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北京优质演出在这里孵化

        对于观众来说,新绎剧社推出的几部音乐剧,可能比剧社的名字更让人印象深刻。原创音乐剧《西厢》音乐好听、故事有趣,还有参加《声入人心2》的知名音乐剧演员刘岩参演;根据同名话剧改编的《隐婚男女》讲述了现代职场故事,好听的音乐和层出不穷的笑料让人难以忘怀;还有百老汇经典音乐剧《拜访森林》中文版,充满童话故事的奇趣。

        新绎剧社隶属于新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据新绎文化总经理李晓菲介绍,十年前他们就有了做音乐剧的想法。当时公司投资人在纽约出差,被百老汇的音乐剧深深打动,发现这种综合了音乐、戏剧、舞蹈等多种形式的舞台艺术很受年轻人的欢迎。“百老汇音乐剧常年在纽约演出,生产都在周边地区。”李晓菲说,这与廊坊和北京的区位特点非常相似。“廊坊也可以成为新兴行业的孵化基地,向全国文化中心北京推送剧目。”

        探索音乐剧,用李晓菲的话说,他们交了不少学费。“这是所有从事新兴行业的人都会遇到的问题,尤其是音乐剧,从上游到下游的生产要素都不健全。”无论是创作人才还是演出人才,无论是剧目制作还是运营宣发,中国音乐剧都没有先例可以参照。于是,他们在2014年先制作了百老汇音乐剧《拜访森林》的汉化版,学习国外的制作模式。

        这几年间,音乐剧演出在国内的关注度越来越高。《歌剧魅影》《长靴皇后》《摇滚学校》等大剧目接连来华,小语种剧目近两年也比较火。“法语音乐剧有很多观众,《摇滚红与黑》演出结束,那么多年轻的观众都会自发聚到舞台旁边,嘴里还唱着法语歌词,说明他们肯定不止看过一次。”李晓菲一边说一边想,“什么时候中国观众对原创音乐剧也有这样的热情,那就好了。” 

        中国原创音乐剧聚焦中国自己的题材,西厢题材就是新绎剧社打磨多年的原创音乐剧题材,2015年曾推出一部《摇滚·西厢》,与今年的《西厢》内容和风格都不相同。“中国音乐剧的审美范式是什么?和西方肯定不一样,但又不能是简单的‘话剧+唱’。”这是全行业都在探索的问题,只能在一部部剧目的实践中摸索。

        “《摇滚·西厢》最开始推出来反响平平,不像现在推出一台剧目,演得好有人夸,演得不好也有人骂,看了《摇滚·西厢》,大家只说‘你们不容易’。”李晓菲哈哈一笑,当然明白这其中的含义,随后不断向观众和专家征求意见,一遍一遍修改。

        试演、修改、再演出,这是中国原创音乐剧的必经之路。今年上演的《西厢》也是先在廊坊进行了小范围试演,听取各方意见之后,修改了近三分之一的唱段才在北京正式首演。“这一次首演观众明显很热情地给出了反馈,他们在网上给剧评分,还给每个角色评分,比原来迈出了一大步。”李晓菲说。

        交通便利 吸引北京人才通勤

        音乐剧作为新兴的演出产业,在廊坊制作、在北京上演,这样打出的“组合拳”有独特优势。

        中央戏剧学院音乐剧系教师、著名音乐剧导演赵永斌是新绎剧社的艺术总监,也是《西厢》这部剧的导演。他家住北京,除了每周一、周四在中央戏剧学院给学生上课,他经常驾车到廊坊“打卡”。《西厢》演出前,他几乎每天都在现场盯排练,成为独特的“通勤”一族。

        记者曾于《西厢》排练期间前往廊坊探班,那里不仅有宽敞明亮的排练厅,排练厅外还有一个种满花草树木的院落,景致怡人。“我第一次去廊坊的时候就发现,那有那么大的排练场,条件特别好。”赵永斌被这个场地吸引,作为导演,他一眼就发现这里举架很高,有两层楼。“这对拍戏非常重要,很多戏上布景和调度的时候都需要排练高度,需要的时候我们就可以上二楼。北京有些排练场地小,高度也不够,排练会受限制。”

        在每天都有歌剧、话剧、音乐剧、戏曲上演的北京,排练厅供不应求。不少民营剧团和民间剧社剧组戏称剧目“写得起、排不起”,排练厅难找不说,租金又贵。剧目还没上演,每天就有成百上千元的成本。地处廊坊的新绎剧社刚好自带便利条件。《西厢》排练时,除居住在廊坊本地的群舞演员和工作人员外,主演主创都从北京赶来封闭式排练。

        赵永斌说,路况好的情况下只需要40多分钟,他就能从北京到达廊坊,几乎没有跨城工作的感觉。李晓菲也透露,目前公司中有近三分之二的工作人员家住北京,每日往返通勤。

        平日的排练和创作都可以在廊坊进行,需要开粉丝见面会时,又随时可以前往北京。《摇滚·西厢》修改阶段,剧社在北京一家咖啡馆里,召集了粉丝和音乐剧观众,先播放演出视频,再听取他们的意见。《西厢》上演前,则在北京单向空间举办了观众分享会。“音乐剧是面向观众的艺术商品,北京观众多、粉丝多,我们需要了解观众的喜好,这对摸索中的原创剧目尤其重要。”李晓菲说。

        设施完善 受国字头院团青睐

        音乐剧孵化只是廊坊在京津冀同发展背景下发展文化产业的一部分。2020年5月,新绎文化运营的丝绸之路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将正式开幕,在占地面积1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5万平方米的区域内,包含了5个剧场、多个排练厅和多个公共空间,将成为京津冀及华北地区规模最大、功能最全的新一代综合性公共文化服务设施。2020年7月,第一届丝绸之路民间国际艺术节正在筹划中,包含演出、展览、艺术教育等多种门类。

        交流中心所在地向西26公里,可直达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向东紧邻京沪高速和京津高速,交通便利,身处京津冀的区域中心点及首都一小时经济圈内。从北京南站乘高铁到廊坊,再打车到丝路中心,一共所需的时间约在四十分钟左右。

        目前,交流中心正处于试运营阶段,已经有不少北京的院团“瞄”上这里。一家在京国有院团正与李晓菲洽谈,希望利用这里的剧场空间做剧目演出前的舞台合成。“北京的文艺演出非常繁荣,和演出数量一比,剧场的数量就不算多了。而且,每个剧场都有自己的演出安排,无法把场地向各个院团租借太久。”李晓菲介绍,没有自己剧场的院团一般都在北京周边寻找排练和舞台合成的场地,如今廊坊有了场地,既可以当天往返,租用的价位也很有吸引力。

        “交流中心的剧场也几乎囊括了所有剧场的类型,不只音乐剧,话剧、歌舞剧都可以。”李晓菲说,近几年在地市级城市新建的剧场,场地和设备条件都能达到国家标准,剧目合成后再去天桥艺术中心等北京的剧场演出,不会出现场地条件不匹配的问题。随着场馆投入运营,食堂、演员公寓、酒店和相关商业配套措施都会开放,可以容纳上千人。此外,也有其他院团和位于北京的大型机构伸出了合作的橄榄枝,一方提供内容资源和人才资源,而另一方提供市场运营和项目推广的经验,让优质内容和市场接轨。

        2021年,由著名导演王潮歌担任总构想、总编剧、总导演的“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也将投入运营,其中包括5个大剧场、12个小剧场及80余个园林剧场。“文化旅游是未来演艺发展的重要方向,廊坊本身没有文脉资源,但凭借《红楼梦》的影响力和艺术家们的努力,希望为京津冀文化旅游创造新的生机。”李晓菲透露,观众可以在这个主题公园中感受戏剧、沉浸式演出和装置艺术的魅力。   本报记者 韩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