸引力,对于不想从事这一行的人而言,即便是“零门槛”,也依然无法吸引其加入。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并不是放宽门槛,而是提升养老护理员的待遇、提升他们的职业地位和发展空间。

    拓宽职业发展空间

    “零门槛”为养老护理员行业带来的影响究竟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杨根来表示,“无学历要求”更多的目的是让更多的人来从事养老服务行业,认同这个职业,而不是因为学历而被挡在门外。

    杨根来表示,养老护理员经过将近20年的职业发展,并没有引起社会的广泛的认同。他说,“无学历要求”更多的目的是让更多的人来从事养老服务行业,认同这个职业,而不是因为学历而被挡在门外。他表示,这部分养老护理员大多是从事基础的生活照料服务,“零门槛”有助于弥补人员缺口。

    另一方面,新国标并没有因此而否定养老护理员的“含金量”,反而有助于提升养老院的服务质量,提高养老服务的有效供给。杨根来表示,新国标大大拓展了养老护理员的职业功能,新增了消防安全、失智照护、安宁服务、能力评估、辅具应用等内容,拓宽了养老护理员的职业发展空间。同时,新国标还将养老护理员的职业技能等级由四个增至五个,新增“一级/高级技师”等级,明确申报条件为技工学校、高级技工学校、技师学院、大专及以上毕业生,为多出人才、快出人才提供了制度保障。

    “养老护理员职业的要求看似是降低了,其实恰恰相反,不但没有降低,而是有很大的提升。”杨根来说。

    本报记者 王琪鹏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