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旧京春节的戏曲记忆

        上接34版

        同治皇帝爱演灶王爷

        春节中听大戏唱大戏的习俗在清宫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清宫里春节唱戏听戏的史料很多,近人朱家溍 《清代内廷演戏始末考》及明代太监刘若愚所著《酌中志》中都有所记述。据学者王芷章考据,宫廷中演戏至少可以追溯到东周时期,他在《清昇平署志略》中说,东周时“盖王道既衰,诸侯不朝,纲纪弛废,淫辟是尚”,各诸侯国则开始“倡优之兴”演戏唱戏。到了清代则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而且还有了专门演戏的衙门昇平署。在清初的顺治朝,因政权未稳固,且刚入主中原的满清贵族对汉文化接触不多,许多人不识汉字,更看不懂戏,故而那时宫中演戏尚无定制。随着时间的推移,帝后及王公大臣识汉字的多了,宫中演戏已成定制,康熙朝已建立了管理演戏的机构,在乾隆朝宫中演戏之盛达到了顶峰。后来大清国运渐衰,宫中演戏唱戏的规模变小。但是,到了慈禧当政时,由于她恣意挥霍,使宫中演戏从规模、阵式、伶人多寡、排场等都超过了乾隆朝,演戏成了清王朝垮台的哀歌。

        主管演戏的昇平署,除负责宫廷礼乐的安排外,最大的任务就是演戏,不但组织太监的戏班演,还负责挑选社会的戏班演戏,宫外的名角进宫演戏被认为“承应”,能进宫演戏在当年是名利双收的差事。

        宫中演戏最隆重的自然是春节期间的戏,帝后们对春节朝贺时的“中和韵乐”兴趣不大,但对看戏听戏是很认真的。自称“公主”,但不是公主的裕容龄在清宫里待了几年,她在《清宫琐记》中回忆了许多往事,虽有些是她无中生有编造的,但描述清宫过年的内容较为真实。她写道:“宫里自除夕晚上,演戏到初七日为止,慈禧天天去听戏,我们大家都陪她去听戏。”慈禧没有受过正规教育,文化水平低下,执政四十八年,她的许多手段差不多都是从听戏听来的,她把听戏当成了从政的“必修课”了。宫中唱戏就成了重中之重的事,乃至白天“垂帘听政”,晚上“卷帘听戏”。

        宫中春节唱大戏,并非单纯的娱乐,在慈禧之前的历朝皇帝把看戏当成了执政手段和宫中仪典,至少说明他是“真龙天子”,不混同于平民百姓。所以听个戏也有许多程序,看戏前要烧香拜佛。《清昇平署志略》记述的一次“除夕承应”中就有许多内容,皇帝“每于卯初至各处佛堂拈香”,从早膳时就开始唱戏,“台上例演《昇平除岁》、《福寿迎年》等吉祥戏,午膳后演《金庭奏事》、《锡福通明》,晚膳后演《瞎子拜年》、《如愿迎新》,都是有吉祥含义的春节戏”。慈禧更是下令在大年初一大演特演,慈禧对戏曲是行家里手,她不满足于只看《瞎子拜年》之类的承应戏,除了昇平署太监戏班外,京城不少名伶也来献艺,剧目更加丰富。

        清代将演戏列为朝廷仪典,其中乾隆朝与光绪朝是两个高潮。光绪朝演戏多,慈禧是重要原因。不过光绪也喜欢听戏,甚至会打鼓伴奏。光绪二十八年(1902),慈禧母子回京的第一个春节让昇平署演《膺受多福》戏,而且另赏“总管、首领、里外承差人等银一千三百五十九两”。在听戏方面,他们是舍得花银子的。

        据《清朝野史大观》载,当年皇帝演戏的逸闻不少,其中称同治皇帝“所演则卑劣矣”,他喜欢在节日间演戏凑趣,但又不会演,在《打灶》只能演灶王爷来娱乐自己。灶王爷台词不多,同治在戏里摇头晃脑自取其乐。

        宫中唱戏的太监往往比其他太监晋升得快,隆裕太后与慈禧一样喜欢听戏,对唱戏的太监倍加呵护,小德张即是一例。此人由唱武生荣升为总管太监。此外发生在光绪二十五年的“假光绪案”就与宫中演戏有关,据《世载堂杂忆》记载,假光绪是一个叫崇福的伶人,他“幼入内廷演戏,故深知宫中之事”,而且“面貌颇类光绪”,至于假光绪身旁的太监则货真价实。该太监本一银库库丁,“因窃多物,被掌库觉,逃出宫中”,因白面无须,声似女音,与崇福勾结在一起招摇撞骗,被人们误以为是逃出瀛台的光绪皇帝。但最终在武汉被张之洞识破,两人双双被砍了头。晚清宫内演戏频繁,除春节外,帝后生日及一些宗教节日都要演戏,几乎天天不落。崇福经常进入内廷,举手投足都像光绪了。宫中听戏最乐的是慈禧,而宫女、百官难以从中感到快乐,因为他们只能站在殿堂的廊子下去听去看,尤其在春节期间,紫禁城内也天寒地冻,在这儿听戏可不是乐事。

        春节与戏结缘,理应是文化史中的一件趣事,也是传统文化的组成,是中国特色的文化现象,一代代传了下来,才有了今天的“春晚”、“贺岁片”和“新春音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