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59岁,她走上了战“疫”最前线

“医护人员的任务是救治病患,我的任务是保护医护人员”

来源: 北京晚报     2020年02月02日        版次: 05     作者:

    石月欣是北京天坛医院感染管理处副主任护师,除夕夜,她在岗位上过完了自己的59岁生日。在北京医疗队的136人当中,她的年龄是最大的,任务却是最重的,她要保护好每一个人的安全,从北京医疗队的驻地到隔离病房,所有细节都容不得马虎。“平安”二字背后承载着太多的付出。

    ▋院感工作事无巨细

    北京医疗队驰援武汉6天以来,在驻地与隔离病区之间往返次数最多的,便是石月欣。“电梯里再补一瓶‘手消’,大家按电梯按钮之前一定要先给手消毒。”无论在驻地,还是在隔离病房,记者每一次碰见她,她都在忙碌。

    院感工作到底是指什么,石月欣总结说:“就是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医护人员防护服的穿脱是否规范,要一再督促;医院、驻地的环境是否符合规范,要一再检查;空气尘埃离子的监测、接触物表面的清洁……总之,这是一项事无巨细的工作。

    疫情突如其来,今年春节,石月欣坚持在岗。她早在1月26日便写下了请战书,除夕夜更是在工作岗位上度过了自己的59岁生日。

    “等她这次任务完成了,回北京再隔离隔离,也就该退休了。”同事们的这句玩笑绝无恶意,多是担心她年岁大了身体吃不消,她自己却从不把年龄当成一个负担。石月欣告诉记者,她所处的科室,目前有怀孕的同志,还有刚毕业没有临床经验的新人,而她作为有着39年临床经验的医护人员,必须要担起这份责任。“我还是一名共产党员,这一个理由就足够了。”

    1月27日,石月欣正在北京天坛医院的隔离病房里为病房进行消毒,身上的防护服还没换下来,出发任务就到了。回忆起当时的情况,石月欣说,距离集结只有不到两个小时,她担心的不是时间紧,而是自己能否百分之百地完成好这次任务。

    回家收拾行李是来不及了,她委托家人收拾好旅行箱送到医院,到达武汉前,她甚至不知道箱子里都装了什么。在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次远征里,因为匆忙,她手上只拿了一盒降压药。“我们家5口人,除了4岁的小孙女儿,全都是党员。”此次出征武汉,石月欣没有向家人做过多的解释,全家人都默默支持着她。

    ▋24小时内完成病区改造重任

    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的住院楼,在极短的时间内从普通病区改造成了隔离病区。但从严格的院感角度看,仍有太多的细节需要完善。北京医疗队的航班抵达武汉后,对石月欣来说,当时留给她休息的时间几乎没有,改造病区的重任迎面而来。

    1月28日,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确诊患者收治病房投入使用。时隔一天,疑似病毒感染患者病房投入使用。分秒必争的背后,是石月欣丢失的睡眠。为了督促病区改造,她连续数日凌晨5点起床,翌日凌晨1点才返回驻地。

    “三区两线是我们的基本要求。”石月欣说,三区是指生活区、清洁区、半污染区,两线则是指患者通道和医护人员通道。

    “改造好病区,确保医护人员不被污染为根本原则。”在先天硬件条件不足的情况下,只能在细节上下足功夫,石月欣一次次和院方探讨修改意见,不断完善消毒隔离制度,一次次到现场梳理流程。最终在24小时内,顺利完成了病区改造任务。

    ▋最关注防护服的穿脱流程

    现在,接诊流程基本捋顺了,石月欣的工作重点,也从病区转移到医护人员身上来。她最关注的是医护人员防护服的穿脱流程。

    石月欣说,她最担心的是脱防护服这个环节,因为被脱下的防护服已经是污染状态,操作步骤错一点,就可能有危险。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的医护人员大多没有进入隔离病区的经验,为了让北京医疗队和当地医护人员都能尽快熟悉、掌握防护服的穿脱,石月欣几乎是从零基础开始教学,口述、演示、制作视频,几乎能想到的办法她都用上了。

    在接诊开始以后,石月欣也一次次站到了前线,她身穿防护服站在半污染区,迎接一批又一批接班的医护人员,现场督导他们脱防护服。在石月欣的眼里,迎面走来的医护人员就是自己的孩子,有时候恨不得自己上去帮把手……但作为一名老院感人,她明白这是不允许的。脱隔离衣及第3层手套、脱鞋套、摘口罩、脱防护服……在多达11步的操作过程中,每一步骤的前后还要穿插一次严格的手部消毒流程。石月欣嘴上嘱咐着,眼里紧盯着。“医护人员的任务是救治病患,我的任务是保护医护人员。”

    “前一两天准备比较仓促,接班以后,我带着疲惫的孩子们回来时只剩下面包了,那时候我特别揪心,真心疼孩子们。”在石月欣眼里,年轻的医务工作者都是她的孩子,北京医疗队的医护人员共有136人,石月欣却说她的目标是保护149人的安全,多出来的13人正是媒体记者,“因为你们也是我的孩子!”

    本报记者 景一鸣 和冠欣 摄