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谀师论文不能一撤了之

        贾亮

        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用较长篇幅大谈特谈“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近日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徐中民7年前的奇葩论文,受到舆论广泛关注。涉事期刊《冰川冻土》已经发布撤稿声明并致歉;既是作者导师、又是该刊主编的程国栋回应称,对论文赞美自己一事不知情,已引咎辞去杂志主编一职。

        7年前发表的专业论文被谁爆出,又为何选择在此时翻旧账,网友虽然对此很关心,但已经不那么重要;是否无底线地拍老师马屁,师娘究竟有没有作者描述的美丽贤惠,舆论关注的焦点也不应该局限于此。因为这篇献媚的论文,已经无意中掀开了学术界不正之风的冰山一角,暴露出了学术期刊的丑陋一面。

        以现行的科研考核体系,在核心期刊发论文,意味着成果的认定和职称的评定;发表难度之大,学界公认。论文选题不站在学科前沿、提不出新的观点、理论框架经不住推敲、没有大量的外文引注,想要刊登无异于痴人说梦。偏偏这样的一篇连普通人都不认可的论文,竟然在核心期刊发表了。

        针对铺天盖地的质疑,虽然论文作者辩称“与文章内容无关的都是无效问题”,赞美师娘是观察体系的一部分,并反问“怎么不从科学家正面形象角度去解读”,但网友据常识可以判断,若不是其导师程国栋也参与了论文所属项目研究,并担任该刊主编,这样的论文恐怕是很难刊出的。

        更令人不解的是,这篇神论文还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资助。国家项目研究的都是需要重点突破的学科领域,面对的都是急需解决的学术难题。在公众看来,以如此水平的论文结项,无异于敷衍应付、以次充好。浪费国家的科研资金,同样是不折不扣的学术腐败。

        事实上,科研项目评审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一些科研项目中打招呼拉票的现象屡禁不止,拉关系搞公关成为不少学者做项目必备的能力,以至于“一旦到了评审集中期,根本没法干正事儿”,只能在歪风裹挟下浪费大量精力去做和学术无关的事情。深陷其中的学者,往往有苦难言,因为一旦破坏潜规则,自身的利益也会受损。试想,一旦学术风气败坏,科研水平又能高到哪儿去?国家尊重科研,重视科研人才,科研人员岂能辜负这份信任?

        事件发酵后,中科院发布情况说明,称将尽快成立调查组,认真调查相关问题,坚决杜绝类似情况。确实,谀师论文不能一撤了之,相关调查不能就事论事,而应将谀师论文视之为一封公开的举报信,认认真真地查一下学术论文发表、科研项目评审、科研人才评定中的潜规则、坏作风,绝不让科研领域成为不正之风的重灾区。

  • “合胃口”

        近年来,不少年轻人“以瘦为美”,希望吃代餐产品减肥,代餐市场日益火起来。线上营销、明星代言,商家大力营销也推波助澜。但代餐产品鱼龙混杂,存在粗制滥造、虚假宣传的现象。其实,减肥哪有什么神丹妙药,坚持锻炼才是最大秘诀。李嘉  

  • 年会喝茅台,小心“醉倒”

        侯江

        近日,深圳市纪委监委暗访组发现,国企光明建发集团在年终述职会后,直接将会场变成宴会厅,80多名参会人员大吃大喝,并在酒店留宿。这场奢靡年会,共安排了11桌每桌5000元的中式宴会套餐,光是喝掉的茅台酒,粗略计算总价就在16万元左右。被曝光之后的第二天,该集团董事长张国玖被免职。

        自中央出台八项规定、开展反四风以来,奢华年会、公款喝茅台的现象差不多销声匿迹了。但深圳奢靡年会表明,四风问题并非不会反弹。节日反四风,则难度更大。总有些人打着合规合纪的幌子暗行贪腐奢靡之事。比如,光明建发集团的奢靡年会上,为避人耳目,所有高档白酒都在宴会厅角落一间隐蔽的房间倒好之后再端上桌;整个活动的费用则由一家旅行社代为支付。种种障眼法,都是为了躲避纪检部门的监察。但穿着“隐身衣”,一样会现形。面对有可能出现的腐败之风,面对腐败分子挖空心思的伪装,如今,明察暗访取证、高科技数据分析等监察手段也越来越强大。

        春节即将到来,“严防节日腐败”虽是老话题,依旧不能掉以轻心。去年年底,中纪委印发《关于持之以恒正风肃纪确保2020年元旦春节风清气正的通知》,已向全社会释放纠正四风不止步的强烈信号。岁末年初,多地已经通报多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的案件。还想开奢靡年会的,想趁春节伸手的,切莫心怀侥幸。预防“节日病”,纪委监委没有也不会“放假”。

        在奢靡年会上,光明建发集团董事长张国玖致辞说:“我们喝的是高兴的酒、快乐的酒。”茅台确实是“高兴的酒、快乐的酒”,但挥霍公款,违规喝下去,也会化作一杯苦涩的酒。

  • 延时末班车,可以多开几趟

        殷呈悦

        昨天,市政协委员黄殿琴在两会上建议:在周末、国庆、元旦等市民晚间出行高峰期,可适当延长地铁、公交末班车时间,为市民夜间出行安全顺畅提供保障。末班车延时的呼声持续多年,北京公交为此付出巨大努力,但末班车延时的力度,无疑还需要加大。

        随着城市外延的不断延展,居民通勤的范围和距离也在不断延伸;随着城市生活和工作方式的改变,披星戴月的加班族几乎遍布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再加上北京夜经济日益繁荣,深夜出行的人群也在日益扩大。对于大多数夜行族来说,如果错过末班车,就意味着要在夜班公交和打车之间做选择。前者发车时间较晚且间隔时间较长,后者很可能等不来、叫不到。黄殿琴委员就举了个例子,1月1日凌晨3点,在国贸地区使用滴滴打车显示,需要排800人才会有司机接单。

        可见,深夜运力不足,挡住了不少人回家的路。本报近日一组调查报道也显示,对于工作在市区、居住于郊区的市民,部分公交线路的末班车时间较早,很难赶上末班车回家,有时末班已过仍有人等车。公交与地铁,本就是肩负社会责任的便民工程。如果在现行服务网络的基础上,适当延长末班车的时间,无疑是紧跟城市变化的惠民务实之举。让末班车“加会儿班”,除了给夜归人送上一份温暖,也能为城市夜经济的发展提供更有力的保障。

        近年来,末班车延时“民有所呼”,公交部门已经“我有所应”。从去年7月19日起,地铁1号线、2号线每逢周五、周六延时运营;从去年8月2日起,地铁7号线每逢周五、周日延长运营1小时;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北京有近80条公交线路延长了营业时间。拿市区与平谷的重要联络线852路来说,末班车延长半小时,每天可使两三百人享受回家的便捷。

        当然,牵一发而动全身,末班车延时涉及人员、车辆、场站的配合,既要听取民意、做足调研,又要优化资源、提升运力。但为了让更多的市民顺顺当当回家,还应该加大马力,将更多的线路纳入延长末班车的计划。这既是对委员建议的落实,更是对市民需求的满足。

  • 点到为止

        张丽

        不能越界

        针对网友举报农夫山泉破坏生态一事,经武夷山市森林公安局查证,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在2019年10月前后,将大安村运送毛竹的道路中约150米长的路段从3米拓宽到5米多,毁坏部分林木,目前已立案查处。1月13日,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生态部技术人员与执法支队人员再次进入大安源取水点,现场劝说施工单位将挖掘机驶出国家公园红线,并派生态巡护员封锁进山的便道。号称是大自然搬运工的企业,真的跑到山里违规“搬运”,虽然取水点不在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内,但取水过程“越界”,也会影响信誉的“水质”。

        不能瞎编

        近两年,被资本催生的少儿编程市场供给过剩,恶性竞争和低水平竞争加剧。业内的几家头部公司如今或大幅度裁员、或被收购,也有的直接解散编程团队,砍掉这块业务。很多人认为编程是“新奥数”、“新英语”,实际上,少儿编程并不是刚需课程,家长感觉是“只学不用”,大量粗制滥造的课程,意味着大量时间和金钱打了水漂。虽然业内认为编程教育在未来还是很有潜力,但大部分企业可能等不到那一天了。资本从来都是追逐热点的,不过家长们更应该头脑冷静,量才施教,跟着潮流跑,并不是适合每个孩子的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