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消失70年的“细八件”回来了

        本报讯(实习记者杨天悦)年关临近,年味儿也渐渐浓了起来。最近,北京稻香村门店里已经挂起红火的灯笼,“饽饽匣子”、“京八件”等喜庆的红色礼盒一摆上柜台,店里一下子变得年味儿十足。其中,最为显眼的还要数一款包装清雅的“细八件”礼盒。

        “北京传统糕点里最为人称道的就是北京八件。京八件又有节令大八件、日常小八件和细八件之分。”店里工作人员介绍说,“细八件”源于宫廷御膳房,也曾是极富北京特色的年节食品。今年,北京稻香村特意恢复了这款已经消失70年的“细八件”礼盒。和传统京八件的福字饼、禄字饼、寿字饼、喜字饼等不同,新推出的“细八件”要“洋气”得多:“这次我们对产品进行创新,在传统细八件的基础上加了许多新口味。”稻香村的工作人员介绍,这次回归的“细八件”礼盒中,有奶黄馅的“玉碟酥”、枣泥馅的“芙蓉糕”、黑金馅的“甘露果”、火龙果馅的“粉衣”等糕点。不光外观充满“国潮风”,每款糕点的名字也十分诗意。

        除了回归传统,北京稻香村与文创IP的跨界“国潮”礼盒也受到不少年轻人的追捧。北京稻香村与故宫文创联合推出的福兽糕点礼盒,五颜六色又清新可爱的包装盒里有胖鼠、胖虎、胖龟、胖蝙蝠等印有不同卡通动物图案的圆形糕点,一改往日“端庄”形象,颇为活泼俏皮。另一款联名合作的“酥酥乎乎”新年礼盒,16款花花绿绿、超高颜值的糕点,也让不少网友在“舍不得下口更舍不得放坏”之间纠结起来。

        此外,今年北京稻香村还推出了一款组合式礼盒“家宴御礼”,礼盒中不仅有糕点,还有坚果和糖果,一盒兼顾全家人的喜好。

  • 老粮行老手艺留住北京记忆

        雍和宫大街改造完成后,同日升粮行古色古香的新门脸吸引了不少游客,店里零打麻酱的视频经美食达人发布后,老粮行不仅成了“网红打卡地”,二分芝麻、八分花生的“二八酱”也成了京城年轻人追捧的新时尚。

        昨天下午,北新桥三条西口外的同日升粮行外排起了长队。只见师傅左手抄起罐头瓶,右手拿着长柄勺在酱缸里轻轻一转,勺子里已是满满的芝麻酱。师傅端着勺子颠了三四下,芝麻酱在空中拉出一条漂亮的曲线,准确地投入瓶口中。眼看瓶子要装满了,师傅右手娴熟一转,勺背立刻阻断了多余的酱汁,瓶口上一滴不沾。盖盖儿,上秤,贴签……整套动作10秒钟不到,一气呵成,“滴水不漏”绝技令顾客称奇,不少人拿着手机拍视频。

        来同日升买现打麻酱,除了用店里的罐头瓶装,很多熟客还会从家里带来五花八门的瓶子,酱豆腐瓶、矿泉水瓶,甚至还曾有顾客拿油桶来装麻酱,十分考验师傅的功力。“在我们店,打麻酱的手艺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传下来的,老师傅手把手教,所有员工都要学,要做到‘滴水不漏’最少要练3个月。”打酱的刘师傅说。

        一对来自云南的小夫妻一口气买了10瓶:“在视频网站上看到说这是老北京的味道,我们多买点回去送给亲戚朋友吃。”另一边,从次渠赶来的吴大爷正拿着打好的几瓶二八酱准备交钱,“原先我就住二条,吃这麻酱吃习惯了,蒸花卷、烙饼都好吃,搬走之后隔三差五就得回来一趟,还得给街坊邻居捎几瓶回去。”

        50多岁的王大姐是店里的老人儿,她介绍说,二八酱的讲究由来已久。解放初期,由于粮食供应紧张,纯芝麻酱需凭票购买,成了当时的紧俏货。而花生榨酱容易“出数”,比芝麻酱便宜,再加上口味甜美,能中和芝麻酱的苦味,慢慢地,二分芝麻、八分花生的配方就流传开来,成了几代北京人的记忆。

        随着这股“网红”风潮,如今店里二八酱、纯芝麻酱、小磨香油都成了热卖产品,每天能卖出上千斤。王大姐、刘师傅等店员也成了许多视频里的“网络红人”。“不管红不红,该怎么干还怎么干,现在现打麻酱的越来越少了,老北京的这点儿东西能传承下来,是最重要的。”王大姐说。

        实习记者张雪 文并摄

  • 鸭脖小贩冒充消防培训终落网

        本报讯(记者张宇)记者昨天从房山公安分局获悉,12月3日,房山警方根据群众举报线索,经过缜密侦查,成功打掉一在网上编造和冒充消防报考中心老师,开展消防培训骗取钱财的诈骗团伙。张某(男,27岁,河北省人)等37人仅用9个月时间,敛财700余万元,涉案群众多达600余名。目前,张某诈骗团伙中的32名嫌疑人已被房山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从去年8月开始,利用一些企业缺少注册消防工程师的空子,张某等人开始在各大网站发布注册消防工程师培训信息,承诺考试包过,诱骗学员报名缴费。张某等人把培训分为多个级别,最低的2000元,一对一辅导则高达8000多元。除了收培训费,张某等人还卖押题试卷。一套试卷2000元,在临考前,他们还会卖一套解密卷,从500元到1000元不等。

        据悉,张某之前是卖鸭脖的小贩,从一个老乡那里发现搞培训是一条生财之道,于是动了歪心思。张某团伙里的成员身份也比较复杂,多是低学历人员。这些人如何当培训老师呢?张某自述与一个培训网站签订了合作协议,但其实他们与这个网站没有真实的合作关系。面对学员的提问,这些“老师”顾左右而言他,如果学员问得急,他们就去问培训网站的老师,再来回答学员的问题。

        学员考不过怎么办?张某说,“追得紧的退回一部分,追得不紧的就拖,或者免费让他再培训一年接着考。”除此之外,张某等人还采取“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办法,避免学员找上门。自开办培训以来,他们已经换了3个地方,“这么做一是避免学员找上门来,二是换了地方,公安机关也不好查找。”张某说。

        今年2月份,张某等人来到北京房山区,仅在房山一地就骗了600余人,均为京外人员,不少人因涉及钱财不多,就自认损失,不再追究。目前,张某等32名涉案人员已经被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工作中。

  • 无照小伙儿自作聪明被抓现行

        本报讯(记者安然)小伙儿咸某骑着一辆摩托车过路口时遇到了红灯,自作聪明先右转、再掉头、再右转,于是给自己招来了1200元罚款和10天的拘留——不是因为他“绕红灯”,而是这个动作招来了民警的“重点关注”,于是他摩托车无牌照、他本人也没驾照的事就被逮了个正着。

        12月20日,京藏高速西辅路昌平南环路口,咸某骑着摩托车由北向南行驶,当他开到路口处时,刚好变灯,他看了一眼倒计时牌,还要再等70多秒,于是干脆先右转,开了十几米后掉头,回到路口后再次右转,“绕”过了红灯,节省了几十秒。咸某的这番操作,吸引了昌平交通支队马池口大队执勤民警郝良欣的目光——他车上没牌,立即被民警拦停了。

        “驾照呢?”郝良欣问道。“正学呢,马上就有了。”咸某回答。他说,他现在骑着摩托车就是要去驾校。因为驾校太远,公交车不方便,自己会骑摩托车,就骑过去。不过,他承认,也没取得过摩托车驾照。

        “车牌呢?”民警再问。咸某答称,“没牌”。这辆摩托车是“国3”排放标准的车,买车后没有及时上牌,等想到去上牌的时候,“国3”已经不能再上了。

        因车辆无牌,摩托车被民警依法扣留。而咸某因无照驾驶无牌两轮摩托车,也于当日被处1200元罚款,并处10日行政拘留。他现在正在考的驾驶科目,全部成绩归零,需要办理退学、注销档案再重新报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