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一个学者型演员的荣耀与孤独

聪明的小妹妹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12月02日        版次: 28     作者:

    ▌李曼宜

    在我和是之的关系日益接近了以后,我想我应向家里做个“汇报”。那时我家里的成员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1936年我母亲和祖母去世以后,又过了一年多,我父亲便又结婚了。我们的继母是一位小学教员,家住在天津。她也是一位孝女,为了照顾年迈多病的老母亲,迟迟不肯出嫁,后经人介绍认识了我的父亲,便来到我们家。她刚一进门,就当起了四个孩子的母亲,很不容易。接着她又生了二男二女,到北平解放前夕,家里已经有了十口人了,日子过得比较拮据,但我们全家人相处得一直都比较融洽。

    我回家后,和父母介绍了是之的情况,他们对我是信任的,也没提什么意见,见我自己把终身大事解决了,还挺高兴,并表示希望哪天我带是之来家里见见面。

    1949年最后一天,在我和是之明确了恋爱关系并决定结婚之后,我便让他跟我回了一趟家。

    是之在1950年1月2日的日记中写道:“今天曼宜叫我到她家里去,原来这可爱的小姐姐已经跟家里说了,是她母亲邀我去的。我起初以为一定很尴尬,结果还自然得很。她有一个小妹妹叫李晶宜,聪明极了。”

    就是这个“聪明的小妹妹”,那天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本来大家初次见面,一时找不出更多的话题,母亲怕冷场,就说:“小晶晶,给于同志表演个节目!”她非常大方地站在了客人的面前(那时她大约只有六岁)唱了起来。她唱了一首《朱大嫂送鸡蛋》,连唱带表演,一只脚还用力跺着地板打拍子,有腔有调,有板有眼的,把大家都给唱乐了。屋里的气氛顿时就改变了,说起话来也更随便了。所以说,是之第一次“觐见”的成功应归功于这位小妹妹。

    我和是之在情感上经历了多次反复之后,情绪逐渐地稳定了,“结婚”这个议题也随之一步步逼近了,但此时是之却有些犯愁了,他愁的是钱。“春初结婚,还是需要钱,如何办。不是注意形式,但那么美好的内容,难道不该点缀得丰满些吗?”是之在日记中写道。

    后来他知道我们家已经在准备了,很感动。他在日记中写道:“曼宜家准备以二十万元人民币(解放初期人民币旧币一万元相当于新人民币一元——编者注)来筹备出门子,我情感上甚为感动而又有些受伤害。”

    1950年1月28日,星期六,是之写道:“曼宜回家给小晶晶带去生日礼物,新年画三张,据她说小晶晶非常满意。曼宜回队来一直谈到夜晚两点,谈到她母亲已经给我们做了新的粉红绸子被面的棉被……后方积极支援如此,如何了得。我很觉‘不落忍’。”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