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有兴趣 才快乐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12月02日        版次: 27     作者:

    刘奎章

    在办公室坐了一整天,傍晚去找发小儿“兴趣男”。为什么管发小儿叫“兴趣男”呢?因为在我们几个从小长到大的伙伴中,貌似他混得最不好:开出租车,活儿又苦又累,早早成了“大虾米腰”;聚会时,他也常常是被大伙儿攻击和取笑的对象。但他一直都很淡定:“面子就是吹牛皮,给自个儿找累。”他把很多精力都放在了生活上。这不,在他家里,到处都是鼓捣各种“生活菜”的坛坛罐罐,因为他爱鼓捣这些菜,我才叫他“兴趣男”。

    秋将尽、冬将来,兴趣男又“开练”了:他坐在大铝盆前,盆里浮着泥汤,只见他一只手攥着一把磨小了的菜刀,一只手从泥汤里抓起一个芥菜。我调侃着说道:“又喝好了,摸‘脑袋’呢?”“你们拿侃大山当一乐儿,我这小打小闹也有滋味。”兴趣男半调侃半回击着说。“你不嫌麻烦啊?买点儿吃得了。再说了,现在都讲究吃淡,谁还吃这么多咸菜?”“你不吃?哪年你少拿了?你们这些人,吃着还嫌弃着。咱腌的菜吃着放心,干净还没杂味。”我挺好奇:“打小儿你就鼓捣这些,腌菜有什么诀窍吗?”“靠经验,别烦。”正说着,兴趣男放下手里刚削了一刀的芥菜——

    “这个芥菜不能要了,有小黄点。”

    “我看挺白的。就这么一点,你敢断定芥菜有问题?”

    “这就得凭经验了,不信我切开你看看。”正说着,兴趣男不由分说一刀切开。

    我看了一眼,觉得没什么问题:“这不挺白的吗?”

    “不行,如果有小黄点,一腌就会苦的。将来没法吃不说,与这缸菜一起腌一个冬天,还会对别的菜有影响。”

    “有你说得那么邪乎?那大芥菜要有黄点你也扔?”我有点疑惑地问。

    “那不会含糊。这大个儿的是蔓菁,小个儿的是芥菜。”兴趣男指着盆里那些已经削完的青疙瘩说,“蔓菁糠,口感差点;芥菜瓷实,吃着很脆。”

    “我连蔓菁和芥菜还分不清呢,真得向你请教请教。”我说话的语气中少了些调侃,开始变得诚恳。

    兴趣男自信地聊开了:“芥菜洗净放在柳条筐里,控干水后在缸里码好,加水,漫过上面的菜就行,再按百分之十三的比例撒盐;如果腌得多,就分层撒盐。到了冬至要倒缸,最好倒两回缸,把腌菜取出来,将盐水搅匀,将上面的菜放到下面,下面的菜放到上面,同时也让它出出囊气,春节的时候就能吃了……”

    “激酸菜的讲究也多吧。”我插话。

    兴趣男指着那些坛坛罐罐:“激酸菜还得是芥菜樱。把芥菜用礤子擦成丝,芥菜樱切好,放上花椒,这样激的酸菜别有一番风味。马上立冬,该砍大白菜了,用大白菜激酸菜也有讲究,为什么有的人激的酸白菜不脆,总是黏糊糊的?因为白菜在过热水时没掌握好火候。当然还能‘冷酸’,就是时间长,酸得慢。正宗的酸白菜应该是酸、甜、脆。”

    “你弄这么多花样,何年何月才能吃完?”我有点不解。“嘿,谁要给谁点儿。有人说过,‘不要别人一找你就以为别人在利用你,你有价值才找你’。”

    转念一想,还真是这样。人有兴趣,自然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