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推广“长护险”让老人体面养老

        长期照护保险被称为“五险一金”之外的“第六险”,在市十五届人大三次会议上,众多代表对此展开热议。施颖秀、徐凤芹、张磊等市人大代表都希望政府加快推进“长护险”的全覆盖,让其成为养老护理康复服务的有利制度保障,让所有失能老人体面养老。

        现状

        “长护险”存在现实需求

        市人大代表、丰台区颐养康复养老照护中心院长施颖秀说,她通过大量的走访调研和上门入户发现,对于四个老人、一对夫妻、一个孩子这样的“421”家庭来说,由于子女不能经常陪伴在老人身边,空巢、高龄、失能失智老人在居家养老过程中严重缺乏专业的照护,导致老人极易发生疾病加重、褥疮、坠积性肺炎甚至猝死等风险。

        “正是因为在家里不能得到专业照护,部分老人们就把目光放在了医院。”市人大代表、惠佳丰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磊接过了施颖秀代表的话,张磊代表来自医疗护理领域,他在调研时就发现,有不少重度失能老人长期住院。

        市人大代表、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副院长徐凤芹长年在医疗系统工作,她也发现了大批失能、失智老人长期占床不愿出院的情况。施颖秀代表做过相关调研,她举例,如果一个老人在医院住院,一天没有任何治疗就要花费护理费、床位费200元,加上入院各项检查,基本1个月要花掉几万元。“这些费用主要走医保报销,造成医保资金的大量损失。”因此,“长护险”的出台和推广就显得尤为重要。

        建议

        设置科学缴费机制

        “长护险”是为被保险人在丧失日常生活能力、年老患病或身故时提供护理保障和经济补偿的制度安排。从2018年开始,本市陆续在石景山区和海淀区开展“长护险”试点。海淀区开展的是商业性失能护理互助保险试点,采取“个人投保+政府补贴”的形式,形成政府、社会、市场和家庭、个人多方共担,互惠互利的长效机制,为实现居家养老的可持续发展做出有益尝试。“虽然已经试点了两年,但其实还存在一些问题。”徐凤芹代表认为,目前试点的“长护险”在缴费机制等方面仍需改进。

        徐凤芹代表说,从国际经验看,除了日本“长护险”以40岁以上人群为缴费对象外,其余已经开展“长护险”的国家或地区都以有收入人群为缴费对象,低收入人群和儿童不缴费。“有研究显示,如果规定我国长期照护保险以40岁以上城镇职工为缴费对象,且退休职工不缴费,那么缴费水平约为平均工资水平的3.3%,对缴费人群来说压力相对较大。”

        因此,徐凤芹建议由全体劳动者缴费,实行按比例缴费与定额缴费并行,对有正式工作和固定收入的人群按照其工资的一定比例缴费,对没有正式工作和固定收入的人群按定额缴费。她还建议,政府应加大投入的比例,具体应结合财政收入支出、被保障人群总数等因素精算得出。

        将医疗护理费用分级分类

        施颖秀代表建议,在推进“长护险”全覆盖的同时,医保部门还应该针对能接收重度失能老人的养老机构和临终关怀机构进行调研,将所产生的医疗护理费用分级分类。同时,在一些不在养老机构的失能老人的居家照料中,应该通过评估,优先保证失能空巢老年人的上门服务,合理设定家庭养老服务床位的服务范围,与卫健委的家庭病床服务范围内涵有所区别,并合理设置按服务收费、按日收费等综合服务包的报销机制。

        施颖秀代表还提到,针对养老机构收住的临终关怀型老人和家庭养老床位收住的重度失能老人,目前长期护理保险不能覆盖,也需要医保出台合理的报销机制或补贴机制。

        本报记者 叶晓彦  

  • 加快建筑工人产业化建设

        本报讯(记者赵莹莹)行政办公区二期、环球主题公园一期、冬奥竞赛场馆、广渠路东延……《政府工作报告》中,又一批大工程被列入今年的建设计划。工程建设离不开建筑工人。市人大代表、北京建工集团责任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樊军建议,加快现代建筑产业化工人队伍建设。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9年发布的《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披露,在中国2.88亿的农民工总量中,建筑业占比连续五年下降,从2014年的22.3%下降到2018年的18.6%,即便是在较具吸引力的京津冀地区,农民工总量也净减少27万。

        “招工难、用工贵的问题在建筑行业越来越突出。”樊军告诉记者,以北京建工集团为例,2019年,企业用工近8万人,劳务作业人员来自全国29个省市。这其中,35岁以下的劳务作业人员占比20.95%,35岁到50岁的劳务作业人员占比42.77%,50岁以上的劳务作业人员占比36.26%。同时,建筑工人的整体技能素质也偏低,不能满足建筑工业化发展要求。2018年底,北京建筑业人力资源协会曾对在京14家大型企业集团使用的146万名建筑务工人员进行调查,初中文化以下农民工高达70%。大多数建筑劳务工人没有经过国家承认的正规技能培训和取得技能等级证书,中高级技工严重缺乏。

        “随着装配式、被动房等新技术的发展,建筑工人产业化已经刻不容缓。”樊军建议,建立政府主导,行业协会、职业院校、大型企业及社会力量共同参与的职业教育培训培养体系和职业技能鉴定体系,优化整合培训资源,依托施工现场,采取建立培训基地、校企合作和专业机构培训等多种模式,开展岗位培训和技能培训。

        “建筑工人是凝聚了中国智慧的城市版图建设者。”樊军也透露,作为单体规模最大的北京冬奥工程的国家会议中心二期,本周将完成首层钢结构施工,并于2022年作为北京冬奥会新闻中心和国际广播中心投入使用。此外,通州文旅区22公里的地下综合管廊也将于今年10月完成建设,2021年与环球主题公园一期同步投入使用。

  • “非遗”进校园得有章法

        本报讯(记者赵莹莹)市人大代表、北方昆曲剧院院长杨凤一说。《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中提出,学校和其他教育机构应当按照教育主管部门的有关规定,将非物质文化遗产纳入相关教育教学活动。杨凤一代表建议,非遗进校园得讲究章法,应制定一套切实可行的教学大纲。

        杨凤一代表口中的非遗进校园,指的是北京的“高参小”项目,即“北京市高校、社会力量参与小学体育美育发展”项目的简称,核心是利用高校在体育、美育等方面的专业素质,社会力量的优势资源,在小学、课外活动、校园文化建设中提供专业支持。

        她介绍,三年来,北方昆曲剧院与海淀区太平路小学、门头沟实验二小、丰台区东高地四小及二小、房山区琉璃河中心小学等五所小学结对发展,直接参与小学戏曲特色课程项目的建设。

        通过三年实践,杨凤一代表发现,在繁荣的景象背后,“高参小”项目存在一个隐忧:教学行为缺乏规范引导,每一个学校都有自己的教学内容。如何对小学生更好地施教,并没有相应的标准和规范。“我认为,应该结合各年级教学特点,制定一套切实可行的教学大纲,才能让传统文化真正深入人心。”她也提出,除了教什么、怎么教之外,谁来教也值得研究。相比于让戏曲团体的专业演员直接参与“高参小”项目教学,更值得推广的应该是由专业演员去培养老师,再让老师承担具体的教学活动。

        杨凤一代表呼吁,非遗保护入法之后,还需要由政府牵头,出台更细的落地措施,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抢救那些濒临灭绝的非遗技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