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超龄两年难退休 打热线7天解决

        郑晓弟终于退休了。他今年62岁,这个年纪退休,实际上已经“超龄”。之前,因为政策衔接有问题,郑晓弟发现自己无法办理退休。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他多次来到街道、社保所、区人力资源公共服务中心咨询和反映,但一直未能解决。今年,因为“接诉即办”,他的事情出现转机,7天就办好了所有退休手续,他终于可以享受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障待遇了。

        虽然这个退休退得有点波折,但意义却非同一般。市人力社保局推动“接诉即办”向“未诉先办”延伸,郑晓弟的案例促成了一条政策的修订,跟他情况相似的“后来者”将不会再遇到他所遭遇的障碍。

        档案户籍社保不同地

        超龄两年还未退休

        郑晓弟1982年毕业时被分配到冶金部规划院工作,1992年调到中钢集团深圳公司工作,2001年因为冶金部机构改革,所在单位撤销,他就从深圳回到北京,从此以后没再安排工作。2017年,他60岁,该办退休了。可那时,他的户籍在海淀,个人档案存在原冶金部人才中心,社保在深圳缴纳105个月,档案、户籍、社保都不在同一地,这就造成了两年来申请办理退休手续一直没能落实,结果超龄两年还未退休。

        郑晓弟拨打了12333热线电话。很快,问题被反映到了市人力社保局。一研究,发现情况相当复杂,问到哪个处室,都觉得这件事该办,但是又都觉得不应该由自己的部门来办,解决郑晓弟的问题存在政策障碍——按照规定,单位的人员退休办理应由单位申报,在区人力资源公共服务中心存档的应由服务中心申报,失业人员应由街道申报。郑晓弟的情况却是“三不靠”,既无工作单位,档案也未存放在区人力资源公共服务中心,也没在街道登记失业,没有单位能为他申报退休手续。而且他已经达到退休年龄了,区人力资源公共服务中心或街道社保所不能接收超龄人员档案……好像哪条路都走不通,条条都是“死胡同”。

        按下“快进键”

        特事特办7天解决

        群众的诉求就是号令。市人力社保局党组认为,解决郑晓弟的问题,必须克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倾向,深刻反思由于政策衔接不够给群众办事带来的影响,当即决定按下“快进键”,一把手亲自负责,相关部门迅速跟进、协调会商,专程到他的居住地社区现场调研,面对面与他沟通交流,深入了解应退未退、不能及时领取养老金的实际情况,研究解决办法。

        现在问题就卡在了没有机构可以为他申请退休。“那就特事特办!”市局的一纸通知下到了海淀区人力资源公共服务中心——虽然郑晓弟已经超龄,但这次可以打破常规,把他的档案从原冶金部人才中心调到海淀区人力资源公共服务中心存档,档案落下了,海淀区人力资源公共服务中心就可以作为申报主体,为郑晓弟申办退休,后面的事情迎刃而解。

        解决问题总共用了7天,郑晓弟是6月25日拨打热线的,7月份,他就成功领到了当月的养老金。更让他没想到的是,钱不是从7月份开始发的,而是从两年前他达到退休年龄的次月开始补发的。

        梳理共性对症下药

        个案延伸“未诉先办”

        郑晓弟的事情解决了,但未来还会有类似的“郑晓弟”出现。市人力社保局决定,要以郑晓弟的案例为契机,提前下手,未诉先办。

        他们举一反三,就养老保险业务工作中可能出现的类似问题进行了研究,进一步完善了养老保险政策和业务流程,专门制定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完善养老保险业务流程的通知》,从政策层面解决了无用人单位超龄人员养老保险待遇的核准申报、延期缴费、变更信息等问题。在解决好群众诉求的基础上,梳理共性问题,从解决一个问题到解决一类问题,在政策和服务等方面实现了创新和突破,并促进政策有效落地,让群众真正感受到了政府办事作风的转变。

        据了解,今年以来,12333热线共为群众提供电话、12345派单、市长信箱和局长信箱电子信件回复等咨询服务400余万件,其中办理12345市民服务热线派单近万件,并在时限内100%办结。

        围绕“七有”要求和“五性”需求,市人力社保部门将深入推动“接诉即办”和“未诉先办”相衔接,每月必查,每月必看,通过服务热线和大数据分析,梳理市民最关心、最期待解决的问题,将群众诉求聚焦到具体点位,对症下药,实现精准施策、精细化服务,从“接诉即办”延伸到“未诉先办”。局党组每月听取“接诉即办”咨询来电情况,排查梳理,能够明确部门的,指定相关部门挂账解决;不能明确部门的,局党组按领导分工,明确党组成员牵头,加强统筹协调,件件都要落到实处,形成以群众需求和问题意识为导向的治理机制,从“群众找我办事”到“主动为群众办事”,集中力量解决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提高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

        本报记者 代丽丽  

  • 永定河滩地百日“吃掉”4座垃圾山

        在永定河下游的房山和大兴段,有大面积无水河段,在干涸的河道和滩地上,存留着多年前被偷倒在此的大量建筑垃圾,威胁着河道和地下水安全。近日,在市河长办的协调下,房山区政府共清理了4处总量为89万余立方米的垃圾堆体。与以往“一锅端”式清理方法不同的是,本次垃圾清运首次在河道应用“筛分法”,将垃圾进行分类处理,最终,只有7%的垃圾被清走,93%留在原地进行再利用。

        陈年建筑垃圾堆出四座“大山”

        垃圾堆体分布在西南六环路穿过永定河段上游3.5公里至下游5公里范围河道内,主要位于房山区长阳镇阎仙垡村、夏场村、公议庄村、琉璃河镇韩营村及大兴北臧村,共计4个点位,总占地面积约25.09万平方米,记者日前来到阎仙垡村实地探访。

        记者驾车从西南六环定水桥附近取道向南,可见大面积的空旷平地,有的地方种植着成片的树木,有的地方则是自然生长的荒草。“这些地方都算是永定河的河道河滩地了。”因为断流多年,永定河下游段常年无水,若不是房山区水务局工作人员的提醒,记者都没看出这里是永定河。

        阎仙垡村西侧的大面积滩地就是其中一处垃圾堆体的所在地,滩地表面以黄土为主,由于垃圾筛分工作已经接近尾声,记者在房山区水务局副局长王庆军的手机里看到了垃圾堆的原貌:堆满垃圾的滩地可以用满目疮痍来形容,碎石块、断木头、碎麻袋、破胶皮、彩色塑料袋与周边的杂草和土块交缠。“大量建筑垃圾被填进了五六米深的砂石坑,有的甚至略高出地面,如果这些垃圾都堆在地面上,肯定是座大山。”

        位于其他村的另三处垃圾堆,情况与阎仙垡村相似。王庆军告诉记者,由于历史原因,永定河平原南段房山区、大兴区行政区域内主河道内形成了大量盗采砂石坑,这些大坑被偷倒建筑垃圾的不法分子盯上,频繁偷倒,形成了四处集中垃圾堆体,这些建筑垃圾的堆放时间从几年到十几年不等。

        垃圾处理前先进行评估

        直到河长制的实施,才真正“撬动”这些陈年建筑垃圾。2018年年底,在市河长办、房山区政府和相关单位的共同努力下,配合本市水务部门“清河行动”和“清四乱”的开展,一场大规模的清理垃圾堆体的专项行动正式启动了。

        房山区水务局委托专业公司,对四处垃圾堆体进行评估,最终确认垃圾堆的占地面积为25.09万平方米,垃圾总量约172.56立方米。经过勘测,中部、北部三处垃圾堆体均以建筑垃圾为主,其中掺杂着少量生活垃圾,琉璃河镇韩营村境内垃圾堆体基本为生活垃圾。“虽然垃圾量有这么多,但是经过专家钻井取样分析,其中89.66万立方米属于混合垃圾和超标土壤,需要开挖处理,其余的80多万立方米都是渣土,对周边环境不存在影响,不需要开挖处理。”王庆军介绍,专家还专门对周边地下水进行了抽测,检测结果表明地下水并未受到影响。

        100天“吃”掉四座“大山”

        按照以往的经验,用卡车将所有垃圾堆运走即可,但是面对如此大量的垃圾,一时间很难找到消纳场地,如何短时间内完成89万余立方米建筑垃圾的处理,成了难题。于是,房山区水务局又请来了一家专业公司,结合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创新制定了垃圾堆的治理方案。

        根据方案,垃圾堆全部接受筛分,大致可分为轻质物、腐殖土和骨料三类,轻质物是包装袋、塑料布、木块、塑料瓶等难以降解的生活垃圾,腐殖土是经过筛分之后的渣土,骨料则是体积相对较大的砖头瓦块。

        今年4月15日,在四处“大山”的所在地,规模浩大的垃圾筛分工作开始了。在阎仙垡村,北京城建集团运来了五辆移动式筛分机和两台固定式筛分机,前来“消化”25.8万立方米的建筑垃圾,7台设备轰隆隆同时作业,“吃”进建筑垃圾,再分别“吐”出轻质物、腐殖土和骨料。筛分期间,房山区长阳水务中心站站长刘童一直在现场盯守,他告诉记者,筛分机有一个进料口,当工人将建筑垃圾送入进料口之后,轻质物会被强大的风机吹落到轻质物出料皮带上,紧接着砖头瓦块和渣土会根据自身重量的不同而分别落到各自的出料皮带上,只需要十几秒的时间,就能完成筛分的全过程。

        截至今年7月15日,仅仅用了100天左右的时间,89万余立方米的建筑垃圾就全部完成了筛分。

        垃圾堆原址将实施绿化美化

        记者在阎仙垡村看到,这里的垃圾筛分工作已经全部完成,轻质物被压缩打包,全部用苫布盖住。骨料则已经全部填入南侧一处数百平方米的大坑中,为永定河平原南段治理工程营造微地形。在大坑的北侧,所有筛分出的腐殖土被堆成小山,暂时存放在原地,成为周边平原绿化美化的用土。

        市河长办工作处工作人员汤博介绍,截至11月26日,四处垃圾山筛分出的轻质物垃圾已经全部清理出场,运至临时存放点存放,日后将进行无害化处理。轻质物的撤场,标志着该项治理工作全部完成。在89万余立方米的建筑垃圾当中,共筛分出轻质物6.3万立方米,相当于只有7%的垃圾被清走被无害化处理,剩下的93%全部实现原地再利用。未来,这四处垃圾山所在的25.09万平方米,有望结合永定河平原南段治理工程,实施绿化美化。

        本报记者 叶晓彦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