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张云雷德不配位连犯众怒

        王润

        曾因拿“汶川、玉树地震灾难”当做包袱调侃而遭到大众批判和执法部门处罚的德云社相声演员张云雷,近日又因一段以低俗语言亵渎京剧表演艺术家李世济、张火丁的演出视频而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11月26日,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发表声明,谴责张云雷、杨九郎的不当行为,同时要求他们公开道歉;11月30日,张君秋京剧艺术研究会也发表《致“德云社”张云雷》,支持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的正当要求,希望张云雷搭档二人公开向梅葆玖、李世济、张火丁三位老师及其家人道歉。同日,中国曲协相声艺术委员会也对此发声,表示强烈愤慨并予以严厉谴责。

        其实,京剧常被相声演员作为“包袱”使用。不仅相声前辈经常会在相声段子中加入大量戏曲元素,而且就是李世济先生在世的时候,不少相声演员都在表演中模仿她的艺术特点。无论是李世济本人还是广大观众,对此都没有过异议,都给予很宽容的态度。但这一次,张云雷、杨九郎的表演之所以引起社会公愤,让人难以忍受,是因为他们用低俗的语言给已故京剧表演艺术家李世济和当红程派名家张火丁起外号,再次跨越了底线,触犯了公德。

        相声作为一门生长于民间、植根于大众的艺术,有其通俗的特长。但它的俗不是没有底线的,就连在旧社会,讲究点儿的艺人如果要在段子中使用“荤活”,也要看看坐在下面的有没有堂客女眷。而如今,在这个越来越重视尊重女性、两性平等的时代,张云雷、杨九郎作为拥有很多女性粉丝的公众人物,却以极恶俗的下流语言调侃女性,尤其还侮辱德高望重的前辈艺术家,难怪会引起社会公愤、行业谴责。

        相声是让人笑的艺术,但如果是通过庸俗低俗恶俗的方式,那就无法称之为“笑的艺术”,更难登大雅之堂。新中国成立后,相声前辈们为相声的健康发展做出了巨大努力和贡献。相声大师侯宝林当年就带头净化相声语言,提高相声审美趣味,他抛弃了过去相声中粗俗低级的非艺术成分,改编了许多传统节目,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使之“化腐朽为神奇”,面貌焕然一新,也使原本社会地位低下的相声演员能够走上艺术殿堂,赢得尊重。侯宝林曾说,相声在摆地摊表演的时代,其中有不少很脏的语言,后来他们上了舞台,就把脏话和骂人的话都去掉了,“我改了以后,我的观众也接受了,支持我了,而且喜欢我了,都说听侯宝林的相声文明。”

        然而,现在一些只知流量和票房,不懂艺术和德行的相声演员却重拾糟粕且不以为耻,反以为乐。如今的相声戏园子里,像张云雷、杨九郎这样“开黄腔”“打擦边球”的年轻相声演员不少,他们的所作所为,不仅有损自己和社团的名誉,引起观众的强烈不适和愤怒,也会严重影响本就不够景气的相声发展。难怪有曲艺从业者感叹道:“相声能够走到今天不容易,不能再走回头路,那可是死路一条啊!从业者应该时刻感恩和珍惜,万不可不自尊自爱,自堕身价,也影响整个行业的发展啊!”

        孔子云:“德不配位,必有灾殃。”张云雷的“火”并非因为其技艺精湛,更多还是由于包装和炒作,这样虽然吸引了不少观众,带来了不少流量,但他的一些粉丝在宣传他时竟然声称“张云雷带火张火丁、拯救京剧”,这些无脑言论和演员的自我膨胀,都使得很多观众非常反感,也为他的不断出事埋下了“雷”。

        张云雷的现象不是个案,也不仅出现在相声领域。纵观这些年演艺行业甚至各行各业,不少人出现站得高、摔得狠,从大红大紫到声名狼藉的情况,都和从业者缺少文化底蕴和道德意识,只在乎名利虚荣而忽视人品修养有关。因此,对张云雷的批判和谴责,也是社会对整个演艺界和公众人物的迫切要求,希望每一个从业者都能自尊自爱,重德重艺,谦卑为人,勤恳从艺,多加强自身文化修养,多为社会树立正面形象,多给世间留下优秀作品,才是对自己和对社会都最有益的追求。

  • 葛优回归贺岁档未能再当“领跑者”

        凭借葛优、赵薇的号召力,《两只老虎》确实有底气在海报上打出“领跑贺岁”的口号。可惜的是,该片上周五公映后的口碑却难以支撑这一期待,首周1.37亿的票房不仅没能“领跑”,还将周末票房冠军的位置拱手让给了已上映十天的《冰雪奇缘2》。

        ■ 葛优范伟对手戏得到一致称赞

        作为打响贺岁档头炮的影片,《两只老虎》的主创阵容相当强大。导演李非曾担任王小帅《闯入者》、姜文《邪不压正》的编剧,主演则汇集了葛优、乔杉、范伟、闫妮、潘斌龙等众多实力派喜剧演员,久未亮相大银幕的赵薇更是身兼主演和监制二职。从映后反馈来看,这拨演员也确实没有辜负观众的期待。

        葛优一反以往的市井小人物形象,在影片中出演了一位西服革履的成功人士;乔杉则减重20斤,化身穷困潦倒、幻想一夜暴富的绑匪。前者冷静从容,后者憨傻天真,两人的角色互为镜像,表演上也互为攻守,为影片贡献了不少“笑果”。尽管此前葛优曾谦虚地表示“乔杉才是领衔主演”,但毫无疑问,葛优的表演仍然是全片最重要的支柱,尤其是一场他和范伟之间的对手戏,得到了观众的一致称赞。

        片中,葛优饰演的张成功在面对老战友时因内心有愧不敢出声,而范伟饰演的盲人按摩师虽然目盲,心中却早已看透一切。有观众评价,这场戏台词不多,却将“几十年不敢细想的恩怨全落到隐喻上,一哭一笑间,心结化于无形”。还有观众被这场对手戏戳中泪点,“二人的表演已经到了无需过多的肢体动作,只靠台词和神态就能引发观众情感共鸣的高境界,虽然他们没有交谈一句,却胜过千言万语,其中深意供大家自行品味。”葛优也贡献了在大银幕上少见的“哭戏”,无声的落泪更触动人心。

        ■ 抛开演员演技电影乏善可陈

        尽管演员全部演技在线,但《两只老虎》的网络评分却只有6.3分,评价两极。不少观众认为,抛开演员的演技,电影本身乏善可陈。影迷“冬瓜”评价:“《两只老虎》是一部聪明有余、功力不足的影片。导演面对人性、面对生活试图总结一些略为深刻的思考,却囿于表达的苍白和能力的浅薄,达不到效果。这种力不从心,让整个故事像是小品,那种几个小品生拉硬拽串联起来的电影。当段子式的段落堆砌,也许会偶有佳句,但难成佳章。”

        在荒诞喜剧的包装之下,影片实际上探讨的是人应该如何与自己和解,如何面对亲情、友情、爱情,这样的处理让不少奔着“贺岁喜剧”走进影院的观众感到失望,其中不少台词更被批评过于文艺和矫情。《看电影》主编阿郎只给该片打出两星,他认为:“电影应该是电影,没人可以知道电影是什么,但电影起码不应该是相声、段子、小品,也不应该是心灵鸡汤。”不过,这种反类型的创作也给部分观众带来了新鲜感,影评人“二十二岛主”就认为,影片“表面上是一个黑色喜剧,实际是一则温暖小品,不同人看可能会有不同的体会与解读,这样的属性注定它不会像爆笑喜剧一样有一边倒的好评或差评,但绝对有值得讨论的空间。”

        由于口碑不及预期,电影《两只老虎》上映第二天便被《冰雪奇缘2》反超,网评分也不及同期上映的新片《利刃出鞘》和《平原上的夏洛克》。

        本报记者李俐 文并图  

  • 电影《亲爱的新年好》温暖跨年

        本报讯(记者李俐)由丁丁张监制并编剧、彭宥纶导演的电影《亲爱的新年好》将于12月31日公映。影片由白百何、张子枫、魏大勋领衔主演。

        电影《亲爱的新年好》改编自丁丁张小说《只在此刻的拥抱》,讲述了打拼十年的都市女孩白树瑾(白百何饰)在家人、朋友的共同鼓励下,渐渐找回自我,开启了一段新的人生。原著《只在此刻的拥抱》以犀利幽默的风格、陪伴型的情感见解深受读者喜爱。此次改编成大银幕作品,在人物设定、场景选择、台词斟酌上,都力求更贴近真实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