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代办新车上牌需现场视频查证?

        给新车上牌,还需要当场在检测场窗口来一段视频连线?近期,多位碰到此类场面的市民向本报询问“是否今后的车管代办业务,都需要当场视频”。对市民的这个问题,记者进行多方采访后了解到:此举确实存在,在机动车号牌日益成为紧俏资源的今天,这是为了堵塞购车指标的私下转让,或者在“机动车所有人不知情情况下被冒用委托进行登记”而被迫增加的环节。

        □为什么要现场视频?

        确认双方确实存在委托 堵住代办流程的漏洞

        本报近期连续接到市民反映,称在新车检测场上牌时,因前方排队办理的车主当中,有人是为他人“代办”,于是被要求进行视频连线。

        市民王女士说,前不久,她在位于顺义李桥镇的空港方兴检测场上牌。“我前边一个办理上牌业务的人,使用的是他父亲的购车指标,他是前来代办,结果窗口工作人员要求他现场跟父亲来一段视频通话,可是显然那边的老人不会用视频,折腾了老半天。”这让后边排队的市民感到颇为不满:以前没听说过代办业务还得如此验证一番,这算不算多此一举,白白耽误其他人的时间?

        为求证此事的真伪,记者连续前往通州、朝阳的数个新车检测场的上牌窗口咨询。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视频查证”的环节确实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但措施本身也有一定弹性,而且只要双方在视频中交流几句,对方确认“委托”确实存在即可,不会耽误办事者太多的时间。

        记者从北京市车管所了解到,这个举措是要堵住现有代办流程中的漏洞。车管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在办理“车辆报废更新、转出本市后更新”等机动车业务时,因为可以委托他人办理,以前多次出现在机动车所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办理车辆登记,给机动车所有人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

        交管局车管所在办理上述业务时,为方便群众且保证登记的真实有效性,对机动车所有人因不可抗力等原因不能到场办理的,采用与机动车所有人“视频核实情况且用执法记录仪留存影像”的方式核实相关信息。

        □此举措意义何在?

        防止恶意代办及不实投诉 有效打击不法中介

        不过,据部分知情人士及检测场工作人员介绍,所谓“多次出现在机动车所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办理车辆登记,给所有人带来巨大损失”的话,还是应该仔细分析。记者了解到,自称遭受“巨大经济损失”的车主,其中有不少是将自己名下号牌资源出租出去的“出租方”。

        自北京严格限制车牌之后,“租赁北京车牌”成了一个基本公开的秘密,有了一整条完整的产业链。一些准备离开北京,但是手中拥有之前购置的北京牌照车辆的车主,或者并无实际用车需求,却在摇号时意外摇中的市民,经中介搭线,将车牌出租出去,获取相应收益,但同时也承担着“一旦车子发生重大事故,将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风险。

        11月1日起,北京市针对外埠号牌车辆的管控更加严格,每年“进京证”办理的总量、时长受到严格限制,北京号牌的出租价格水涨船高,甚至一度发生暴涨。这让不少前期以相对廉价的价格,签署长期租车协议的车主感到不满——同是出租车牌,现在租比之前租的价格高得太多了——其中部分人遂进行恶意投诉,谎称登记机构在没有核实车主身份和车主意愿的时候,仅根据前来办理上牌业务的人手中的代办协议就办理了上牌——“我都不知情,号牌资源就没了!”

        有知情人讲,在他经办的业务中,投诉者发现“代办协议”上他的签名,和本人现场写下的签名丝毫无差的时候,竟能故作惊讶:“他模仿我的笔迹,还真像啊!”

        为了应对此类恶意投诉,并保护可能存在的、当真被人冒用签名代办了车牌业务的车主,从事新车登记业务的部分单位自发实施了现场视频连线以“确认代办委托”属实的方式,随后发现此举确实有效,于是逐渐推广。

        交管部门表示,为堵塞其中的漏洞,维护守法的号牌拥有者的权益,实施“现场视频连线,并由登记机构录像取证”的方式,实属不得已。同时,这也会有效打击不法中介从事的此项业务——毕竟,一旦中介人员让出租方和租赁方直接见面联系,就失去了盈利空间。 

        本报记者 安然  

  • 吊车倒了 差一米就砸进商场了

        昨天凌晨,中关村新中关购物中心门前,一吊车在进行地铁通道设备施工改造时发生倾倒,长长的起重臂砸在了距离商场玻璃幕墙仅差一米左右的位置上,但并未造成人员伤亡。

        昨天中午,记者赶到现场时,看到倾倒的吊车倒在中关村大街辅路上,车身有一半是悬空状态,右前轮垫着大石板,左轮下还压着几辆共享单车。长约二三十米的起重臂砸到新中关购物中心门前,仅差一米左右,就砸进商场的玻璃幕墙了。

        “天呀,大吊车怎么倒在这了?”正值周末,新中关购物中心门前人流密集,路过行人看到这一情景惊讶不已,不少市民对此表示担心,“幸亏发生在晚上,要是白天,来来往往这么多人,得多危险。”

        负责维持现场秩序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事故发生在凌晨,“当时海淀黄庄地铁口电梯正在进行施工改造,吊车在吊起扶梯时发生倾倒,未造成人员伤亡。”

        此时,不远处的地铁海淀黄庄站A2口,一侧扶梯已停止使用,并被围挡起来,另一侧步行梯成为乘客出入的主要通道。

        今晨,记者在现场看到,倾倒的吊车已被移走,被吊车砸坏的地砖尚未修补。地铁通道设备施工改造的围挡未拆除,地铁海淀黄庄站A2出入口扶梯已被拆走。

        在地铁出入口附近,还贴着“地铁地面扶梯更换施工公告”。公告上写着:“为有效保障乘客乘用电梯的安全,共建安全舒适的社会环境,特定于2019年11月15日至2019年12月31日期间对地铁地面出口扶梯进行更换,届时请顾客使用步行梯通行,由此给您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实习记者师悦 文并摄

  • 坐熟人的车出事故该怎么赔?

        本报讯(记者安然)搭乘熟人的车子,发生了交通事故,到底该怎么赔?自己驾驶熟人的车子,撞车后能否向对方索赔?今天上午,在“12·2”全国交通安全日到来之际,北京二中院发布了近年来审理的“好意同乘”案件的情况分析。法官表示,在2015年到2019年的全部29起案件中,判决减轻驾驶者责任的占八成。

        二中院民六庭副庭长刘洋说,“好意同乘”是指基于友情或者好意,一方让另一方无偿搭乘机动车的情意行为,双方之间一定不能出现“乘车支付费用”的情况,必须是“免费”。她强调说,“免费”的意思就是彻底的分文不取,如果搭乘者与司机共同分担了路途中的油费、过路费,都不能算做严格意义上的“好意同乘”。

        据统计,此类案件中的受害者,有九成以上是免费搭乘亲朋好友的私家车。让法官们也有些意外的是,虽然在事发前都是熟人或朋友,但发生事故后,双方往往直接翻脸,各方矛盾尖锐,案件调解的难度很大,和解率低。据统计,此类案件中调解率仅为10%左右。有的案件中,因为事故当事人死亡,索赔数额高达200万元。法官分析了各方在事故中的过错情形,发现受害方未系安全带的情况占30%,驾驶者超速及未让行的情况占45%。

        刘洋法官说,认定“好意同乘”后,责任方如果没有“故意”或“重大过失”,一般会被减轻相应的责任。“坐别人的车,出现了重伤或死亡,又没保险,如果一点赔偿都没有,那显然是不合理,但如果本来是好心,免费搭乘熟人,自己又没有故意或者重大过错,如果判过重的赔偿,也不利于维护社会良好风尚。”据她介绍,所谓“故意”或“重大过失”,一般是指“酒后”、驾车途中出现诸如追逐竞驶等过激行为,或者是驾车途中聊微信、低头捡东西等。如果出现这些问题,法官一般不会减轻责任方的责任。

        刘洋法官说,熟人搭乘的时候,经常因话题投机,聊天攀谈不断,司机注意力不够集中,这些事故多发生在上下班途中,以及接送搭乘接近目的地时。法官建议,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应该尽量多为车辆投保相应险种。万一发生交通事故后,可以一定程度减轻车主负担,也使同乘人员的损害赔偿得以保障。

  • 抓住5名偷车贼

        本报讯(记者林靖)近来海淀警方连续破获多起盗窃自行车、电动车及电瓶案,记者获悉,近日5名涉案嫌疑人分别被抓获刑拘,警方提醒广大市民要加强防范,避免随意停放电动车,最好能停放在有专人看管、有监控设施的车棚里。

        海淀公安分局东升派出所于10月26日接到报案,在北沙滩地铁站附近有电动车被盗。经打击办案队民警初步侦查,两名可疑男子进入民警视线。民警发现两名窃贼作案手段专业,反侦查能力极强,每次作案一人掩护,另一人迅速将车锁打开,骑上盗取的电动车逃离。短短半个月,两名嫌疑人接连作案,十分猖狂。

        分局启动合成作战机制,针对两名嫌疑人落脚点开展大量工作,11月25日,两名嫌疑人在位于朝阳的暂住地被抓获归案,民警在其暂住地起获了盗窃工具和作案时所着衣物。据悉,仅在海淀辖区两人就盗窃电动车3辆、电瓶组5组,总价值逾万元。

        目前,几起盗窃非机动车案件的涉案5人因涉嫌盗窃罪,现已被海淀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