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尽快解决医疗垃圾清运难题

        本报讯(记者赵莹莹)“我还想提关于尽快解决医疗垃圾清运困难的建议。”市十五届人大三次会议西城团全团审议上,市人大代表、中国商报社总编室主任李远方的一段话,得到与会代表的共鸣。有分量的建议是如何产生的?记者在会后采访了李远方。

        这不是李远方第一次关注医疗领域。2019年的市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上,李远方就提出了一件有关院前医疗急救的建议,该建议被合并为一项议案,并于2019年4月被作为政府重点督办议案启动办理。

        今年,李远方再次聚焦医疗领域。这一次,她带来的是一件“关于尽快解决医疗垃圾清运困难、消除公众健康隐患的建议”。李远方说,大约去年10月,一家民营医院院长向她反映,近期医疗垃圾清运预约很难,给医院造成了很大困扰,“每天夜里12点网络预约清运一开始,立即就显示已经约满。”该院长也反映,他所在的微信群里,不少民营医院和诊所都在抱怨这件事。

        《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第17条规定,医疗卫生机构应当建立医疗废物的暂时贮存设施、设备,不得露天存放医疗废物;医疗废物暂时贮存的时间不得超过两天。由于医疗废物中含有不同程度的细菌、病毒和有害物质,若处理不及时,对人和环境都存在着巨大的感染风险。那位民营医院院长的反映是否具有普遍性?带着这样的疑问,李远方又先后走访了区属三级医院和口腔诊所,发现问题产生的原因在于,全市只有一家医疗垃圾清运公司进行运营,车辆配置严重不足,且运输时间有严格限制,医疗垃圾专用清运车白天不允许上路。

        在市人大代表询问、政协委员咨询活动中,李远方就带着问题先后询问了市交通委、市卫健委、市生态环境局。接着,就是全团审议上的那段话。“我希望相关部门能注意到这个现象,促成这个问题的解决。”李远方在建议中提出,交通、生态环境、规划等各相关部门要加强配合协作,各司其职,共同做好垃圾清运及处理工作。她还建议再引入几家专业公司参与医疗垃圾清运,以解当前的燃眉之急,或者允许部分医院自行运送。

        “如今,大家对人大代表的期待比较高,我们也要对自己有一些更高的要求,关注点不一定非要局限于本专业、本领域的内容,要多关注民生问题,不断学习调研,得有‘啃硬骨头’的精神。”李远方表示,从医疗垃圾的清运开始,她未来将关注医疗垃圾的无害化处理,并且将继续关注下去。

  • 互联网法院案件将“繁简分流”

        本报讯(记者张楠)将近中午12点,小组审议后,代表们纷纷离开会场。但市人大代表、中文在线数字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童之磊却没有离去,他的面前坐着来列席会议的北京互联网法院院长张雯。

        “2018年11月,互联网法院刚刚成立没多久,就把我们人大代表邀请过去。那一次,让我对互联网法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童之磊说,后来,自己便一直对互联网法院非常关注。这次,他将“关于加强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设”的建议带上会。

        互联网法院用网络化的方式,实现了审判全流程网上进行。“但是在发展中,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张雯说。当事人即使在家,也可以通过PC端、手机端开庭,这种便捷的方式吸引了很多人来互联网法院诉讼。北京互联网法院的法官,每年人均要审结1100个案件,这么算下来,一天就要审3个案件。案多人少,怎么办?童之磊告诉张雯,能否考虑对案件进行分类。一些并不复杂的案件,可以有简易流程,快速审判。而对于一些新型案件或是有引领性、创新性的案件,比如暗刷流量案、图解电影案等,就应当花较多的时间,甚至请专家一起来“会诊”。

        “童代表,您提了一个非常好的建议。”张雯认真听完童之磊的建议后表示,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案件“繁简分流”扩大试点,并将北京互联网法院列为试点单位。“您提的问题,正是我们工作中碰到的难点问题,值得我们思考。”

        “让简单案件走简易程序,就能让法官们拿出更多时间研究规则类案件、创新性案件、前沿性案件,我们希望今后能和童代表继续深入研讨这一问题。”张雯说。

  • 依法快捕快诉 正义如期而至

        贾亮

        1月15日上午,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寇昉、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敬大力向大会报告工作时,对孙文斌故意杀害民航总医院医生案等大案要案都有所提及。敬大力特别强调,生命不容践踏、暴力必受严惩,检察机关对严重暴力犯罪依法快捕快诉,确保正义不迟到。

        正义,确实如期而至。1月16日,市三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孙文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有必要回溯该案的进展,算一下正义到来的时间。2019年12月24日,在民航总医院急诊科抢救室,孙文斌持刀将值班医生杨文杀害;2019年12月30日,该案经市公安局侦查终结,向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移送审查起诉;2020年1月3日,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经审查,依法对被告人孙文斌以故意杀人罪向市三中院提起公诉。从案发到宣判,仅用23天,正义得以彰显。

        司法机关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依法快捕快诉是司法机关应有的担当。去年的孙小果案、操场埋尸案等迎来最后的正义,也道出一个事实,只要司法机关认真行动,案情再复杂、保护伞再多、时间跨度再长也挡不住正义的脚步。与此同时,舆论也呼吁,正义不要总是姗姗来迟。依法快捕快诉孙文斌一案,既是对遇害医生的最好安慰,也让人民群众能够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在身边。

  • 虚假发票处罚应多做甄别

        本报讯(记者赵莹莹)“从一年3700万元到一年1900万元,这可是政府给咱们的‘大礼包’。”作为一名来自民营企业的代表,市人大代表、北京城建天宁消防公司总经理黄一品对减税降费深有体会,“让企业家更有信心了。”

        1800亿元!这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一个数字。黄一品在这个数字下面重重地画上了红线,它代表的是2019年全年北京通过落实国家各项减税降费政策为企业和社会减负的总额。“一个数字背后,是政府方方面面的努力。”黄一品代表现身说法。“我们是一家建筑企业,属于服务业。”他告诉记者,“营改增”之前,企业每年的营业税税率都是固定的。“营改增”实施后,由于进项抵扣的链条完全打通,诸如买材料的钱、租赁机械设备的钱,在取得专用发票后都可以按规定进行进项抵扣。进项抵扣多了,税费自然有了明显下降。

        新个税法在2019年的全面实施,又一次送来减负“大礼包”。叠加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等税种,黄一品代表介绍,2019年全年,企业缴纳的税费总额是1900万元,相比最高峰时的一年3700万元,足足减少了1800万元,“少缴纳的每一分钱,都是企业省下来的成本。”

        “不折不扣落实好国家减税降费政策”,被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2020年主要工作之中。这一句话,也让黄一品和他的企业家朋友觉得很安心。他也建议,未来在落实减税降费的过程中,在“虚假进项发票”的处罚上能否更贴近实际,多做甄别。

        黄一品代表讲起,某一次,他们从上游企业拿到一张发票,在开具时查验是真实发票,企业也在入账后做了进项抵扣。然而,6个月后,该企业因欠税款逃逸,这张发票也被税务部门认定为“虚假发票”。按照相关政策规定,这张发票不仅无法进行进项抵扣,他们还被罚了款。“对中小规模企业来说,没有办法识别一张发票是否在6个月后会变成虚假发票。”就黄一品代表了解,不少企业都曾出现过类似情况。“甄别发票的真伪,应该是税务部门的责任。”他呼吁,在虚假进项发票的处罚上能多做甄别,对于企业不是故意取得虚假发票入账的情况,不应予以处罚。

  • 非经资产管理应推“共治”模式

        本报讯(记者赵莹莹)西城区禄长街19号院内,曾经破旧不堪的非经老旧小区,如今焕然一新。如何让本市超过3000万平方米的非经营性资产小区实现可持续运转?市人大代表、首开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潘利群建议,应建立起一套由政府牵头、社会力量实施、居民参与的“共治”模式。

        非经营性资产,是指企业资产中所列、国家划拨形成或企业投资形成、非用于企业生产经营的资产,包括职工住房及其配套的附属公用设施和商业配套设施等。北京的非经营性资产,大多数是老旧小区,或者产权单位灭失,或者长年疏于管理,处于破旧失管的状态。

        “硬件老化与物业服务差,是这些非经老旧小区中普遍存在的问题。”潘利群代表介绍,北京市非经资产移交工作采取产权单位和政府双向补贴,一平方米能拿到补贴350元。这350元对于很多项目而言,只能进行必要的硬件改造,后期如何持续运营是摆在小区面前的一道坎。

        潘利群代表建议,非经营性资产小区也应纳入全市老旧小区综合整治名录和台账,实行由政府牵头、社会力量实施、居民参与的“共治”模式。这里的社会力量,不仅指非经营性资产的管理方,也包括为小区提供日常服务的各类企业,比如家政服务公司、养老服务公司等,最终形成政府有托底、企业有活力、居民有认可的市场化物业管理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