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高山滑雪中心赛道本周完成造雪

        揭秘·造雪

        造雪机喷出水雾凝结成雪从天而降

        进入寒冬,海拔2198米的小海陀山早晚已接近零下20摄氏度。“我们从11月15日开始造雪,预定的工期是50天,预计将在本周完成26万平方米的铺雪工作。”北京北控京奥建设有限公司场馆运营分公司压雪部经理孙德强和同事们每天的工作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进行。尽管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在雪上待久了,还是冷,孙德强说话的时候嘴里不停冒着哈气。

        “首先是造雪机喷雪,到达一定厚度,压雪车平整雪道,有需要补雪的地方就继续喷,压雪车再上阵。造雪机和压雪车的工作属于交替进行、互相配合。”记者在施工现场看到,架在伸缩杆上的造雪机喷射出美丽的水雾,在空中会自然雾化,迅速凝结成雪从天而降,随后压雪车会将一层层的雪压平整。据悉,为了安全作业和雪质考虑,压雪车的工作主要是在白天进行,偶尔晚上配合移动式造雪机工作。

        调整造雪机雪质让雪“化得慢”

        北京冬奥会“相约北京”首场测试赛相关雪道共涉及造雪总面积约26万平方米,造雪量约26万立方米。项目团队将竞速赛道、训练道、技术道路三种不同类型雪道分为16个区域进行,117台移动式造雪机、19台压雪车齐上阵。孙德强介绍,造雪的整个过程分为几个阶段,一是对雪道进行覆盖,二是补雪、修型,三是在比赛临近的两周左右开始做“冰状雪”。

        作为北京冬奥会延庆赛区的重要竞赛场馆,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将举行滑降、超级大回转、大回转、回转等高山滑雪11个项目的比赛。“比赛选手可能会能达到130公里至140公里/小时的最高滑行速度,因此,国际雪联对雪道硬度和雪质有严格要求。”北京北控京奥建设有限公司场馆运营分公司副总经理李新介绍。

        “为了保证造出来的雪化得慢、待得住,造雪机的雪质范围会持续调整。比如初期,我们会将造雪机的雪质调得比较湿,这样喷出来的雪密度高,不容易化。”李新介绍,普通雪场的雪密度在300千克到400千克/立方米之间,国家高山滑雪中心会保证比赛时接近600千克/立方米。

        助力·铺雪

        坡度70%雪道上压雪车推雪压实

        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建有7条雪道,其中最大的垂直落差超过900米,有的赛道坡度达到了70%。在如此陡的雪道上进行作业,对于压雪车本身和压雪车司机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记者在现场看到,重达十多吨的压雪车开足马力推雪,宽大的履带能将雪牢牢实实地压紧,以此重复工作,成型的雪道都是经过一层一层压成的,直至雪平均厚度达到要求。除了推雪,压雪车还要爬大陡坡,光靠自身的履带力量完成不了工作,必须通过一定的牵引力,每一辆压雪车都“背”着一个大大的绞盘,起到稳定和保护压雪车的作用。

        参与赛道压雪工作的司机们“门槛”不低。他们必须要有至少三年以上的专业雪场压雪经验,还要经过专业培训。“第一次在雪道上从上往下开,心里还是很忐忑的。”尽管有着十几年压雪车驾驶经历,在这样坡度的雪道上工作,孙德强是头一次。

        今年8月,孙德强和其他几十位同事到新西兰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实地驾驶培训,当时的训练场雪道坡度在50%到60%左右,培训教练都是有着20年压雪车驾驶和维护保养工作经验的老师傅。正因为这样,大家才能快速地适应延庆赛区的环境。

        86名外籍压雪车专家提供保障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项目还聘用了86名外籍压雪车专家,他们均是由国际雪联推荐的技术高超的“老司机”,来自俄罗斯、意大利、瑞典、新西兰、加拿大等十几个国家,有多届世界杯、世锦赛经验,而且服务过索契、温哥华冬奥会。

        外籍专家不仅熟练使用造雪设备,严格把关雪质、雪道呈现效果,还对场地安全防护、雪地巡逻等工作十分有经验。比如来自瑞典的艾瑞克既有丰富的赛道造雪经验,又是专业的山地救援人员。“造雪过程具有一定的危险性,艾瑞克主要帮助我们处理突发事件,还时刻提醒我们需要注意的小细节。” 孙德强说,艾瑞克和其他人的加入帮了他们很大的忙,而且这也是一个交流、提升自己技术水平的好机会。

        据悉,除了进行造雪工作的现场指导,这些外籍专家还将服务于整个赛前准备和赛时保障阶段。

        创新·用雪

        明年初将向雪面注水做“冰状雪”

        与以往比赛和其他赛场不同的是,高山滑雪中心还将制作“冰状雪”。李新透露,“冰状雪”工作预计明年1月20日启动,将在2月初完成,保障“相约北京”测试赛的顺利进行。

        “等到赛事用雪的时候雪道是非常硬的,表面属于结晶状态,近似于冰面。”李新介绍,“冰状雪”的主要优点是可减小雪板和雪道之间的摩擦力。运动员高速转弯的情况下也能保证雪道表面平整光滑,选手不论第几个出场,雪道的状态都是一样的,以确保比赛的公平性。

        但冰状雪的制作也较为复杂。明年初,项目团队将把雪道打开,翻出下层雪,再均匀连续地向雪面注水,增加雪的含水量。注水后通过压雪车反复翻压将湿雪搅拌均匀再压平,经过板结和下沉,表层雪风化形成软雪,再经人工多遍清除,最终才能形成专业的雪道。而雪道完工后,工作人员每天还要对“冰状雪”雪道进行维护,确保雪道平整。

        造雪用水均来自山上的自流水

        预计到本周,赛道人工造雪工作将全部完成。接下来,将进入场地防护阶段,工作人员在雪道周边安装防护网、防护垫,对运动员比赛时的滑行区域进行保护。

        据悉,为了保护小海陀地区的生态环境,国家高山滑雪中心造雪用水均来自山上的自流水,通过7.5公里的地下综合管廊,造雪用水被送往小海陀山海拔1050米的塘坝进行蓄存,再通过三级泵站将“冰雪”注入小海陀山。

        未来,赛道上的融雪水也会得到可持续利用。李新介绍,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建设了完善的融雪水、雨水回收利用系统,要么流到场馆内的蓄水池,实现重复利用,要么回归“源头”。

        雪道·释疑

        冬日降雪对雪道是否会造成影响?

        入冬以来,北京已经降了两场雪。这样的降雪会不会对铺雪和雪道造成影响?“雪道最好没有天然雪的‘干扰’。天然雪对滑雪赛道的影响就像对公路的影响一样,降雪后赛道表面雪的密度达不到比赛标准,所以需要将其清除出雪道,否则无法进行比赛。”李新解释,因为运动员比赛时要完成高速下的转弯,赛道表面需要坚硬的“冰状雪”,而天然雪无法提供强大的支撑。但由于现在雪道表面还没有完全完成,所以问题不大。

        如何降低阳光直射对雪道的影响?

        “太阳一晒会加速雪的融化,阳光直射对雪道的影响是挡不住的。”李新坦言,为此,在造雪的筹备期和运行期,他们都将这一问题考虑在内,针对这一地区的气候特点,增加雪的厚度,保障达到测试赛要求。正常雪场的厚度在40厘米左右,高山滑雪中心的雪道按要求平均厚度在1.2到1.5米,阳光只能透进8至10厘米,从而让雪的保存持久。

        怎样最大限度地保护生态?

        修建高山滑雪场地,如何最大限度地减少对植被的干扰,保护生态环境?据悉,建设中能避让的植物就避让,不能避让的会优先选择近地移植,如果不能近地移植则整体移栽。如今山脚下已建成面积约300亩、移植植物2万多株的迁地保护基地。“雪道所在地未来都会进行植被恢复,通过播撒当地的草籽、喷播等各种方法进行生态修复。”李新表示。本报记者 任珊  本报记者 饶强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