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半梦》犹未醒 金星难舍离

        1999年,在没有任何背景和资金支持的情况下,金星创办了以个人名字命名的民营现代舞团。二十年来,她不仅让舞蹈团始终坚守着干净、纯粹的生存状态,而且为中国现代舞的发展培养了人才。12月20日,作为舞蹈家的金星率领她的现代舞团在上海大剧院举办的二十周年特别演出上,金星亲自登台,最后一次演绎她在1991年获美国舞蹈节“最佳编舞奖”的经典之作《半梦》,赢得全场的掌声与欢呼。

        演出以一段记录金星舞蹈团舞者平日状态的黑白影像开场,很多已经离开舞团并在中国舞蹈界闯出一片天空的舞蹈艺术家,如陶冶、段妮等人,也都真诚表达着自己对金星舞蹈团的深厚感情和大加赞赏。当舞台幕布上出现曾经在舞团工作三年以上的舞者们的名字时,舞台中央也出现一位穿着白纱长裙不停旋转的舞者,在她身旁,有人来,有人去,有人一直跳着舞……正如这个自由的舞蹈世界。

        演出中,带有纪念意义的舞蹈影像资料以别样的形式投射、叠加在舞台上,与正在台上翩翩起舞的舞者们的演绎相映成辉。台下的观众席里,除了热情的观众粉丝,还有很多在金星生命中占有很重要地位的人:许多曾和她合作过的艺术家;和她相识多年的老友们……他们伴随着金星走过非同寻常的岁月,对这些作品以及背后的创作故事感同身受,因此很多人都难抑激动之情,忍不住落下泪来。这其中就包括从北京赶来看演出的著名舞蹈家文慧,她曾是金星1993年在保利剧院举办的第一台名为《半梦》演出中的舞者,作为金星作品的第一代舞者,二十年后看到舞台上这些熟悉的作品,自然百感交集。

        从杭州赶来的著名越剧艺术家茅威涛也泪流满面。看到台上的《红与黑》她感慨万千,因为这部作品不仅荣获过“文华大奖”,而且是她与金星认识、合作的媒介。最感人的时刻,当属由金星亲自演绎的《半梦》,这也是她最后一次跳这支有着特别意义的舞蹈。伴随着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的音乐,一袭红衣的金星伫立于光影之中,茅威涛哽咽难忍:“《红与黑》还是那个红与黑,《半梦》还是那个半梦。但是《红与黑》里分明有了荆轲风萧萧兮的悲壮;《半梦》里也有了说不尽道不出的无奈。52岁的金星,犹如70岁的皮娜一样,在舞台上依然如此的美好。”

        特意从北京赶到上海观看演出的观众齐亮感慨道:“一个舞蹈家的收山之舞演出,作为观众能够在现场见证,是幸运的幸福的,但也留下了太多的不舍。半梦半生、半生半梦,岁月铭记了太多的精彩和经典、太多的笃定和坚守、太多的感动和回忆。二十周年是个新的起点,金星舞蹈团的现代舞之花会在舞台上继续光荣绽放!”

        当演出在观众如潮的掌声欢呼喝彩中落幕时,一袭红色长裙的金星满脸笑容地牵起了年轻舞者们的手,然后把他们向前推,而自己则默默退到后面,然后又悄悄走到旁边,把最闪亮的舞台留给了年轻的舞者们。这一举动饱含着她对年轻一代无限的爱护和扶持,正如金星自己所言:“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

        本报记者 王润 王犁摄

  • 《国剧盛典》元旦播出 《大宅门》主演重聚

        本报讯(记者邱伟)安徽卫视日前宣布,已经录制完成的2019《国剧盛典》定档明年1月1日元旦播出。据介绍,在盛典的致敬环节中,经典国剧《大宅门》主演陈宝国、斯琴高娃、刘佩琦将在舞台上重聚。

        2008年,第一届安徽卫视国剧盛典创办时,《大宅门》等经典曾作为被致敬国剧亮相盛典,导演郭宝昌,主演斯琴高娃、陈宝国就曾相聚于国剧盛典的舞台上。11年后,他们再次聚首在同一舞台上。当“由来一声笑,情开两扇门”这一嗓儿京腔京韵的唱词响起,陈宝国、刘佩琦扶着斯琴高娃,从国剧盛典舞台再现的大宅门中走出来,仿似时空穿越。没有主持人引导、没有导演刻意安排,台下的百余位演职员集体起立,致敬这部国剧经典。

        舞台上,陈宝国感慨地说:“刚才你们诸位艺术家都站起来了,我觉得真是感受到了经典的魅力。当时拍这部戏的时候,我们就感受到了。记得我们曾经说过,看到了《大宅门》的剧本,就知道它是一个五十年一遇的剧本,非常荣幸参与了这部戏的表演。说到特殊贡献的荣誉,我觉得应该是这部剧的编剧和导演郭宝昌先生。”刘佩琦也表示,感谢郭宝昌写出的这部剧,“此时此刻我也觉得《国剧盛典》这份荣誉沉甸甸的。可你不管拿到什么奖、什么荣誉,归零,重新回到起跑线上。否则就会飘飘然、膨胀,就会傲视、目中无人,我不愿意做那样的人。我就想认认真真读剧本、认认真真演戏,老老实实做人,这就是我对自己这一辈子的要求。”

  • 图新闻

        应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戏剧博物馆邀请,北京市第五中学分校自由空间·戏剧社师生日前走进菊隐剧场,参加北京人艺第五届 “致敬与传承”公益演出,师生们表演的话剧《天之骄子》片段得到老艺术家们和观众的好评。周良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