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摄像头

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1月14日        版次: 37     作者:

    ▌郭立甫

    老梁家的老屋就在某个城乡结合部里,小镇中心小学的马路对面,每天上学放学的时候,家长们来接送孩子,镇上这条本就不宽的马路就拥挤不堪。

    老屋就是三间旧瓦房,老梁和老伴年纪大了干不了重活,就用其中一间开了一个小店,摆了两排货架,一排货架上是油盐酱醋和日用品小零碎,还有一排摆满了孩子们爱吃的干果零食。从此,每天一放学,一堆一堆的孩子就扎进这小店。这就是老梁和他老伴每天最忙的时候。

    国庆长假的时候,老梁的儿子从市里回来过节。闲谈时,老伴对儿子抱怨,说虽然小店生意不错,但是时常丢东西,也不知道是谁拿了,虽然不值钱,但是心里堵得慌。

    儿子说这个好办,拿出手机一阵鼓捣,没几天就有快递员送来一个无线网络监控摄像头。儿子就把摄像头装在门头横梁上,镜头朝内正对着两排货架,又用自己淘汰的一部旧手机把摄像头连上了网,小店里面看得清清楚楚,再丢东西只要把手机调出来看一下存储画面就知道谁拿的了。

    十多天后,老伴发现又丢东西了,催着老梁把手机拿出来看,还真就找到了偷东西的人。原来是赵大娘家的孙子小胖,小胖父母都出去工作了,小胖跟着奶奶在家上学,才一年级。老梁一看是乡里娃儿,就说算了,不值钱的零食拿了就拿了吧。可老伴不答应,有一个就有两个,不杀鸡儆猴,以后店里东西还得丢,于是老伴就告到了学校里。

    这下从老师到校长都知道了,就以此作为反面教材教育孩子们要诚实做人,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校长让小胖家大人登门道歉赔钱。

    赵大娘气鼓鼓地拖着小胖站到老梁家店门口,当街就在小胖的肥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让他以后长记性不要进这个小店,店里的东西不能吃,谁知道是不是假冒伪劣食品,哪天吃死了人都说不定。

    老梁浑身就冒了汗了。

    赵大娘阴阳怪气地说想不到边边沿沿的地方也用上了高科技,这分明是把乡亲街坊们都当做贼了,谁要是进了店就从头到脚给盯着,也不知道是丢了东西还是丢了脸。赵大娘唾沫说干了,临走扔了一把钱在店里,祝老梁一辈子发大财,都是10万元面值一张的冥币。

    老梁黑着脸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个懊悔就甭提了。气得整晚没跟老伴说话,老伴低着头也不吱声了。半夜里,老梁用一根木棍把摄像头拨转了镜头朝外。

    这以后,虽然每天还有孩子们来买东西,但是老梁总觉得乡里乡亲的都跟自己生分了。老伴也不再盘点货物钱款对不对了,生怕再查出丢了东西。

    过了几天,突然传出爆炸性新闻,晚上放学的时候丢了一个孩子,赵大娘来迟了,小胖被陌生人带走了。警察到了学校,查了半天一点线索也没有。赵大娘坐在学校门口差点没哭死过去。

    老梁突然想起什么,跑到学校找到正在调查的警察说自己小店的摄像头是对着学校大门口的,不知道拍到啥没有。警察一听,赶紧来到老梁家看监控,还真的找到了拐骗孩子的画面,带走小胖的人还拍了个正脸。根据这个视频警察很快把嫌疑人抓获,小胖也平安归来。

    赵大娘拖着失而复得的孙子再次来到老梁店门口登门道谢,还没张嘴就哭个稀里哗啦的,赵大娘刚要按着小胖给老梁磕个头,老伴已经给小胖怀里塞满了一堆零食了。赵大娘连声说:“还是高科技好啊,高科技就是好!”

    派出所和学校都给老梁送来锦旗,而且镇政府在学校门口安装了两个高清监控摄像头。但是老梁还是决定自家的摄像头就这样不动了,就对着学校和马路,给孩子们多个保险。

    街坊们不约而同都跟自家孩子约定了,如果放学看不到大人来接,就到老梁家的小店去等。从此以后,老梁家的小店这个人气旺呀!

    主题征稿:行囊

    春节马上就要到了,这是一个回家的节日。

    有的人在外打拼一年,便是为了在春节时能带着一年来奋斗的“硕果”回乡与家人团聚;有的人在家乡守望一年,便是等着在外拼搏的亲人回家团聚。

    回乡,就要带行李。有的人在过去的一年里,收获颇丰,硕果累累。他们的行囊里也许装满了给亲人的礼物:给老人的保暖内衣、按摩仪;给晚辈的零食糖果、新奇玩具;给兄弟姐妹的时髦用品。

    有的人也许度过了并不如意的一年。归乡在即,他们又会有怎样的思绪?是期盼着家乡的温暖来抚慰一年的辛苦,还是因为两手空空而“近乡情怯”?

    人生百味,才耐人寻味。“人间小视”开栏的话中曾经说过,希望读者和作者能够在快节奏的忙碌生活中静下来,内观心灵。

    在此,我们诚邀读者与我们分享关于“行囊”以及其中所盛亲情的故事。不必太长,千字左右便好。

    我们期待您的热情参与,来稿请寄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20号五色土编辑部袁新雨(收),或投稿邮箱:renjianxiaoshi202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