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24小时书店点亮爱书人的夜空

        自2014年三联韬奋书店美术馆店首开24小时书店之先河以来,越来越多的实体书店点亮着北京城市的夜空,成为人们心灵栖息的场所。在今年北京市对实体书店的扶持工作中,全市共有14家24小时书店获得了专项补贴,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书店延长运营时间产生的成本。记者近日走访了三家24小时书店,与书店负责人聊起了24小时书店的经营之道。

        三联韬奋书店

        24小时书店的先行者

        作为24小时书店的先行者,三联韬奋书店已经拥有两家24小时店的运营经验。其中美术馆店自2018年初闭店整修,目前已经完成装修工作,进入图书上架阶段,预计将于今年年底重新开张,并于明年4月23日开始恢复24小时运营。新的三联韬奋书店美术馆店将此前二层的雕刻时光咖啡馆收回改造成书店空间,因此书店面积扩大了30%。而正在运营的三联韬奋书店三里屯店已开业一年多,置身京城夜生活最为集中的三里屯地区,三联韬奋书店闹中取静,24小时不打烊,让许多不眠之人在夜间有了新的选择。

        三联韬奋书店总经理郝大超告诉记者,三里屯地区是北京夜间经济最为活跃的地区,书店也将服务瞄准年轻群体。“夜间的读者主要分三大类,一类是经常到书店夜读的,夜读成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成为了一种习惯;另一类是白天工作比较忙,利用夜间到书店来充电、学习、查询资料的,比如一些大学生、文字工作者等;还有一类人是到书店来体验夜读的。无论哪一类夜读者,相比白天的读者,他们更加专注。”

        24小时书店运营5年多,郝大超最深切的感受是读者对24小时书店有需求。“各店面之间读者的高峰期是不同的,比如美术馆总店,读者高峰期一般在下午到晚上10点左右,而三里屯店则有三个高峰期,尤其夏季,晚间11点至次日凌晨1点是一个高峰期。对于一个书店来讲,读者和书店存在较强的黏性,如果你仅想在高峰期营业,那么高峰期也将不会存在。”他也坦言,24小时运营给书店带来很大的挑战,书店员工夜班工作很辛苦,人工成本也要高于白天。现在,三联韬奋书店已经摸索出了一整套科学合理的排班方式,不仅留住了员工,还节约了成本。

        Page One书店

        不打烊的文化地标

        Page One书店北京坊店因其绝佳的视野和精心的设计一开张就成为北京的一座文化地标,三层之高的巴洛克式建筑、2000多平方米的宽敞空间以及直抵屋顶的书墙,都让Page One在京城书店中一枝独秀,尤其是二层与三层的落地窗正对着正阳门箭楼,站在书店内,好似将一座古典的北京城置入了取景框中。除了环境优美、书籍齐全,Page One书店北京坊店也是前门地区为数不多的全天不打烊的店铺,目前除了周一开放时间是10点至22点,周二至周日一层空间都执行24小时运营。

        “前两天我在朋友圈看一篇文章,是关于今年的实体书店扶持公告的,我对标题印象很深刻,那就是‘扶持实体书店,打通政策最后一公里’,说得非常贴切。”Page One书店总经理陈鹏表示,实体书店的经营压力非常大,尤其是面对不断上涨的租金压力和人力成本压力,面对不断打折促销的网络书店的冲击,面对整体薪资较低带来的人才流失困境等,如果没有强大的资金后盾是会非常难受的。“此次北京市拿出真金白银来补贴实体书店的经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雪中送炭。”他表示,下一步书店要把这部分资金用在刀刃上,同时要运用创新思路实现书店自我造血功能。“要想尽一切办法给读者提供优质的体验内容,增加读者对实体书店的黏性。”

        阅青山书店

        服务城郊的“隔壁书房”

        相比较两家选址在城市商业聚集区的24小时书店,今年5月新开张的阅青山书店,则独辟蹊径地将24小时书店开在了位于东部郊区的东郎通州电影创意产业园内。园区的前身是北泡塑料集团的厂房,因此书店也就带着浓郁的工业设计风格。书店充分利用老厂房的挑高分隔出两层空间,阅青山书店共有两层,一层专门为孩子们配备了独立的儿童阅读区,二层则为读者打造了专属阅读区。

        阅青山书店负责人高岩希望将书店当作周边居民的“城市会客厅”和“隔壁书房”。“选址在通州是机缘巧合,我们通过数据采集,发现这个区域没有这样的书店。至于为什么想做24小时书店,我们就是想区别于商场里的书店,没有经营时间上的限制,读者可以自由自在地阅读。”高岩对记者表示,24小时运营的确给书店带来很大的压力,书店必须配备两组员工进行倒班,如果单纯依靠卖书,利润又会很薄,因此阅青山目前实行会员制的方式,年费365元,可享受全场购书七五折优惠,并赠送12杯30元以下饮品和咖啡。这样的实惠让阅青山慢慢培养了许多忠实的读者和熟客。“最近天气冷,晚上看书的人少了些,之前经常有读者看书到凌晨两三点,最早有五六点就来的。到了周末,基本上十点多,二楼阅读区就没有位置了。”高岩说。  本报记者 成长 文并图

  • 新年京剧晚会排出强阵容

        本报讯(记者高倩)2020年1月1日,北京演艺集团主办的“2020新年京剧晚会”将在人民大会堂万人大礼堂上演。

        新年京剧晚会将分两大板块进行。“梨园情”板块中,五位优秀青年演员将分别呈现梅、尚、程、荀、张五个旦行流派的选段,演绎梅派的雍容典雅、程派的幽咽凄婉、尚派的刚健婀娜、荀派之婉媚灵俏以及张派独特的清新婉丽。花脸、老生、老旦也将分别带来传统剧目经典选段。

        第二板块由京剧曲牌启幕。叶少兰、赵葆秀、谭孝曾、康万生、薛亚萍、邓沐玮、于魁智、李胜素、张建国、王蓉蓉、迟小秋、杜镇杰、朱强、胡文阁等京剧名家将组成超强阵容,演绎脍炙人口的唱段。

  • 指挥大师扬颂斯心脏病突发去世

        本报讯(记者高倩)据外媒消息,指挥大师马里斯·扬颂斯11月30日晚因急性心力衰竭,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家中去世,享年76岁。

        扬颂斯1943年出生于拉脱维亚一个音乐之家。作为闻名世界的著名指挥家,他担任过匹兹堡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以及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阿姆斯特丹音乐厅管弦乐团首席指挥。几乎所有一流的交响乐团都与扬颂斯有过合作。2006年、2012年与2016年,扬颂斯三度执棒维也纳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    

        扬颂斯多年来一直受到心脏疾病的困扰。1996年,在奥斯陆指挥普契尼歌剧《艺术家的生涯》时,扬颂斯就因心脏病倒在了指挥台上。今年,在与维也纳爱乐乐团演出时,扬颂斯也突发疾病,被迫取消了之后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在卡内基音乐厅的演出。2008年,扬颂斯率阿姆斯特丹音乐厅管弦乐团来到国家大剧院,是他与中国观众首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其实早在1996年,扬颂斯就打算与奥斯陆爱乐乐团来华,但因心脏病未能成行。12年后,当佩戴心脏起搏器的扬颂斯站在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上纵情指挥时,许多乐迷早已热泪盈眶。    

        钢琴家郎朗在微博上发文悼念:“没想到在上个月巴黎的见面竟然会是最后一次见面。他的去世是古典音乐界巨大的损失。”

  • 《万里长城永不倒》作曲黎小田病逝

        本报讯(记者韩轩)香港著名音乐人黎小田的秘书公布,黎小田于12月1日早7时55分逝世,享年73岁。《大地恩情》《胭脂扣》《人在旅途洒泪时》《万里长城永不倒》等歌曲都出自黎小田之手。

        黎小田是音乐家黎草田之子。黎小田亦监制过为数极多的唱片,并创作过大量流行曲、电影电视主题曲等,《万里长城永不倒》《胭脂扣》《人在旅途洒泪时》等经典曲目都由他作曲。据了解,今年五月份前后,黎小田因肺炎入院治疗,出院后以休养为主,不久前又被传出病重住院,后一直在静养。

        黎小田曾先后捧红梅艳芳、张国荣等歌手,梅艳芳的《胭脂扣》、张国荣的《侬本多情》《分手》《迷路》等歌曲均由他创作。而他作品中最为内地观众熟知的,当属上世纪80年代热播电视剧《大侠霍元甲》主题曲——《万里长城永不倒》。网友悼念评论说:“一个见证和创造了香港乐坛历史的人走了,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