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永远的宗其香

        董学宁

        1942年夏,位于重庆的中央大学艺术系沸腾了,学生们纷纷奔走相告:远赴南洋为抗战募款的徐悲鸿校长回来了!期盼已久的同学们将自己的得意之作挂在墙上,请徐校长指教,徐悲鸿认真审看每幅画作,不时做出点评。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一幅署名为宗其香的作品上,精彩的表达令他欣喜不已。宗其香这个名字对徐悲鸿来说并不陌生,他在南洋为抗战募款之时,就曾收到宗其香寄来的请他评点的水彩画,他问:“宗其香是哪一个?”只见一位个子不高、身体健壮的男同学站了出来,未曾谋面的师生终于相见了……这次会面开启了徐悲鸿与宗其香长达十余年的师生情谊,直到徐悲鸿去世,宗其香一直是他最喜爱的学生和他在学校教学时的得力助手。

        宗其香1917年出生于南京,自幼家境贫寒,一岁丧母,随父亲和奶奶长大。由于父亲是一位民间画师,他自幼耳濡目染,算得上是“画二代”。迫于生计,宗其香在高小毕业后,进入一家美术礼品店做学徒,六朝古都南京的文化底蕴十分深厚,身为学徒的宗其香时常可以观摩拿到店里修补、装裱的古今名家画作,这个经历对自幼喜爱绘画的宗其香来说获益颇多。加之天资聪慧、刻苦用功,十七岁时,他的创作便已入选全国美术展览会,其中《云山图》、《巫山十二峰》被时任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收购,他将售画所得悉数捐献给了灾区。

        抗战爆发后,宗其香从南京逃难辗转至重庆,1939年,他报考中央大学艺术系,入学美术考试成绩名列第一。然而面对外语试卷,宗其香犯了难——高小毕业的他没有一点外语基础。情急之下,他在外语试卷上写下自己不会外语的情由,恳请校方理解通融。待录取时,外语系教师与美术系教师发生了激烈争执,一方认为高小学历且没有外语基础不能录取,另一方坚持人才难得外语可以补学,几经争论,宗其香以同等学力被中央大学艺术系破格录取。

        1944年,宗其香从中央大学艺术系毕业,爱惜人才的徐悲鸿将他留在身边,聘为助理研究员。那时,抗战正如火如荼进行着,作为一名爱国的热血青年,宗其香充分发挥自己的美术特长,绘制了大量抗战壁画。1945年春,应徐悲鸿之命,宗其香加入援华美军的“OSS心理作战部”,专事绘画。他创作了一批抗战宣传单,这些宣传单被大量印制后,由陈纳德领导的飞虎队投送到敌占区,为鼓舞军民抗战斗志、瓦解日军士气起到了巨大作用。徐悲鸿大力支持并为他饯行,中央大学也为他保留了职位,抗战胜利后,他重返校园。

        1946年,宗其香被聘为北平国立艺专讲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的1949年8月,一腔热血的他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随军南下,被编入第三野战军政治部任文化教员。这期间,他在为部队培养美术人才的同时创作了《淮海战役史画》等一系列表现解放战争的油画,这批珍贵的画作至今珍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1952年,从部队回到地方的宗其香任中央美术学院水彩教研室主任,1953年,他又亲赴抗美援朝前线体验生活,创作出的《不朽的英雄杨根思》入选全军美展并荣获一等奖。

        宗其香童年时经历的苦难生活,使他对底层劳动人民充满感情,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开始,他创作了许多反映劳苦民众生活的画作,这其中包括《嘉陵江纤夫》、《秋风里》、《朱门酒肉臭》等。除此之外,抗日战争的磨砺和参加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经历使他的画作如《强渡大渡河》、《淮海战役》、《不朽的英雄杨根思》、《抢修大同江桥》等,真实记录了炮火连天的战争场景。这些画作不仅有高超的艺术水准,更有珍贵的史料价值。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宗其香被人民建设新中国的冲天热情感染,创作出一批反映祖国生产建设场景的画作,如《开天辟地》、《锻钢车间》、《修船厂》、《北京展览馆工地》等。

        作为徐悲鸿最喜爱的学生,宗其香走的是中西融合的艺术之路,美术礼品店做学徒的经历以及后来在中央大学艺术系求学时得到黄君璧、张书旗、陈之佛等名家的亲传,让宗其香打下了坚实的笔墨功底。更重要的是,徐悲鸿“用西洋画改造中国画”的艺术观点极大地影响了他,这使他的创作不但有传统中国画的笔墨功力,更有西洋画的丰富的色彩表现。

        最能代表宗其香创作风格的是他的夜景山水,这一探索得到了徐悲鸿的鼓励与肯定。由于中国画的材料限制,在宣纸上用毛笔表现水墨夜景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但宗其香通过长期的摸索和研究,总结出了一整套水墨夜景的创作技巧,用他那生花的妙笔,展现出波光粼粼的嘉陵江以及熠熠生辉的山城灯火。这些前无古人的用水墨表现夜景的画作,成为宗其香艺术之路愈发成熟的标志。早在1942年,正在中央大学艺术系求学的他就在重庆沙坪坝举办了“宗其香夜景山水画展”,展览得到了观众的广泛赞誉和肯定,徐悲鸿著文称赞道;“宗其香以中国画笔墨,用贵州土纸写成重庆夜景,灯光明灭,楼阁参差,山寺崎岖与街头杂景,皆出以极简单之笔墨。昔之言笔墨者,多言之无物,今宗君之笔墨皆包含无数物象光影,突破古人表现方法,此为中国画之创举,应大书特书者也!”

        1961年,中央美术美院对国画系学科设置进行改革,宗其香出任山水科主任。他对传统中国画的发展和改革投入了极大心血,与李可染、蒋兆和、李斛等名家一道成为新中国美术改革派的代表人物。

        宗其香在推动中国画发展的实践中,始终坚持既要继承传统中国画的审美精神与语言特征,又要大胆汲取西洋画造型准确、色彩鲜明的艺术语言的观点。他将传统笔墨与西洋画写实方法相结合,用水墨与色彩相融合的技法,打破了传统中国画的僵硬程式,将徐悲鸿倡导的“用西洋画改造中国画”的革新思想推向更为深入的境界。在教学中,他强调深入生活、面对自然的重要性,无论走到哪里,都随身带着速写本,以便将生活中发生的点滴记录下来,这令他的画作生动自然、充满生活气息。

        宗其香晚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广西桂林度过的。他踏遍了桂林的山山水水,在以自己的独特感受充分利用传统笔墨的同时,借鉴了西洋画中透视、光影、明暗关系等处理手法,卓有成效地描绘出桂林特有的山光水色。当我们面对这些笔墨淋漓、色彩鲜明的画作时,仿佛自己真的置身于绮丽、美妙的桂林山水之中。他用妙笔创造出了一种具有时代气息的中国画山水新面貌,对当代中国画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大师已去,艺术永存。宗其香先生性情温厚、淡泊名利、学识渊博、风趣幽默,他平生视艺术为生命,锲而不舍而又勤勉进取。今天,当我们回顾他一生的创作之路,梳理、研究他留下来的珍贵画作之时,倍加觉得这位中国画大家不应被遗忘。我们要纪念他、研究他、永远记得他。

  • 《千家诗》里的四时美景

        成志伟

        《千家诗》流传至今,已进入大小书肆,影响深远。关于这本书的选编者,有说是南宋的刘克庄,有说是南宋的谢枋得,因书中所选诗作基本上都是唐宋名家的名篇,由宋代末期之人选编应该是合乎情理的。《千家诗》所选作品中,吟咏四时美景之作非常多,堪称本书的一大特色。

        中国多数地区四季分明,每个季节的景物各不相同,这给诗人提供了广阔的表达空间。《千家诗》里满是写春之作——从新春、早春,到暮春、晚春;从惜春、赞春,到伤春、送春;从晓春、夜春,到雨春、晴春,各色咏春、怀春之作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像孟浩然的《春晓》、杜牧的《江南春》、叶绍翁的《游园不值》、苏轼的《春宵》、王安石的《春夜》、朱熹的《春日》、韩愈的《初春小雨》,都是爱诗之人脱口而出的传世佳作。

        写夏之作,《千家诗》里有一些。范成大的《田家》选自他的名作《夏日田园杂兴十二绝》:“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这首描绘夏季农村男耕女织、孩童热爱并学习劳动的作品,彰显了范成大的民本思想。因为范成大关心农民、了解农村,所以才写得出如此生动的作品。还有一些文人笔下的夏日是困倦而慵懒的,十分难熬,例如朱淑真的“困人天气日初长”、杨万里的“日长睡起无情思”。

        写秋之作的数量,仅次于咏春之作。可《千家诗》中所选多为平庸之作,反映出此书的局限性。其中杜甫的怀秋之作数量最多,近十首,但佳构不多,名句亦微。李白、陆游也各有几首,其中李白的《秋登宣城谢脁北楼》为上品,“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是众人熟知的名句。陆游的《秋思》是写秋的佳诗,张继《枫桥夜泊》的描写也十分精当,表现了诗人高超的艺术技巧,受到后世推崇。

        写冬之作,《千家诗》里也有不少。苏轼的《冬景》、王淇的《梅》、卢梅坡的《雪梅》、林逋的《山园小梅》、韩愈的《自咏》,皆为上乘之作。其中林逋咏梅的名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卢梅坡的“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流传很广。

        除四时美景之外,《千家诗》里摹景题材的诗也有不少。

        杜甫的《绝句》是脍炙人口的传世之作:“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这是安史之乱后,杜甫在成都浣花溪畔的草堂即景生情所作的一首咏景诗。每句诗都是一幅优美的景色——第一景的主体是黄鹂与翠柳,第二景的主体是白鹭和蓝天,第三景的主体是山和雪,第四景的主体是船与江。四景相加,构成一幅内容丰富且立体的水墨长卷,有近景、有远景,有动态、有静态,反衬出诗人轻松愉悦的心情。在这里,黄鹂与白鹭都是报春的吉祥鸟。

        同样是写黄鹂,韦应物的《滁州西涧》描摹的却是荒凉孤寂的萧瑟景象:“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虽然黄鹂也在鸣叫,但掩不住悲凉的情思。特别是“野渡无人舟自横”一句,使苍凉的气氛散布开来,烘托了诗人的埋怨情绪。

        徐元杰的《湖上》,则有另一番风光:“花开红树乱莺啼,草长平湖白鹭飞。风日晴和人意好,夕阳箫鼓几船归。”诗人偕友人同游杭州西湖,草长花红、莺啭鹭舞、船动波扬,令人心情欢悦,笑逐颜开。动静谐调的精细描写,勾勒出人们畅游西湖时的好心情。

        以上三首诗中都有黄鹂、白鹭一类的鸟,但意境、情趣、寓意、气氛皆不同,与诗人当时的处境与心情相吻合,各具特色,自成一格。由此可见,选家是有眼光的,他从描写对象的“同”中,看到了诗情、诗品、诗格的不同,把它们选进来,让读者在对比中去鉴赏、去体会。这提高了《千家诗》的品位,也使《千家诗》里的景物诗更耐人咀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