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诗歌与想象力

        ▌梁晓声

        在北京图书订货会期间,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得主梁晓声就自己的写作经历,与读者进行了一场诚恳的交谈。

        现代出版社继梁晓声《中国文化的性格》《中国人的人性与人生》《中国人的日常》《总有一种柔软,让人生坚定从容》《狐鬼启示录》之后,此次又推出《梁晓声谈作文想象力:脑洞就是这样打开的》一书。书中,梁晓声以作家、编剧、语文教师的多重身份,以自身的创作体验为基础,指导全国青少年如何提升作文的想象能力,如何打开写作的脑洞。

        我和大人孩子谈作文想象力,实际上是希望家长和孩子们互动的时候都有意识地把想象这件事作为父母和儿女之间的日常,哪怕是一种游戏,不断刺激孩子的想象脑区,只要展开了想象,真的会对作文有益处。

        想象力是什么?比如大家在学唐诗宋词的时候,是否注意到唐诗宋词中有着非常丰富的电影专业语汇。

        “八月秋高风怒号”,是大全景,如果是宽银幕,既会拍到天上的云在急速移动,也会拍到地上的草在滚成球的状态。“卷我屋上三重茅”,实际上是从全景到中景,会看到是一种切换的过程。“茅飞渡江洒江郊”,飞过去了,在电影语言上是追拍,以前没有航拍的时候摄影师是真的要跟着跑的。“高者挂罥长林梢”,叫仰拍,“下者飘转沉塘坳”,叫俯拍。“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跑过来,镜头画面由远及近,“忍能对面为盗贼”,镜头又由近到远,“归来倚杖自叹息”,内心不满。当我们这样解读诗词的时候,把这首诗分成镜头,就变得有意思了。

        “两个黄鹂鸣翠柳”,有色彩,“一行白鹭上青天”,由中景一下子到仰拍。“窗含西岭千秋雪”,在电影语言中叫镜头缓缓从窗口推出。我们的老师如果不能这样,我们的家长可以和孩子们做一点这样的游戏,说今天咱们也当一把导演,分一下镜头好不好。比如“车辚辚,马萧萧”,这是大全景,“行人弓箭各在腰”,细节、中景,甚至可以叫特写,“爷娘妻子走相送”,“哭声直上干云霄”,像这些都是由全景到中景,然后再到细节的描写。这里我主要是强调从诗歌中学习分镜头这样的一种想象力练习。

        我们也可以和孩子们一起讨论很多问题。比如辛弃疾的“醉里挑灯看剑”,我们就可以和孩子们讨论一下,这首诗中看剑是在军帐中还是家中?我们的语文课本中也许不提出这样的问题,而这样的问题是激发想象的。如果我们说在军帐中,这是错误的,应该是退休之后,已经告老还乡之后,晚上睡不着觉,在庭院中、屋子中想到的,如果在军帐中挑灯看剑是要处刑的。当然首先得家长懂,然后和孩子说,孩子明白了这是辛弃疾告老还乡,离开疆场晚上睡不着觉写的一首回忆性的诗。

        我们也可以和孩子讨论《卖火柴的小女孩》是写给谁看的?这样的问题家长随时都可以向孩子们提出。我们的回答首先童话不是写给卖火柴的小女孩们看的,也不是写给卖玫瑰花、蜡烛的孩子们看的,他们没钱买得起,是写给中产阶级以上,甚至是贵族女孩睡在自己单独的房间里,而且是冬天有壁炉的房间、睡在软床上的女孩们看的。中产阶级以上的家长甚至直接就是家庭教师来给孩子读这个童话,如果这女孩被感动了,她将来可能是女伯爵、女艺人、女企业家、女市长,她们心里会想到那些卖火柴的小女孩,也许就会做什么。这些都是我们要讨论的问题。

        现在大人不动脑、孩子们也不动脑,只是不停地背、背、背!即使爷爷、奶奶也可以和孩子讨论,为了孩子们看一点书、想一点问题,想象力就打开了。

  • 科幻写作中暴露的问题

        ▌李凌己

        我们与科幻的缘分,始于策划、承办“全国中学生科普科幻作文大赛”。    今年“全国中学生科普科幻作文大赛”的参赛人数是16万人;其中95%的孩子写的是科幻,写科普的孩子非常少。当然有一定的客观原因,科普作文对于一个孩子的要求非常高,现场写出需要大量科学资料、数据的科普文章是非常困难的。科幻作品可以分为“软科幻”和“硬科幻”,“软科幻”作品则可以发挥想象力,在短时间内完成。

        科幻作文的三要素是:想象力、想象力、想象力。想象力和孩子们的天性是耦合的,孩子们天生是有想象力的。我们教小学的或者教幼儿园的老师会有感受,我们会不断被孩子问倒,因为他们对世界充满了好奇,充满了自己的想象,他们会不断地问为什么。如果让他们去表达,他们会表达出很多让我们吃惊的东西。

        在“全国中学生科普科幻作文大赛”的阅卷过程中,也暴露出一个令我们深思的问题:孩子们的想象力呈现两个极端发展,想象力好的,看文章时会让我们惊叹;但是还有近一半的孩子,他们的想象力还没有今天的科技达到的水平高,也就是说他们的想象力竟然滞后于今天科技发展已经实现的水平。这一点值得我们高度关注与深思。

        这就涉及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什么样的科普进校园?我觉得应该是尖端、前沿的科技知识进校园,一定要让孩子们知道,今天科技的前沿已经到哪了。今天的科普不仅要把人类已有的成熟的科技知识告诉孩子,还要把最新的最前沿的科技带给孩子,只有这样才能让孩子的想象力有一个真实的起点。

        另外,科普科幻文章的写作问题,相当一部分孩子不会写科幻,不会写科普。很多孩子传统作文写的不错,但是一写科幻与科普作文,问题就出来了。所以我们的教学也需要对孩子进行科普科幻阅读和写作的训练。有一个预测:科普科幻类的作文,未来在高考或者中考中会增加,对于学校教师来说,重视科幻阅读,跟我们的中考和高考有着直接的关系。我曾经梳理过,自从1999年第1次科幻题目出现在高考作文里(话题:假如记忆可以移植),这几年科幻题材作文的比例越来越高(比如北京卷的“神奇的书签”、全国卷的百年国庆时的“共和国为你拍照” 等)。为什么科幻题材的阅读和写作在中高考当中的比例越来越高?因为科幻类的阅读和写作是真正能激发和培养孩子想象力的,这些都是有研究证明的。

        既然科幻阅读与写作这么重要,我们作为学校怎么进行科幻的阅读或者写作的训练?一是开设科普科幻类的阅读校本课,每个学校开法可以不一样,有的是分专题开(比如关于月球、太空、海洋的)、有的是分人物开(比如阿西莫夫科幻作品赏析、王晋康科幻作品赏析、刘慈欣科幻作品赏析等)。二是在校内可以进行科幻题材的作文的写作训练。比如可以在语文作文课上每月写1至2篇科普科幻类作文。三是可以让孩子们自编自导自演科普科幻剧。我们有的学校做了科幻节,是非常受孩子们欢迎的,包括阅读、演讲、科幻剧的编创等等,每个班至少出一个科幻剧。在进行这项活动时也可以跟我们国家的一些最新科技成果、跟最尖端的一些科技成果做关联,比如我国的嫦娥四号让人类第一次看到了月球的背面,我们可以以此为题目,让孩子们想象月球背面的科普、科幻故事。

        对孩子的教育什么是最重要的?爱因斯坦曾说过:“如果人们忘掉了他们在学校里所学到的每一样东西,那么留下来的就是教育”,我们要给孩子们留下什么?对我们做教育的人来说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但是创新能力是我们教育必须要给一部分孩子留下的。

        因为我们现在的孩子,他们面临的是非常残酷的未来。我以前曾经说过:互联网改变了人类社会,互联网的出现把人类的社会组织结构做彻底的改变,但我们这一代的孩子们面对了人工智能时代,人工智能时代将颠覆人类社会,在这样的社会结构中,我们今天的孩子凭什么跟机器人竞争?最核心的一种能力就是想象力和创新能力。如何维持或者如何培养孩子们的想象力与创新能力?读科幻作品、写科幻作品是非常好的一种方式。

        总之,科幻作品的阅读与写作,具有丰富的教育价值,值得我们从事教育的人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