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坑人!这个小区路难行

        “我们小区里走路太难了!道路多处坑洼,开车都颠得不行……”近日,有市民反映自家小区道路破损,坑洼难走。记者调查发现,该小区多年没有物业公司。虽然一些居民楼前地面有过修补痕迹,然而也有主要道路破损严重。不少居民称该路破烂的状况已有好几年,期待能够早日维修。

        ▶坑洼难行◀

        主干道成“拦路虎”

        下午2点,丰台区丰西北里小区,罗成章拄着拐杖,慢悠悠从家里出来,到街边买点食品。“年纪大了,门前的路走着费劲。”

        家门前那条破损不堪的路,是小区内一条主要干道,也是罗成章每次出行需克服的一个“拦路虎”。破损的路宽约3米,长约30米,路面坑洼不平,遍地细沙碎石,坑洼最深处约5厘米。顺着破损路面往里走,甚至有一道凸起的“横梁”。在路西侧,也能看到一些砖瓦碎块和玻璃残渣。“这之前都是违章建筑,后来给拆了,所以不太平整。不管是开车,还是走人,这路都挺费心的。”

        谈及这条破损路,胡丽丽更是上火。“这路天晴时难走点。你去看看7号楼那一段。”顺着胡丽丽的指引,记者来到7号楼旁,该路段更呈现出一副“惨相”——道路破损严重,路面充斥着小石块、各色塑料袋,远远望去这短短几米的路更像一条泥土路。“刮风下雨可以说不敢走、没法走。”胡丽丽说,这条路刮大风灰尘飞起;遇到大雨天,积水严重。

        这条破损长约30米的道路是“中梗阻”——道路南北两侧,路面情况较好,恰恰是这中间的路段,给居民出行带来了不便。而除了这段“中梗阻”,小区内其他地方也有不同程度的路面破损。一些居民楼前的路面,一眼便能看到修补痕迹。“这些以前都是破的,大概8月份左右居委会来补的。”罗成章介绍,晚上小区里灯比较暗,老人小孩下楼走路都不安全,很容易摔倒。

        ▶没有物业◀

        维修已提上日程

        采访中,多位居民证实这条破损的路面已存在了很多年。胡丽丽说,之前也有居民反映投诉,然而只是修补了居民楼前一些破损路面,这段路成了“遗留地”。

        “主要原因就是年久失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居民介绍,该小区本身是铁路职工楼,却一直没有物业公司。小区一些小维修业务,铁路方面的“维修班”会帮忙。然而大家屡次反映该路段问题,效果却不理想,“可能路就不归他们管吧”。同时因为没有正规物业公司管理,更变相放任了路面破损等问题出现。

        “我们只负责新建六栋楼的物业,你说的情况不归我们管。”在丰西社区居委会大楼物业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记者询问居委会工作人员,被告知小区确实没有物业。

        小区道路如此破损,什么时候能修好?“肯定修!已经‘上账’了。”丰西社区居委会一名值班人员说,居委会眼下没有能力修补,“之前是修到一半,没钱了。”至于什么时候能修好,该工作人员称目前说不太好,应该是明年初。而新村街道办事处一位工作人员称,之所以现在暂时没有修补,并不是因为经费问题,而是施工有要求。“冬天气温低,混凝土的养护需要一定温度,温度不够强度就上不来。”该工作人员同时称,街道办计划明年给居民修好,“尽量赶早”。

        “北京确有一些老旧小区,性质上是属于以前的福利房。因为产权单位财力不够、权责不相应、缺少物业等原因,逐渐呈现出所谓‘社区衰败’现象。”中央民族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硕士生导师徐伟建议,针对类似没有物业公司的小区,相关方应鼓励小区成立业主委员会,选择适合的物业公司管理,不能再依赖于原有上级单位和产权单位。此外徐伟认为,还应从城市精细化管理的角度,及时对标老旧小区改造计划。“让规划先行,哪些地方适合改造维修,哪些小区适合拆迁,捋清楚后对症下药。”

        本报记者 李松林 文并摄  

  • 坑钱! 留神预付卡陷阱

        “办张卡吧?打三折!”

        “优惠倒计时,全年最低价!”

        “明年提价,最后半个月原价续费……”

        接近年底,商家们又开始了新一轮销售攻势,不少人没能捂住自己的钱包,但是购买这类预付卡,风险着实不少。避免预付卡陷阱,还得咱们自个儿多留心。

        充钱容易花钱难

        退卡反被薅羊毛

        上个大风天,晓静路过安华桥附近时,在一家名叫“小花牛”的鲜奶店消费了一碗红豆双皮奶,在店内休息的时候,店员告诉她,用手机号就可以办会员电子卡,在安华桥附近2公里可以送货上门,市内任何一家店里都可以消费。

        热乎乎的双皮奶下肚,晓静也放松了警惕,买下店里一张1000元的储值卡,“我的工作就是得经常在街上跑,记得看见过不少这家鲜奶店的连锁店,觉得应该能消费出去。”

        可是很快她就碰到了问题,前些天她路过八角北路的时候,在一家商超边上看到了这家连锁店的招牌,兴高采烈地跑进去报上手机号,结果被告知对方只是加盟店,无法用她的会员卡进行消费。晓静失望极了,“招牌都是一模一样的,它也承认自己就是这家连锁店,我们普通消费者怎么能知道哪家是加盟的哪家是直营的,做这种区分,就是欺诈消费者。”

        小黄给孩子报过了多家兴趣班,最头疼的就是退费和转店。今年八月底,她看到孩子的亲子游泳课只剩了二十多节,就给孩子续买了六十多节的课程。结果店里从秋天就开始装修,最近刚恢复营业。因为新买的课时包还没有开始使用,小黄跟店里商量退费,结果被告知:按照销售合同规定,购买一个月后,即使没有使用,也只能按照90%的比例退费。“就这么一念之差,被店家薅了10%的羊毛。”

        消费定价藏猫腻

        清空账户成奢望

        快到年底,王女士准备例行“捯饬”一下发型,她之前买过小区门口一家美发店的会员卡,如果只理发,可以打3.8折,如果针对理发或者美容项目,折扣为4.5折,王女士当时选择了后者。但是最近一年的消费主要集中在理发上,王女士想更改会员卡内容,咨询结果让她大失所望。“只能再充值一万元,才能改卡,这价格实在太高了。

        正是因为发现预付卡各种限制,杜女士满心希望将卡内余额消费完之后就不再办卡,但结果发现,想“清空账户”几乎是一件无法完成的任务。

        上周末,她去理发店做了一次烫染发套餐,费用合计2888元,贵宾卡客户可以打六折。杜女士心里核算了一下,琢磨自己的贵宾卡内余额是1500多元,不够的部分她再交点现金。

        然而结算的时候,杜女士碰上了软钉子:店家表示,卡内余额不足的时候,只能往卡内续费,否则不能刷卡消费,更不能刷卡后现金补余额。而续费金额也是1万起步,每档加1万,不能有其他选择。“要不交2888元现金,要不就得再充值1万元,没得选。”杜女士无奈之下选择了充值续费,“以后理发我都得好好核算,看看怎么消费才能凑整,估计怎么算,最后都得有几十块钱扣在卡里无法消费了。”

        建议

        预付卡合同应有规范

        对于刚刚公示后的《关于加强预付式消费市场管理的意见(征求意见稿)》,不少消费者也根据自己的消费经历提出了希望。

        “在预付卡消费的时候,不能简单地以‘依据合同内容’执行。”小黄认为不开卡时也不能全额退费这项规定不应该被商家写入制式合同中,“希望管理部门在进行审查的时候,对这种合同多做规范,合同中不应该有明显不利于消费者的条款。”

        小程则认为在生活服务、餐饮娱乐、孩子教育等各个消费层面,消费者无法真正避开预付卡消费,能做的不过是自己提前多做审查,也希望市场管理者能对经营者多做管理规范:“能不能规定店家把经营场所租赁合同公开张贴,多让消费者了解点合同中的信息,办预付卡的时候也能放点心。”

        本报记者 周明杰  

  • 信建里小区车棚里的旧车少了

        西城区信建里小区北门,新树立的“信建里景观改造设计方案意见征集”宣传牌,吸引了不少居民驻足。

        2019年5月15日,本报刊登了《给废旧自行车找条出路》报道。针对报道中反映的信建里小区自行车棚内废旧自行车多等问题,西城区白纸坊街道积极研究推进信建里小区改造工作,与产权单位北京通信服务有限公司沟通对接,社区通过张贴海报、小区电子屏、社区微信群等发布整治通知,并多次组织社工、志愿者、应急小分队、街巷物业和金泰物业相关人员,对七个车棚内废旧自行车、电瓶车等杂物进行了集中堆放和清运。

        同时,街道实行定人、定岗、定责,不间断对责任区域进行巡查,积极发动社区居民与物业参与社区治理,杜绝问题反弹。本报记者 吴楠  

  • 双桥中路的挡路石墩挪了

        本报6月5日12版刊发调查报道《记者体验骑行城市自行车道——一些已疏通 有的仍梗阻》,反映了双桥路与双桥中路交叉口东北角,自行车道出口处被石墩挡住的问题。报道刊发后,属地管庄乡非常重视,目前已经将石墩移开,不影响市民骑行。

        近日,本报记者再次回访该地点,发现自行车道上挡路的石墩确已移除,但由于自行车道出口与机动车道相连,为防止碰撞意外,出口旁仍然设置了一条防护栅栏。同时,为了方便骑车人前进,自行车道与正前方便道的连接处进行了坡道处理,方便骑车人将车推上便道。

        本报记者 莫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