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加团队赴伊朗追寻答案

        加拿大政府12日确认,伊朗方面已经批准11人组成的加方团队赴伊朗参加乌航客机坠毁事件调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承认8日将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一架客机误作“敌机”击落,伊朗政府为这一“人为错误”道歉并承诺担负责任。客机所载176人全部遇难;138名乘客准备在乌克兰首都基辅转机前往加拿大,其中57人是持加拿大护照的伊朗裔乘客,包括年轻学生和儿童。

        加方

        调查组中包括技术专家

        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说,加方3名“快速部署队”官员已于11日抵达伊朗,设立行动基地;伊朗方面随后批准另外8名加方官员签证,大部分已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待命,定于13日赴伊。“整个团队预期在1月14日以前全部到位,着手处理他们承担的重要任务。”

        加方赴伊团队包括领事官员和交通安全委员会的两名技术专家。交通安全委员会说,“一旦确认在何时、何地”下载和分析失事客机“黑匣子”数据,它将派出另一组技术专家参与调查。伊朗方面没有提取坠毁客机“黑匣子”数据的技术条件;伊朗民航部门11日说,准备将黑匣子送至法国分析。

        加拿大和伊朗之间目前没有外交关系。2012年9月,加拿大时任总理斯蒂芬·哈珀领导的保守党政府突然宣布关闭驻德黑兰使馆,驱逐伊朗驻加外交人员,中止和伊朗外交关系,理由是伊朗推进核计划、反以色列和向叙利亚政府输送武器。双方关系至今没有恢复。

        在加拿大几座大城市的伊朗移民聚居区,数千民众参加12日为加籍伊朗裔遇难者举行的悼念仪式。加总理贾斯廷·特鲁多出席艾伯塔省埃德蒙顿市伊朗裔居民社区的悼念活动。坠机遇难者中近30人出自这一社区,大约2300人出席活动。特鲁多说,这是“全加拿大的悲剧”。他说:“这场悲剧原本不应发生,我们会坚持不懈追寻答案。我们绝不放弃,直至正义得到伸张、责任人受到追究。”加拿大副总理克里斯蒂娅·弗里兰和国防部长哈尔吉特·萨詹当天分别出席多伦多大学和温哥华美术馆的悼念活动并发表讲话。

        加拿大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加拿大伊朗裔公民超过21万人,大约半数生活在安大略省首府多伦多,当地伊朗移民聚居区得名“小德黑兰”,人口规模在北美地区仅次于洛杉矶伊朗裔社区。

        伊朗

        否认就误击客机“掩盖真相”

        伊朗政府13日否认就乌克兰航空公司客机在首都德黑兰坠毁一事“掩盖真相”。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这架客机坠毁三天后承认“人为错误”,为误击承担全部责任。

        伊朗国家电视台援引政府发言人阿里·拉比埃的话报道:“在那些悲伤的日子,一些批评直指相关官员和政府……一些官员甚至受到撒谎和掩盖(真相)的指认,但坦白讲,情况不是那样。”拉比埃认定,伊朗政府官员直至10日才得知伊斯兰革命卫队误击客机。他说,“关键是我们没撒谎”,政府官员11日以前提供的所有细节都依据当时掌握的信息。

        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承诺“彻底调查”乌航客机遭误击事件。伊朗方面已经邀请来自加拿大、法国、乌克兰和美国的专家参与调查。伊斯兰革命卫队总司令侯赛因·萨拉米12日否认人为损坏坠机现场证据。萨拉米说,“我们没有动任何东西”,“没有移动客机残骸,没有改变现场,没有移动防空系统,没有篡改雷达数据”。

        乌航客机遭误击触发德黑兰多地示威。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随后借社交媒体“推特”“声援”伊朗示威者。拉比埃13日回应特朗普的“推文”,说伊朗人民会记得特朗普是杀死苏莱曼尼的凶手,也是致使一些伊朗人面临经济挑战的根源。

        链接

        美防长称“圣城旅”仍构成地区威胁

        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12日做客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访谈节目,称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依旧构成中东地区威胁。他同时坦言,迄今没有看到“圣城旅”可能对美国使馆发起袭击的有力证据。

        “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3日在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外遭美军空袭身亡。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接受福克斯新闻频道采访时说,袭杀苏莱曼尼是因为他在针对四处美国使馆策划袭击。埃斯珀被问及对特朗普上述说法的看法。埃斯珀回应:“我没有看到与(袭击)四处使馆相关的一个(证据)。我说的是,我认同总统看法,那就是他们可能以我们的使馆为目标。使馆是美国在一个国家存在的最明显展示。”特朗普和埃斯珀均未明确四处使馆的具体位置。

        埃斯珀希望,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能够在伊拉克安全部队训练上发挥更大作用,这将有助于美国减少在伊拉克驻军人数。美军现在伊拉克驻扎大约5200名士兵,名义是协助训练伊拉克军队和充当军事顾问,同时打击恐怖组织。

  • 判穆沙拉夫死刑的特别法庭违宪!

        巴基斯坦拉合尔高等法院13日裁定,判处前总统穆沙拉夫死刑的特别法庭的组成违反宪法。

        2019年12月17日,巴基斯坦负责审理穆沙拉夫案的特别法庭以叛国罪判处穆沙拉夫死刑。多家巴基斯坦媒体当天报道这一裁决。巴基斯坦总理信息和广播事务特别顾问菲尔杜斯·阿西克·阿万对媒体说,政府会“仔细研究”这一裁决,之后再作回应。

        穆沙拉夫随后向拉合尔高等法院提起上诉,认为该特别法庭违反宪法和法律,没有审判权,要求拉合尔高等法院裁定死刑判决无效。针对穆沙拉夫的上诉,拉合尔高等法院裁定,特别法庭的组成没有获得足够授权,对穆沙拉夫的审判与法律不符。尽管拉合尔高等法院尚未就特别法庭死刑判决的有效性作出裁定,但穆沙拉夫的律师表示,死刑判决显然是无效的,因为作出这一判决的特别法庭已经被认定违反宪法。

        穆沙拉夫对拉合尔高等法院的裁定表示欢迎。他说:“我对这一裁定感到非常高兴。(拉合尔)高等法院依据宪法和法律作出了裁定。”

        2007年11月,时任巴基斯坦总统兼陆军参谋长穆沙拉夫宣布实施紧急状态,并解除近60名法官职务,此举涉嫌违宪。2008年8月,穆沙拉夫迫于多方压力辞去总统职务,此后大部分时间住在英国伦敦和阿联酋迪拜。2013年3月,穆沙拉夫回国打算参加大选,但是被法院禁止。

        2013年11月,巴基斯坦启动对穆沙拉夫叛国罪指控的诉讼程序,并成立由三名法官组成的特别法庭。2016年3月,巴基斯坦最高法院同意穆沙拉夫出国就医。本版文字据新华社

  • 否认不和

        英国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13日发布联合声明,否认媒体刊发兄弟二人关系极度紧张的报道。

        声明说,“一家英国报纸今天报道一则猜测萨塞克斯公爵(哈里王子)和剑桥公爵(威廉王子)关系的不实报道”。对这对非常看重精神健康的兄弟而言,使用煽动性语言报道是冒犯,而且可能导致伤害。声明没有点明批评那家媒体。但美联社记者发现,《泰晤士报》13日报道称,哈里和妻子梅根选择从王室职责中“抽身”,是因为威廉对梅根“不友好”。哈里夫妇8日宣布,他们想要一个“新的工作模式”,得以在北美分配更多生活时间并实现“经济独立”。

  • 突发奇想

        澳大利亚林火肆虐,烧毁大片考拉栖息地,不少人为这一“萌物”命运揪心,澳大利亚的近邻新西兰人想到,不如让考拉集体迁居新西兰?不过,专家很快给这个主意泼了冷水。

        德新社报道,截至13日下午,倡议“新西兰引进考拉”的请愿书已筹集6500多份签名。请愿书写道:“考拉在澳大利亚面临功能性灭绝,它们有可能效仿许多其他澳大利亚原生物种,在新西兰茁壮生长。”请愿书提到,考拉主要以桉树叶为食,因而不会破坏新西兰本土生态系统;新西兰有将近3万公顷桉树林,与澳大利亚桉树林面积相当,能够为考拉提供丰富食物来源。悉尼大学动物学家瓦伦蒂娜告诉德新社记者,把一个异国物种迁移到新地方,可能对当地原有物种以及整个生态环境产生影响。

  • 身心疲惫

        由于有意应征者不多,英国空军下一代无人机项目急缺操作员。英国《泰晤士报》13日报道,英国国防部官员斯蒂芬·洛夫格罗夫致下议院议员的一封信显示,人员短缺和预算超支可能威胁英国空军下一代无人机项目。他在信中写道,空军可能无从提供并维持足够多的受训人员,致使到2023年11月时无法完成任务。

        一支无人机操作队伍通常由无人机驾驶员、传感器操作员和任务情报协调员三人构成。传统空军飞行员可能会到国外执行短期任务,而无人机操作员则是倒班工作。英国皇家三军研究所研究人员布朗克说,这种工作性质决定,无人机操作员往往在执行致命任务和家庭生活之间“切换”,时间久了“极其疲惫且心理负担繁重”。他说:“没几个人愿意在一个小屋里连续待8小时,主要做例行侦察操作并偶尔击杀无法还击者。这与实际飞行的光彩和刺激无法相提并论。”

  • 泡坏军机

        以色列军方13日确认,一处空军基地因上周强降雨而出现严重积水,导致8架军机受损。

        军方声明没有说明事发哪座空军基地和受损军机的型号,只确认受损军机“已经修复,几天后将恢复飞行”。声明说,洪水渗入那处军事基地一处停放军机的地下设施。那8架军机的性能未受影响。军方拒绝说明飞机受损程度。以色列媒体报道,损失数以千万美元计。美联社报道,以色列本月早些时候遭遇罕见强降雨,至少5人死于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