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智慧城市应建立神经感知系统

        ▍康伟宏委员

        城市管理要有交互思维

        来自经济界别的市政协委员、北京金日圣宇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康伟宏建议,利用互联网思维围绕客户端体验,提高政府行政服务和城市管理水平。

        康伟宏表示,一些涵盖政府服务的APP,在使用过程中会遇到很多问题。假设在每一个城市治理环节都有良好的互联网思维,就能尽早发现制约城市治理效率和公共服务水平的短板。如空间安排上有没有方便市民换乘?医院挂号、收费、问诊有没有让患者太过消耗体能?如果用互联网思维交互体验这把尺子测量一下城市行政和管理的各个方面,或许会发现很多新的问题,也会激发更好的解决办法。

        ▍郑实委员

        建智慧城市应编制两个标准

        来自九三学社界别的市政协委员、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郑实说,现在智慧城市的建设处于爆发性的增长阶段,但是真正可以复制推广的样板城市还没有。智慧城市建设大多未从城市治理全行业领域考虑,缺乏统一标准,信息数据无法共享交互,存在着大量各自建设的现象。

        郑实建议,应完善政策制度,建立以管理为导向的标准体系,编制两个标准,一是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标准,二是城市公开数据交换格式标准。着力基础支撑能力,打造智慧城市的顶层服务架构。要建立一个神经感知系统,成为城市基础建设的新的语言。

        ▍余乐委员

        地铁5G系统应有专用标准

        来自科技界的市政协委员、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派驻乌京轨道公司总经理余乐关注的是在地铁场景中5G技术的应用,目前地铁无线通信系统存在不同年代、不同制式、不同技术、不同厂商的系统并存,设备之间很难互联互通,资源无法共享,配件也存在问题。

        余乐建议,尽快制定地铁5G无线通信系统专用标准,系统构成一致,设备互联互通,备件统一,作为在地铁推广5G的前提。打破部门之间的隔阂,充分利用5G的大宽带和短延时技术,构建一张“5G地铁专用网”。

        ▍姚亚波委员

        应建设内外联动的交通系统

        来自经济界别的市政协委员、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总经理姚亚波说,大兴机场2022年底吞吐量将达到4500万人次,2025年将达到7200万人次,这个强大的辐射带动作用和聚集效应,应建设内外联动的综合交通系统,实现绿色航空城的智慧服务。大兴机场在机场建设方面坚持了规划先行,实现5G信号的全覆盖,为移动网络全面升级打好基础,这些理念和措施在下一步的临空区建设中可以借鉴。本报记者 孙颖 阎彤 摄  

  • 推动航天高新技术产业项目落地

        昨天下午,市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举行“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助力首都高质量发展”专题座谈会,市政府有关领导及相关部门负责人与政协委员们现场座谈,听取政协委员建议。史新兴委员建议,有潜力的创新项目在北京落地,大力发展科技服务业,助力首都的科技创新发展。

        ▍杨金龙委员

        编制京津冀新材料产业规划

        杨金龙委员表示,新材料作为高技术领域的六大领域之一,与多个高技术领域密切相关。北京市要主动谋划,加强引领,编制京津冀新材料产业规划。北京的新材料研发力量全国最强。不过,由于环保的限制,新材料的中试基地不能落到北京。

        杨金龙建议,北京市的相关部门要主动加强引领,编制京津冀新材料产业发展中长期规划。在转移的过程中要梳理形成特色产业集群,将北京的成果有序地向京津冀周边转移。

        ▍刘宝平委员

        推进农业高新技术园区创建

        刘宝平委员建议,以国际种业园区为基础,以现代种业为主题,定位国家种业硅谷,集中全市相关资源,加快推进国家农高区,建成国家现代种业创新中心、现代农业高精尖产业战略高地和京津冀区域高质量发展的新样板。

        具体来说,尽快成立由市政府主管领导牵头,科技、农业、规划、自然资源等部门参加的创建国家农高区创建工作领导小组,加强统筹协调,加快完善空间规划,将创建工作作为推动区域乡村战略实施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

        ▍史新兴委员

        推动航天高新技术产业落地

        北京集聚了很多高科技的央企,航天就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史新兴委员说,航天企业、科研院所基本上都聚集在北京,集聚了很多的创新资源,也产生了很多非常有潜力的创新项目。史新兴建议,北京市相关部门应推动这些本身就在北京的创新项目、有潜力的项目在北京落地。北京市要大力发展科技服务业,助力首都的科技创新发展。

        ▍李文军委员

        让北京成为创新药的主场

        李文军委员说,近年来,北京市已经将生物医药列为实现高质量经济发展的潜力股和绩优股,但在发展的过程中还存在着两大“美中不足”之处。

        一是创新药少,二是北京制药产业全产业链不太完备。针对这两大问题,他建议北京市要明确一个定位,就是“大北京”一定要成为创新药的协同中心、高端医药生产的集聚区。要实现这个定位,关键要做好一个规划,在环评和排放标准控制的情况下选择在远郊区划出一个生产区域,让创新药在北京生根落地。本报记者 贾晓宏  王海欣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