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通州作为“副中心”的历史

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1月14日        版次: 36     作者:

    通州燃灯塔 TAKEFOTO供图

    ▌刘福田

    开栏的话

    今年1月11日,是北京市级机关搬入城市副中心一周年的日子。北京城市副中心迎来了全新的发展阶段。其实,城市副中心所在的通州,在北京城的建设史上扮演了重要角色。从辽金时期开始,很多运送至北京城的建筑材料和生活物资,都是从通州转运进京。如今,通州留下了诸多当年的繁华印记,有历经千年的燃灯佛舍利塔,有“向背两水流洋洋”的大光楼等历史建筑。除此之外,还有众多非物质文化遗产,诉说着当年鲜活的细节。

    从本期开始,“五色土”开设“城市副中心史话”栏目,向读者系统介绍城市副中心悠久的文化和历史。

    从2017年底开始,北京市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四大班子陆续迁至通州区,通州作为北京城市副中心成为现实。北京城市副中心为什么会选址通州?这是由通州的区位优势所决定的。

    其实,在历史上,通州一直就有着“副中心”的优势,它是北京城的重要依托。通州离不开北京,北京也离不开通州。只不过,通州的这种区位优势,在不同时期有不同表现。通州从最初的军事桥头堡,不断发展为交通枢纽,甚至一度成为北京城的经济命脉。

    公元前222年,秦国灭燕后,在东北方设置了渔阳、右北平、辽西等郡,并且修建了从蓟州到辽西襄平的蓟襄驰道,这条驰道就路过通州境内。西汉高祖十二年(公元前195年),在此地设置“路县”。路县之名,源于“蓟城东首要驿路为名”。这是通州独立建制之始,县名以“路”,明确地说明了路县作为交通枢纽的地位。

    东汉时,路县改称潞县。曹操在此毗邻地区挖掘平虏渠、泉州渠,水运比重开始增加,此时的古河流——潞河(潮、白二河流经潞县因以名潞河)就被用作漕运,这是通州后来成为北京城重要漕运码头的发端。

    南北朝北齐时,潞县的县城迁到潞河西畔(今通州区新华大街),都是这里水运发展的证明。隋代,隋炀帝开挖隋唐大运河永济渠河段。五代十国时期,后唐皇帝赵德钧开挖“东南河”,都是利用了通州在漕运中的优势。

    延至宋辽时期,双方在北京一带对峙,辽占据北京并将其升为陪都南京,北京地区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地位骤然提升。当时,从辽阳府(辽宁辽阳)筹措的大批粮食物资,经辽阳一直经水路到天津,再通过潞水到达张家湾,然后通过萧太后河一路向西,运送至辽宋对峙的前沿重镇——南京城(北京)。

    金国灭亡辽国,占领了辽南京后,又以此为根据地南下灭亡北宋。金海陵王贞元元年(1153),在北京设金中都大兴府。为了建造金中都,各种物资都需要通过潞水向燕京运送,鉴于潞县的物资转运枢纽地位,遂升潞县为通州,取“漕运通济”之义,“通州”之名始于此时。

    元、明、清时期,北京作为都城,通州的作用更为重要。元代,随着京杭大运河的开通,从运河运送而来的物资,都在通州聚集,再通过通惠河直达什刹海,通州与北京城水脉相连。此时的通州,不仅是运河北端的重要码头,还是北京城的经济命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在事实上已成为北京的“城市副中心”。

    与此相应的,通州成为北京城东面最为重要的门户。当来自各地的漕船驶入通州,远远地看到北运河边的燃灯塔,他们就知道京城到了:“一支塔影认通州”,它认的不只是通州,更是京城。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因北运河上游水源保障困难,运河维护费用剧增,加之天津至北京的铁路建成通车,光绪皇帝下令“停漕改折”,通州的地位一落千丈。

    很多人会问,通州作为交通枢纽,除了漕运,不是还有陆运吗?何以漕运码头地位一失,通州连陆运的优势也几乎一起失去了呢?原因是历经元明清三朝,北京周边的很多湖沼变成粮田,北京的陆路交通也有了更多选择的可能,通州在陆路交通上虽有优势,但已不是必须选择的枢纽了。

    民国元年(1912)通州降为通县,民国十七年(1928)废京兆,通县改属河北省。新中国成立尤其是改革开放后,随着北京的政治经济发展,通州京畿重镇的地位又开始逐步恢复。2012年北京首次正式提出将通州打造为“城市副中心”,自古就有“一京二卫三通州”之誉的通州,至此又恢复了历史地位,再次迎来发展的黄金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