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摄像头

        ▌郭立甫

        老梁家的老屋就在某个城乡结合部里,小镇中心小学的马路对面,每天上学放学的时候,家长们来接送孩子,镇上这条本就不宽的马路就拥挤不堪。

        老屋就是三间旧瓦房,老梁和老伴年纪大了干不了重活,就用其中一间开了一个小店,摆了两排货架,一排货架上是油盐酱醋和日用品小零碎,还有一排摆满了孩子们爱吃的干果零食。从此,每天一放学,一堆一堆的孩子就扎进这小店。这就是老梁和他老伴每天最忙的时候。

        国庆长假的时候,老梁的儿子从市里回来过节。闲谈时,老伴对儿子抱怨,说虽然小店生意不错,但是时常丢东西,也不知道是谁拿了,虽然不值钱,但是心里堵得慌。

        儿子说这个好办,拿出手机一阵鼓捣,没几天就有快递员送来一个无线网络监控摄像头。儿子就把摄像头装在门头横梁上,镜头朝内正对着两排货架,又用自己淘汰的一部旧手机把摄像头连上了网,小店里面看得清清楚楚,再丢东西只要把手机调出来看一下存储画面就知道谁拿的了。

        十多天后,老伴发现又丢东西了,催着老梁把手机拿出来看,还真就找到了偷东西的人。原来是赵大娘家的孙子小胖,小胖父母都出去工作了,小胖跟着奶奶在家上学,才一年级。老梁一看是乡里娃儿,就说算了,不值钱的零食拿了就拿了吧。可老伴不答应,有一个就有两个,不杀鸡儆猴,以后店里东西还得丢,于是老伴就告到了学校里。

        这下从老师到校长都知道了,就以此作为反面教材教育孩子们要诚实做人,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校长让小胖家大人登门道歉赔钱。

        赵大娘气鼓鼓地拖着小胖站到老梁家店门口,当街就在小胖的肥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让他以后长记性不要进这个小店,店里的东西不能吃,谁知道是不是假冒伪劣食品,哪天吃死了人都说不定。

        老梁浑身就冒了汗了。

        赵大娘阴阳怪气地说想不到边边沿沿的地方也用上了高科技,这分明是把乡亲街坊们都当做贼了,谁要是进了店就从头到脚给盯着,也不知道是丢了东西还是丢了脸。赵大娘唾沫说干了,临走扔了一把钱在店里,祝老梁一辈子发大财,都是10万元面值一张的冥币。

        老梁黑着脸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个懊悔就甭提了。气得整晚没跟老伴说话,老伴低着头也不吱声了。半夜里,老梁用一根木棍把摄像头拨转了镜头朝外。

        这以后,虽然每天还有孩子们来买东西,但是老梁总觉得乡里乡亲的都跟自己生分了。老伴也不再盘点货物钱款对不对了,生怕再查出丢了东西。

        过了几天,突然传出爆炸性新闻,晚上放学的时候丢了一个孩子,赵大娘来迟了,小胖被陌生人带走了。警察到了学校,查了半天一点线索也没有。赵大娘坐在学校门口差点没哭死过去。

        老梁突然想起什么,跑到学校找到正在调查的警察说自己小店的摄像头是对着学校大门口的,不知道拍到啥没有。警察一听,赶紧来到老梁家看监控,还真的找到了拐骗孩子的画面,带走小胖的人还拍了个正脸。根据这个视频警察很快把嫌疑人抓获,小胖也平安归来。

        赵大娘拖着失而复得的孙子再次来到老梁店门口登门道谢,还没张嘴就哭个稀里哗啦的,赵大娘刚要按着小胖给老梁磕个头,老伴已经给小胖怀里塞满了一堆零食了。赵大娘连声说:“还是高科技好啊,高科技就是好!”

        派出所和学校都给老梁送来锦旗,而且镇政府在学校门口安装了两个高清监控摄像头。但是老梁还是决定自家的摄像头就这样不动了,就对着学校和马路,给孩子们多个保险。

        街坊们不约而同都跟自家孩子约定了,如果放学看不到大人来接,就到老梁家的小店去等。从此以后,老梁家的小店这个人气旺呀!

        主题征稿:行囊

        春节马上就要到了,这是一个回家的节日。

        有的人在外打拼一年,便是为了在春节时能带着一年来奋斗的“硕果”回乡与家人团聚;有的人在家乡守望一年,便是等着在外拼搏的亲人回家团聚。

        回乡,就要带行李。有的人在过去的一年里,收获颇丰,硕果累累。他们的行囊里也许装满了给亲人的礼物:给老人的保暖内衣、按摩仪;给晚辈的零食糖果、新奇玩具;给兄弟姐妹的时髦用品。

        有的人也许度过了并不如意的一年。归乡在即,他们又会有怎样的思绪?是期盼着家乡的温暖来抚慰一年的辛苦,还是因为两手空空而“近乡情怯”?

        人生百味,才耐人寻味。“人间小视”开栏的话中曾经说过,希望读者和作者能够在快节奏的忙碌生活中静下来,内观心灵。

        在此,我们诚邀读者与我们分享关于“行囊”以及其中所盛亲情的故事。不必太长,千字左右便好。

        我们期待您的热情参与,来稿请寄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20号五色土编辑部袁新雨(收),或投稿邮箱:renjianxiaoshi2020@163.com。

  • 不挂三牌

        ▌杜近芳

        我觉得,我是非常幸运的。在随杨宝森先生演出前,16岁不到的我就搭了“四大须生”之一谭富英先生的班。这是怎么回事呢?还得感谢我的师姐梁小鸾。

        那时,梁师姐参加谭富英先生的同庆社,与谭富英挂双头牌。梁小鸾因为要结婚,一时就不唱戏了。谭先生对她说:“你别一结婚就不管了,得给我再找一个挎刀的旦角。”梁小鸾说:“我师父有一个笑宝,我的一个小师妹。你要不嫌她岁数小,让她陪着你唱。”谭先生说:“这瘦小的,行吗?”梁师姐说:“我这小师妹不一般,师父特喜欢她,教了她不少玩意儿。台上,你可留神。你别看她这么瘦小,台上可不会尊老让着你。”谭先生说:“那来出《桑园会》吧。”

        能和谭先生一块儿演戏,我可不敢怠慢。那天演出,我铆上了,台上可没让步。演出结束后,谭先生说:“这小姑娘真不含糊。”过两天的《红鬃烈马》,我就更放开了演。谭先生就跟我师父说:“这笑宝在台上够咬人的!她上台不乱。”我师父笑呵呵地说:“你可留神,这笑宝挨着死、碰着亡。”

        1949年,搭杨宝森先生的戏班在天津演出后,我回到北京自个儿组了一个班社,去山东济南府北洋大戏院演了一期。原来预定是演两个礼拜的,结果,我唱得一场比一场更红,剧场不让我走,一再要我加演。最后,我连唱了40天,天天“拉铁门”(指旧时剧场客满后,为了防止还要入场看戏的热情观众涌入,用拉上铁门的方式避免出现意外)。

        我回到北京,继续学戏,时常演出。一天,袁世海老师请我们到大外廊沿的一家餐馆去吃饭,跟杜菊初谈邀我去上海演出的事。原来,李少春要组班去上海演出,缺一个当家旦角,袁世海老师推荐了我。去上海演出前要谈好几样事情,比如戏码(唱什么戏)、多长时间、包银、随行人员等。特别是戏码,那得跟我师父王瑶卿先生去谈,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去上海演出。

        王瑶卿先生给我分析了我自身的优势,应该演什么戏,和李少春、袁世海在台上要注意些什么,嘱咐了我很多。特别是,恩师命我三件事:一是不挂三牌(只做并列的主演,不做主要配演),另打一格。二是亲笔写信,让我拜师梅畹华(梅兰芳)。三是新戏就上《野猪林》,其他新戏一概不接。

        这样,我随李少春的起社在上海演了100多天,大受欢迎。先演了一个月的传统戏,这期的小生是姜妙香先生,这是我师父提出来的。这一个月,演了《玉堂春》、《凤还巢》、《春秋配》、《刘兰芝》等。

        袁世海老师捧我演了《霸王别姬》,李少春老师的《长坂坡》中,我演糜夫人。(26)  

  • 早恋被发现了

        ▌刘庆邦

        从妈妈严肃的态度里,从妈妈的口气里,从妈妈透露出来的情感二字,何新成察觉出,他和周丽娟的事妈妈可能已经知道了。他不知道妈妈是怎么知道的,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的,反正是知道了。妈妈真有绝的,还要他思想上先有个准备,明天再跟他谈。看来当妈妈的最好不要当官,只是当了一个比芝麻还小的小官,就这么会折磨人。他不懂妈妈使用的这叫什么方法,这个方法只能使他倍感压抑。是的,倍感压抑。

        妈妈要跟他谈话,他不知道跟妈妈说些什么。真的,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他和周丽娟的感情是怎样建立起来的。有一天下午,班里的同学们在操场里站成一圈儿上体育课,他觉出有一种光在探照他。那种光像是手电筒的光,但要比手电筒里发出的光热一些。光照在他脸上,他明显感觉出自己的脸有些发热。那种光又像是太阳的光,但却比阳光的照射温柔一些。光照在他眼上,他一点儿都不觉得刺眼。这是什么光呢?他一找就找到了,原来是站在对面的周丽娟在看他,光源是从周丽娟的眼睛里发出来的。

        何新成的意外发现,带给何新成的惊喜和愉悦是巨大的,前所未有的。如果说以前他的心如一池静水,是周丽娟的目光使静水起了波澜。打那天开始,寻求周丽娟的目光,就成了何新成的常态,成了何新成每日的必修课。不管在教室里,还是在食堂里,他总能找到周丽娟的目光。

        在这个阶段,可以说是一个不短的阶段,他们的相互好感和情感交流,都是停留在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的目光交流上。把这种交流说成书面上常说的互送秋波也可以。这样的互送秋波,已经让他们感到了情意,感到了诗意,并感到很是满意。以前他们以为人的眼睛只是用来看云的,看鸟儿的,看字的,看电视的,不承想人的目光里内容如此丰富,能量如此之大。

        这样的爱恋只能是一对一,肯定是排他的,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然而,他们的爱恋虽说是节制的,内敛的,含蓄的,并没有热火朝天,惊天动地,可他们的眼神儿互动和秘密传递还是被同学们发现了。须知中学阶段的同学们是敏感的,每个同学仿佛都是一个情感察觉器,同学们之间任何情感上的蛛丝马迹,都逃不掉察觉器的捕捉。这种捕捉里面,难免会掺杂一些嫉妒的成分,嫉妒会提高捕捉情感信息的积极性,同时会使捕捉的灵敏度大大提高。不用说,是哪位多嘴多舌的同学把他和周丽娟的爱恋信息报告给了老师,老师告给了他的家长,妈妈就知道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