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建立全市统一预约诊疗服务APP

        本报讯(记者孙颖)“拿着诺基亚要办苹果的事儿?”这是北大人民医院医务处负责人对医院信息化平台滞后的贴切形容。中日友好医院的一位工作人员也吐槽预约门诊:“目前北京预约诊疗的途径和平台太多,老百姓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市政协教文卫体委来自医药卫生领域的35位委员分成八个调研小组,开展“小而精”调研,不发通知、不打招呼,深入一线“解剖麻雀”,得到了大量的一手信息。

        委员们认为,北京市存在预约挂号平台不统一问题,京医通和114预约挂号平台号源不统一、预约周期不同,为患者选择带来不便;京医通预约挂号平台对非市属医院覆盖面不足;114预约挂号平台爽约率较高,患者爽约成本低。预约挂号的信息化建设同样亟待加强,电子健康卡进展较慢,整合资源不足、尚未在全市范围推广,各医院信息壁垒未全部打通。

        市政协教文卫体委呼吁推进“无卡就医”,建立全市统一预约诊疗服务APP。这需要统筹全市医疗资源提高预约挂号平台服务能力,进一步提升京医通和114预约挂号平台服务能力,促进预约挂号平台和各医院号源信息互通共享,逐步实现共用一个号源池。扩大覆盖医院范围,加强沟通协作、提升服务能力,将更多非市属公立医院和部分专业技术强、社会口碑好的民营医院纳入全市预约挂号平台。

        委员们建议加强精细化服务,进一步优化预约诊疗流程,全面推广分时段预约,拓展预约就诊项目内容和服务方式,探索在检查、体检、住院、非紧急手术等方面拓展预约项目内容,系统梳理各医院经验,进一步推广知名专家团队服务、多学科联合门诊、全科医生与专科医生团队预约等服务方式。

        委员们建议推广实名制电子健康卡,总结北大第一医院、友谊医院先行试点经验,尽快支持全流程无卡就医,依托电子健康卡信息系统建立全市统一的医院预约诊疗服务APP,便于患者挂号、复诊、取药、缴费、查阅下载检查报告和影像胶片等。

  • 切实维护医疗秩序

        本报讯(记者张楠)会议间隙,一份建议在参加市十五届人大三次会议的东城团代表之间传阅。市人大代表许昕是北京中医医院妇科学科带头人,她将一份维护健康医疗秩序的建议带上会。医院安装紧急呼叫器、限制诊室就医人数等一系列建议,都成了会场讨论的焦点。

        许昕刚一抛出“医患矛盾”的话题,整个会场就热闹起来。根据核定,一名医生按规定一上午接诊20个病人,但现在医院的很多医生,一个上午要接诊80到100个病人。患者数量太多,医生留给每一个患者的时间实在有限,候诊区域拥挤不堪,诊室内同时涌入多位患者,场面更是混乱不堪。

        许昕提出,就医环境想要改善,就要对诊室内的就医人数有一定的限制。比如,俗称“东肿瘤”的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在整个病区的门口设置了安保人员,没有被叫号的病人,无法进入诊室就诊;而俗称“西肿瘤”的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则在诊室门上贴有“一患一医”的提示语,告知患者,一名医生一次只能接诊一位患者。采取了这样的措施,就医环境就会相对安静安全。

        许昕还建议,一旦遇到突发事件,医疗机构一定要有预警机制和快速响应机制。安保人员提前进行专业培训,日常在医院内进行巡视。院内的显眼位置可以考虑安装呼叫器,一旦发生紧急情况,医生病人都可以按键紧急呼叫,实现“警医联动”。

  • 优化养老驿站补贴和定价机制

        本报讯(记者孙颖)民进北京市委今年提交了一份党派提案,呼吁厘清政府与市场边界,优化养老驿站补贴和定价机制,补齐居家养老工作短板,避免财政资金使用绩效低下。

        市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民进北京市委副主委李昕介绍,民进北京市委对北京市区11个街道、37个社区60岁至80岁以上老年人进行的关于家政、生活照护等五方面20项服务的数据分析显示,居家养老服务项目设置与实际需求的匹配度不高。

        李昕介绍,全市老年人的健康状况、家庭和居住结构、个人及家庭经济情况、精神与物质消费偏好等缺少全面的数据统计,对未来失能失智老人占比、护理康复潜在需求、精神与物质消费水平缺乏科学前瞻的预测。

        民进北京市委提出四点建议:

        首先是在重点领域全面摸底,健全完善老年人能力综合评估制度,积极运用大数据,把老年人消费习惯、支付水平、家庭和社会支持、信息化能力等重要指标纳入调查范围,作为今后养老服务体系设计的底数。应尽快开展养老驿站和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质量和运营效果评估工作,以评估结果把控养老驿站的建设速度。

        其次是充分考虑疏解非首都功能、全面两孩等阶段性特征,建立数据模型,对未来5年至30年,甚至50年的人口老龄化形势和特点做出预测,明确各阶段养老服务体系工作重点,分阶段进行顶层设计并制定养老政策。

        第三是科学设置养老服务项目,根据财政资金可持续能力、老年群体阶段特征和刚性需求设置养老服务项目。目前重点对经济困难家庭的失能失智老人采取救助措施,研究子女护理补贴政策,作为长期护理险出台前的过渡政策。

        此外,厘清政府与市场边界之后,再对政府埋单的养老服务产品内容、标准、成本进行全面分析,明确定价金额与补贴比例。

  • 建立老龄大数据精准服务老人

        本报讯(记者叶晓彦)“只有打破各领域的‘信息孤岛’,由一个部门牵头整合,才能为老人更精准地提供服务和信息。”在市十五届人大三次会议上,市人大代表、丰台区颐养康复养老照护中心院长施颖秀,提出了有关建立全市老龄大数据的建议。

        施颖秀在工作过程当中常遇到由于信息不互通导致服务无法精准对接的问题。“比如有的老人本来是活力老人,突然摔了一跤不能自理了,但相关部门不能及时掌握信息,老人无法及时享受补贴。”施颖秀代表认为,如果康复器具、家政护理等相关信息能打通,第一时间获悉这位老人的突发情况,精准提供康复器具、家政保姆等信息,老人“老有所养”的感受一定会大不相同。

        施颖秀说,面对社会老龄化速度快、老龄工作任务重的情况,政府只有运用大数据,搭建互联互通的老龄工作信息化平台,加强适老数据信息的汇集整合和发掘运用,建立基于大数据的可信统计分析决策机制,才能真正为老人提供精准服务和信息。

        施颖秀建议,由市老龄办和老龄协会牵头,有效整合老龄委52家成员单位在养老、医疗、健康、出行、保险、公安、旅游、文化、消费、娱乐等多领域的权威数据,将涉及老年人衣食住行购、金融、旅游等全领域的数据进行有效分类分级,消除“信息孤岛”,实时掌握动态数据,严格保密,实现北京市老龄事务相关单位间老龄数据的互通与共享,达到信息协同的目的;为老龄政策的制定、优化和评估提供数据支撑。

        如果能实现老龄大数据的互通和共享,就可以为老龄科学决策提供服务,为养老服务资源的有效整合以及老龄产业的发展提供引领,引导老年消费,支持供给侧结构改革,为社会服务和企业经营提供强大的信息支撑能力。同时,产生的动态老龄大数据还应当通过牵头单位反馈给成员单位,以便他们为广大老年人精准服务、精准施策提供数据支撑。

  • 规模化运营为老服务

        本报讯(记者孙颖)针对社区养老驿站规模小、要求高、市场化单一经营难的问题,来自民盟界的市政协委员、民盟北京市委专职副主委宋慰祖带来一份提案,呼吁以区为单位依托规模化的养老机构建立连锁式的养老驿站服务体系,建立规模化运营的老年餐、助浴理发等为老服务。

        自2015年5月1日《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施行以来,北京的养老问题特别是居家养老服务体系的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养老驿站利用率低,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在机制、制度、体系、内容、经营管理、运营主体、社会服务等方面都未能得到破题。

        宋慰祖说,现实中有一些养老驿站形式大于内容,运营能力欠缺,而且也存在信息不对称,北京“三边四级”就近养老服务布局已基本形成,但在如何迅速找到身边的、适合需求的社区养老驿站、养老机构和服务商,对于老年人来说还是件难事。

        宋慰祖建议,社区养老驿站、为老服务体系的建设要从“我提供,你来用”向“你需求,我服务”转变。针对社区养老驿站规模小、要求高、市场化单一经营难的问题,应依托规模化的养老机构建立连锁式的养老驿站服务体系,以区为单位支持数家专业化的养老院、养老机构规模化发展,政府应着重解决其运营空间问题,建立规模化的老年餐饮服务、助浴理发服务,支持其与社区医院合作,开展家庭护理、医养结合服务,破解社区养老驿站规模小、市场化服务体系难建立的问题。

        要充分利用大数据、信息化、智能化技术,构建大北京养老服务网络平台和线下社区咨询平台,汇聚京津冀与养老服务相关的资源,分级分类提供可查询、可咨询、可联系、可服务的互联网线上线下的公共服务平台。切实服务于“老有所养”,破解当前养老服务的“盲人瞎马”问题,让老年人、需求者能够迅速、准确、全面的了解、查找到其需要的养老服务机构、驿站、项目,并能获得精准的服务,让服务企业能够准确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空间、条件,获取最大的收益,扩大服务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