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潮白河畔,有一群民间“河长”

        初冬,顺义潮白河水面已结了一层薄冰,河两岸,杨柳不再婀娜,干枯的柳叶散落满地,万物日渐萧条。河畔,不时出现游走的“红色”身影,俨然一道亮丽的风景。

        他们,是顺义区光明街道裕龙三区星火志愿护河队,是这条河的民间“河长”;他们,是退休老干部、老党员、社区居民,成员百余人,平均年龄67岁。凭着一腔热情、一份执着、一颗守护母亲河的初心,从2015年7月到现在,护河队日日夜夜守护着北京的第二大河——潮白河,风雨无阻。

        6公里 4年

        巡河日记记录的多是“碎活儿”

        11月29日早上8点,队长李书田和他的伙伴们在潮白河畔会合,开始了长达两个小时的巡河工作。

        护河队队员裹着厚厚的红色棉服,每人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一根长夹,看到地上有垃圾,便捡拾起来。记者赶到的时候,他们的塑料袋里已捡了一些垃圾。“现在天气冷了,河岸活动的人不多,丢垃圾、不文明的行为也相对较少。”李书田说。随后李书田指着不远处一座横跨河面的桥梁告诉记者,“这是彩虹桥。”转身又指着另一座桥说“那是俸伯桥”。两座桥相距3公里,来回6公里,便是他们每日的巡河路线。

        10点,巡河结束。队员们来到河畔一间写着“潮白河老年护河队指挥部”的小屋,准备整理巡河日记。“我们现在一共有14个小组。每天上下午分两组巡河,今天上午是第五组。”李书田翻出一本厚厚的日记本,指着上面满满当当的文字介绍,“每组组长负责记录巡河过程中发现的问题以及如何解决等内容,4年多了,每天都是如此。”

        记者发现,巡河日记里记录的多是些关于捡垃圾、巡查、劝阻、举报等“碎活儿”。当记者追问护河队为何能多年如一日地坚持时,队员们不约而同地回答,“潮白河是我们顺义的母亲河,我们都与它共生共长。”

        “我从小生长在潮白河畔,参加工作在潮白河沿岸,退休后又住在潮白河边,与这条河有割不断的情缘。”今年79岁的李书田,曾在顺义区水务局工作了15年。退休后,他常到河边遛弯儿,看到乱丢垃圾、戏水、捕鱼等一些不文明行为,便主动上前劝阻,成了一名义务“河长”。

        然而,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李书田有了成立一支护河队的念头。“我先后走访了北京水务局潮白河管理处、区水务局、老干部局、光明街道,争取各方支持。”当时,正值李书田被选为裕龙三区离退休干部党支部书记,以此为契机,他鼓励身边的老干部、老党员积极报名参加护河队。

        2015年7月15日,星火护河队在潮白河畔正式成立。“一开始只有32人,后来在我们的影响下陆陆续续有人加入,现在已达到百余人规模。此外,沿河的其他社区也成立了8支护河队,跟我们一起巡河。”李书田骄傲地说,“对我来说,这是圆了护河梦;对守护潮白河来说,这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3万字 半年

        编写潮白文化小册子讲历史

        护河工作看似简单,其实并不轻松。“有时候,我劝阻一些年轻人的不文明行为,他们怼我少管闲事,在家好好歇着。”护河队第五组组长李秀兰坦言,这几年在潮白河边可没少受气。

        有一次,李秀兰巡河时劝阻沿岸钓鱼的人,钓鱼人不仅没有停止钓鱼,还对她没好气地说:“我就不走!你不让我在这儿钓鱼,去你家吗?你家有鱼吗?”李秀兰听后心里非常委屈。

        心思细腻的副队长冯江寻思,出现不文明的行为,一定程度上也说明身边很多人对潮白河的历史文化和生态重要性缺乏了解,从而对母亲河也缺乏敬畏之情。护河,要让更多人了解它的历史与文化。

        梳理一本潮白河历史文化小册子的想法在冯江心里越来越清晰。2016年6月,年近八旬的冯江开始着手这项工作。当时,他刚做完4处心脏搭桥手术,身体还处于恢复期。“由于不能去河边巡河,我就只好在家边查阅《潮白河畔的美丽传说》《顺义水志》等书籍,边摘编潮白河的历史文化。”冯江说,“年纪大了,也不会用电脑,陆陆续续摘抄了半年,到年底写了3万多字。”

        当冯江把密密麻麻的手稿拿到护河队时,大家都被他的真情感动。冯江却不好意思地说:“作为土生土长的顺义人,对顺义、潮白河的历史了解却非常有限,这次通过摘编小册子,终于补上了这一课。”

        为了对手写稿进行修改和整理,护河队8名成员组成一支潮白文化编纂小组。反复修改、配图、排版,经过几个月的精心制作,《潮白河古史今篇》《潮白河美丽的传说》两本小册子终于在去年问世。

        如今,这两本精美的小册子不仅护河队员们人手一本,他们还带着4000余本走进校园。“通过书籍,我们想让中小学生、青年,了解潮白河的美丽环境和净水生态来之不易,了解顺义大地和潮白河是值得顺义人骄傲的文明之乡、文化之地。”冯江说。

        8学校 2年

        让更多青少年参与护河行动

        不计成本、不计回报,护河队的老人们,忘掉了自己的年龄,忘掉了自己的病痛,毅然选择了忘我奉献。

        4年多的时间里,他们有效劝阻各种不文明行为100多人次,劝阻临水游走的老人50多人次,劝阻河畔戏水的儿童30多人次,劝阻水边钓鱼140多起,劝阻乱扔垃圾60多起。裕龙三区党总支书记王树芸介绍,近年来,潮白河畔的不文明现象明显减少,水务局潮白河管理段接到的举报电话较去年同期减少了近40%。

        82岁的高荣,是护河队年龄最长的成员,长期坚守一线。队员们“劝退”很多次,他都不愿回家。“我们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过了80岁,就最好不要去河边巡河了。不然,家人和队员都跟着操心。”李书田说,“但高荣同志一再请求保留,说自己只要能走,就要护河,不给人生留遗憾,还承诺‘一旦发生任何意外,绝不给组织找麻烦’。”

        去年3月,年近七旬的队员李显华,被查出身患重症。他不得已向护河队队长请假,接受治疗。今年5月份,李显华又坚持重新回到护河队。“他一边与病魔斗争,一边坚持护河。我非常感动,但也非常担心他的身体。”李书田说,“每次他从家走到河边,都需要短暂休息一会儿。”

        “年纪大了,有时候还真有点力不从心。”李书田叹了口气说,“我体内植有心脏起搏器,还有高血压、陈旧性脑梗等慢性病缠身,前两天刚住了几天医院回来。心里尽管一直放不下护河,身体却不听使唤了。”

        面对这样的情形,护河队开始走进校园,希望让护河精神传承下去。2017年以来,星火护河队与顺义区东风小学、顺义一中附小、顺义牛栏山实验小学、北京城市学院等8所学校建立了共建共享机制。王树芸向记者介绍,“护河队队员们,走进学校,给学生讲潮白河的历史变迁和潮白河畔的故事。此外,他们还带领孩子们走近母亲河,不定期到河边打扫卫生、体验护河过程。”

        “心里装着党,退休不离岗,守护潮白母亲河,晚年发余光。”李书田常常用这首打油诗形容护河队每位老同志的殷殷初心。他说,“守护母亲河是每个顺义人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用自己的行动践行初心,同时也希望这片星星之火,照亮更多年轻人的心。”

        本报记者 张小英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