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灵魂砍价,一分钱也不能让

        贾亮

        “报价有两次,如果两次达不到我们的心理价位,那就自己出局。”

        “5.62元”、“4.72元”、“4.40元”。

        不知内情的人,可能会对这样的价格谈判嗤之以鼻:都什么年代了,还几毛钱几毛钱的谈?但谈判还没有结束,“4.40元的话,4太多,中国人觉得难听,再降4分钱,4块3毛6,行不行?”

        这两天,一段“灵魂砍价”视频在网上疯传,上述情形就是医保价格谈判的现场。锱铢必较、分毫必争的双方,分别是国家医保局组建的医保专家团和药企的谈判代表。

        一角钱或者几分钱算不算事?要看放在哪里。前不久,有人将《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的歌词改成了“捡到一元钱”,貌似与时俱进的修改却招致迎头痛批。要知道,有一种东西叫价值观,任凭物质条件如何改善,拾金不昧的价值理念不应变也不能变。

        还有一种场合,那就是当这一分钱与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相关。让老百姓得实惠的事上,一分钱也不能少;给老百姓减负担的事上,能少一分是一分。让老百姓吃得起药、能吃上好药,不至于让患者看到高昂的药费而延缓治疗、放弃治疗,避免因病致穷、因病返穷状况的发生,就必须分毫必争、锱铢必较。要知道,中国人口基数大,药费每降低一分钱,合起来就将是一个庞大的数目。

        每一分钱里都有义不容辞的责任,检验着谈判人员的情怀和担当。这不是代表某个医院与药企谈判,而是代表国家立场,为的是广大患者的利益,这也是“现在是我们一个国家在和你谈判”这句话赢得无数网友点赞的原因。国家和老百姓的钱一分都不能多花,正是靠着这种精神,在这场我国建立医疗保险制度30年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对战”中,战绩斐然:150个谈判药品中,共有97个药品谈判成功,价格平均降幅达60.7%,其中包括22个抗癌药,7个罕见病用药,14个糖尿病、乙肝、丙肝、风湿性关节炎等慢性病用药,4个儿童用药。

        一分钱里更有一份份民心,寄托着广大患者的期待。以最终4.36元成交的达格列净片(安达唐)为例,它是治疗2型糖尿病的“标杆”,降糖效果好。而我国的患病人数达1.14亿人,他们都希望好药能被列入医保。广大患者对身体健康的美好向往,就是医保部门和人员努力的方向,站上谈判第一线,甘当“灵魂砍价手”,“以价换量”推动药价大幅下降。无论是那些“激动地热泪盈眶”的企业,还是那些被砍价“砍哭”了的企业,都会在确定进入中国医保名录后,在收获巨大的市场的同时,更好地服务广大患者。

        或许还有些药价对普通人来说很贵,还有些急需的药没有能纳入医保,没关系,只要有这份心、尽这份责,希望就在。

  • “碰碰车”

        驾车在高速公路上物色目标车辆,待目标车辆变道时,使用弹弓弹射,造成碰擦假象,然后逼停目标车辆要求私了,一般单次碰瓷要价300元到1500元不等。近日,上海青浦警方破获一起如此离奇的碰瓷诈骗案。经查明,该犯罪团伙作案100余起。靠弹弓碰瓷,最终弹回来,只能砸向自己的额头。李嘉  

  • 水滴筹,别把慈善当生意

        秦川

        水滴筹又出事了。据报道,互联网筹款平台“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有人拍到这些地推人员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的视频画面。他们自称“志愿者”,对募捐金额填写随意,对求助者财产状况不加审核甚至有所隐瞒,对捐款用途缺乏监督。

        这一幕,让人错愕。互联网平台帮扶大病患者获得网友救助,帮了很多家庭,很多人为此解囊相助,社会各界也多有肯定。然而,公益事业的生命在于公信力,这种“扫楼式”寻找求助者、按单提成的做法,突破公众想象,也引发舆论质疑:以拿提成为目的,引导患者筹款提供便利,是不是把慈善当成生意?公众给困厄中的患者捐款,出于自愿和善意,还要基于信任,假如信任受到伤害,谁还会捐款?“扫楼式”筹款、员工按单提成,这些做法的每一次成功,都是对民众善心和好意的消解,是对信任与托付的伤害。

        对这一事件,先搞清事实很重要,视频拍摄的情况只是一方面,这些问题在多大程度存在,影响范围有哪些,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调查还需要继续。对此,水滴筹平台回应称,彻查违规行为,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我们期待平台方公布更多事实,也期待监管部门能介入调查,还原真相。筹款平台需要靠善心滋养,而非业绩刷单来激励。

        互联网众筹这类新生事物,对一些因贫困而无法救治的人而言,不亚于“及时雨”。但这种救助模式要持续发展,就必须严格规范流程和管理,铲除违规行为滋生的土壤。唯有如此,才能被公众信任和支持。殷鉴不远,给善良留一点净土,给真正需求扶助的人留点希望,别让好心人寒心。

  • 求职简历也是诚信证明

        侯江

        秋招结束,未拿到就职资格的大四毕业生们急于拿出一份亮眼的简历去求职。据报道,不少大学生为此花钱找人制作简历。除了知名招聘平台,一些电商平台上也有代写简历业务,价格从5元到几百元不等。

        殊不知,简历包装面临诸多风险,甚至是陷阱。比如,有学生表示,付费得来的简历,竟有错别字,卖家全程无沟通,后续修改跟不上,最终拿到的就是流水线产品;如果不给好评外加截图给商家,电子版简历就拿不到,还可能存在简历信息泄露的问题;另外,付费参加某些咨询培训公司的模拟项目,在求职时根本没用。有些公司提供“直通”服务,号称能获得与企业部门负责人单独面试的机会,且“确保拿到录用通知,拿不到退费”,但花钱不菲,只是拿到了企业的实习录用资格,和正式入职完全无关。

        连求职简历都要求助商家代写,应该说,这些学生毕业前的最后一考没有过关。而找提供虚假实习的所谓全套服务,或者在经过包装的简历里无中生有、胡吹大气,就是明目张胆的造假行为。这样做,简历“好看”了,私德就有亏了。从长远来看,迈入社会的第一步就走歪了,实在不是好事。对那些老老实实写简历应聘的同学,也很不公平。

        步入大学校门,选择相应学科,就算跨入了职业生涯的预备期。自己的经历,为何要花钱请人来写?正如律师分析所说,求职简历既是一份身份和实力证明,更是一份“诚信证明”。在信用为本、信息互通的时代,使用假简历,求职者面临的不仅是失去工作,更可能面临进入“求职黑名单”的风险。代写简历能够成为一门生意,正是一些机构看准某些准毕业生们的眼高手低,且不敢把涉嫌信息欺诈的事实付诸公堂,赚起昧心钱来,也就无所顾忌。

        部分大学生写不好简历,或者觉得简历没什么可写,也应当引起学校的重视。高校培养人才,也负有向社会推荐人才的责任。大学生在校期间,若有成熟的生涯教育,有专业的就业培训,有充足的实习机会,应该不会把自己的简历交付到陌生商家手上。学生们能够自信、自如地写简历,才是用人单位觅得良才的通道,也才能让代写简历的歪门邪道再无生存空间。

  • 点到为止

        张丽

        道歉够难

        连日来,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张君秋京剧艺术研究会、中国曲协相声艺术委员会接连发文,对德云社演员张云雷、杨九郎在表演中调侃侮辱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李世济、张火丁表示强烈愤慨并予以严厉谴责。令公众不解的是,面对如潮的批评,张云雷选择沉默,一直没有道歉。“未学做艺先学做人”,真能做到这一点似乎不容易。中国曲协还呼吁文化管理部门要加大审查监督力度,加强监管惩戒。舞台上说黄段子张口就来,道歉就是不开口,监管部门是不是该拿出惩戒的措施了?

        生意够冷

        一场初雪,催生了新生意。11月29日晚上,不少电商平台卖家就推出了“在北京初雪的地面上代写字”或者“代堆雪人”的服务。5厘米高的雪人10元钱,10厘米高的雪人25元钱;10个字以内5元,10个字以上每字0.5元。不过随着积雪渐渐融化,此类服务很快下线。对这种偏门生意,其实只有寥寥几人咨询,无人真正下单。喜欢玩雪,但如果不是自己去触摸雪花,反而假他人之手,那还有什么意思?不是每一个新鲜点子都能迅速变现。无论网上网下生意,都别像雪花一样“化得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